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五十五章 刀已磨好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三个月的时间一晃既过,而这三个月来杜审肇跋扈依旧,与孙春明的矛盾一日胜过一日,却也休提,但总还勉强算得上安稳。

    而这三个月中,孙悦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收到郭无为的回信,再由他写了信递回,真好似个笔友一般,只是却没人知道他们写了什么,甚至知道此事的也不过寥寥数人,连慕容嫣也是只知他最近神神秘秘,还道是在外养了女人,为此大吵一架。

    其余的暗中谋划倒也进行如常,终于在三个月后,洛阳迎来了西北诸藩派来的使团,孙家所磨的刀,终于算是到了。

    收到消息的孙悦自然从军营连忙赶回,与慕容嫣问询道:“各族派来的都是谁?”

    “倒也都是熟人,尤其是党项派来的乃是银州防御使李光俨,据说李彝兴近年来愈发老迈,他们银州一脉已是党项内部仅次于夏州党项的大势,换句话说,人家相当于党项的二号人物了,更说是对你推崇备至,特意为你而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之间有什么私相授受呢。”

    “银州防御使亲自入宋,那我这面子还真是够大的了,他就没提什么比的要求?”

    “他说你曾答应他教导他那个儿子,如今他把他那儿子也给带来了,想要留在你身边跟你几年,也颇有些送质子的意思。”

    “送质子让他尽管送到开封去,送来洛阳算是怎么回事儿,四岁的小娃娃能学个屁的东西,他这是跟我政治投机,想让我影响三大王,助他夺取党项大权呢。”

    孙悦虽然是世人眼中的少年天才,但他其实从来就不相信所谓天才的说法,他自己是怎么回事儿谁能有他自己明白,三岁开车四岁打枪,九岁精通所有体育运动,那是只有金小胖才能干出来的事儿。

    “李光俨这些年来与咱们合作的最是紧密,而银州又是大宋与党项之间的门户,便是多多扶持于他,又有何不可?”

    孙悦闻言笑而不语,只是道:“我心中自有分寸,那孩子真要是能常年留在我的身边也是一件好事,我比较在意的是,归义军来的是谁?”

    慕容嫣白了他一眼,不搭理他了。

    “真是那小白脸?你们……见过面了没有。”

    “你对曹大哥总是有偏见,国家大事,能不能正经一些。”

    “真见过了?可恶,我告诉你,最近这段时日你给我老老实实在家呆着,不许再随意出门浪了。”

    “…………”

    却也在这个时候,迎面便看到那曹破虏笑容满面的上来,施礼问好,他自然也不好对人家冷面以待,偷偷瞥了眼边上的慕容嫣,发现她面色微微坨红,两个眼睛似乎也比之前略亮了一些,微笑着跟他对了一个眼神算是打过招呼,心中更是醋海翻腾,可面上却不得不装出一副和颜悦色的样子问道:“去开封见过官家了么?聊的怎么样。”

    “官家对归义军很是支持,如今水泥的制法已经到手,家父也已经正式请旨要来洛阳养老,封河西王,这些年我们归义军与沙洲回鹘作战屡屡得胜,近况已经大改,还真是要多谢孙兄相助,孙兄之恩,我归义军上下永不敢忘。”

    说着,曹破虏特别谦逊的给孙悦又行一礼,而孙悦则将慕容嫣拉到自己身后,挡住两人的视线,笑道:“严重了严重了,归义军都是民族英雄么,应该的应该的,以后归义军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尽管跟我们父子说,不过路途遥远还总麻烦您这么跑,多不好意思啊,下回有什么事儿你随便派个人来入宋就是,您自己就别来了。”

    慕容嫣在他身后狠狠掐着他后腰拧了两圈,疼的他直冒汗,却依然挤出一个微笑。

    而曹破虏闻言,又见孙悦这神态,自然更是苦笑不已,这误会都不知道是从何而来,偏偏却是没法解释,也只好尴尬的笑笑走掉。

    慕容嫣道:“你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自家的好羊肉,当然要看得紧一些,才能不被狗叼走。”

    慕容嫣闻言气哄哄的就一脚踹到孙悦的屁股上,踹了个狗啃泥,然后甩了脸色就走了。

    正好碰上李光俨和赵光美手挽着手从府衙后面出来,见孙悦颇为狼狈的爬在地上,一时间都有点懵。

    “悦哥儿,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孙悦连忙麻利的站了起来,暗道一声晦气,却又不好解释,总不能说他是被媳妇踹的吧,慕容嫣本就凶名赫赫,这要是传出去,估摸着更得有人说他惧内了。所以连忙道:“哦,路太滑,摔了一跤,这不是听说李兄来了,太高兴了么。”

    赵光美闻言噗呲笑了一下,随即又赶紧憋住,道:“悦哥儿来的正好,你来接待一下吧,李防御使正好有事想跟你说,我还要忙,先走了。”

    向来吃喝玩乐的三大王要忙,这自然不是什么天大的笑话,而是人家的小情人被李光俨给带来了,时间有限,自然要争分夺秒,所以他亲自露面打了声招呼之后,其实早就不耐了,一见孙悦,连点反应时间都不给就溜了。

    对此,别说孙悦了,就连李光俨也已经见怪不怪。

    “李兄,还请屋内品茶。”

    孙悦对李光俨的重视远比曹破虏要高的多得多,毕竟汉家荣光这种事虽然狠崇高,却难免有些虚,党项才是大宋真正需要攻略的重点,更何况这还是李继迁的老子。

    “听闻朝廷要重开运河,党项全族俱都喜不自胜,尤其是我的银州所部,更是尤甚,孙家父子日后坐镇洛阳,还请对愚兄多多照顾啊。”

    孙悦笑着道:“这是自然,莫说咱们二人的私交,便是李兄对大宋的忠诚,我大宋的满朝文武又有哪个不是看在眼里,却不知铸城铸的怎么样了?”

    李光俨颇为激动地道:“水泥之利,实在惊人,如今不仅城已经修完了,就连城内的诸多设施也都已修建完毕,另外也吸引了大量的汉人西迁,许多地方已经尝试开垦农耕,然而新城初立,不管是农耕用具,还是生活物资,我党项实在是太过匮乏,而战马贸易这些年下来,实在是有点力不从心了,毕竟小马长成大马,也是需要时间的,所以,还是需要宋朝支持啊。”

    “一应贸易物资,您自然可以与我爹商谈,我爹对您平日里也是颇为推崇的,想来一定价格公道,若是李兄有志在银州发展农耕,一应的青苗良种,自然也不在话下,便是铁制的农具,也大可以送给你们一些,不过若我大宋要对契丹用兵的话……”

    “我银州党项俱是大宋忠臣,大宋的事,就是我们的事。”

    “好,有您这句话,也算是咱们不白相交这一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