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五十一章 入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酒宴散去回到家,孙春明和孙悦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似乎都想说些什么,可却相视苦苦一笑,又啥都不说了。

    说到底,杜审肇的做派并不如何让他们感到意外,家天下么,人家又没什么野心,凭什么对你们这些做臣子的礼贤下士?这要是在清朝,你们还都是奴才呢。

    毕竟赵匡胤既不是李世民那种天生的贵族,亲戚们都懂事儿,而且关系相对疏远,又不是朱元璋那样天生的屌-丝,亲戚差不多都死绝了,没死的也没救济过他,本质上,赵匡胤其实就是个普通人,所以他懂普通人的喜怒哀乐,自然也就会有普通人都会有的穷亲戚。

    人发达之后照顾亲戚是理所当然的事儿。这杜审肇一个土财主出身,谁还能指望他有什么水平不成?所以这就是个明面上的靶子,事实上反倒是今天那个跟在他身后的姚恕更值得重视一些。

    命人去厨房里随意下了点面条,刚才酒宴上没吃好,父子俩打算对付一口就去睡觉,谁曾想面条还没等进肚呢,便听下人来报说国舅爷请孙春明过府一叙。

    倒也不耽搁,匆匆吃了两口孙春明就去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么多年这么多风浪都挺过来了,他倒也想看看,赵光义到底想怎么对他这个故人出手。

    却说杜审肇喝的晕晕乎乎的跟赵德昭还有赵光美告了别,晕晕乎乎的就搂过相好的想温存一番,却听下人来报姚恕到访,可是给他烦的不行,不过他好歹也知道轻重,而且据说他这个肥差还是姚恕跟晋王求来的,倒也克服着自己的欲望,见了。

    “国舅爷,下官刚才跟推官吕蒙正聊了些河道工作的进展,正要向您汇报,您听听?明日做起事来您也好做到心中有数。”

    “嗨,我外甥派我过来就是凑数的,有什么事儿你给我做主不就得了。”

    “这毕竟是千万贯的大事,下官怎敢自专呢。”

    “多少?千万贯!朝廷哪来的这么多钱来修河?开封离洛阳一共才多远,用的了这么多!”

    “说是想要顺便把大堤也给修了,省的黄河再决口,朝廷拨款倒是也不多,虽说今年灭了南汉赚了不少,但官家要干的事儿也多,这其中大部分倒是洛阳自己筹的,您可能还不知道,那孙府君真是个有大本事的人,不用朝廷出力,开封城所有的达官富户,恨不得砸锅卖铁的给他送钱,光凭那个玻璃厂,每日里拉出去的是玻璃,拉进来的可全都是金子!

    这是货真价实的日进斗金啊,这玻璃啊,最怕路上颠簸,所以现如今走陆路出货量一直不大,您说他能不急着修河么,据说将玻璃厂这几月来的利润都搭进来了,算是捐赠,那些股东们也没有不乐意的。”

    杜审肇贪婪地咽了口吐沫,难以置信地道:“一个玻璃厂,居然如此赚钱?”

    “要不怎么说人家是国士无双呢,就这么一个玻璃厂,愣是把这洛阳城整个给盘活了,据说将来可能比开封都要富裕,对了,之前不是建议您求一个河-南府的通判么,您求了没有?您别看通判只是个副手,可这洛阳将来富啊,比之澶州那可不能同日而语的,这才是逍遥又自在呢。”

    “哼,想想我就来气,我那外甥给我否了,说是洛阳他要留着当西京,可是更可恨的是,我信写到光美那,美哥儿还没发话呢,倒是让那孙春明给我打回来了。”

    姚恕佯装诧异道:“啊?他给您打回来?您自家人商量事情,他算是老几啊,凭什么给您打回来?他这是护食啊,分明是已经把洛阳当成了他们孙家的地盘,不许别人来插手,唉,他们孙家都已经是大宋首富了,怎么还是这么小气呢。”

    “他的地盘?这河-南府尹不是美哥儿么?”

    “嗨,三大王那性子谁不知道啊,从来都不管事儿的,我听说啊,他连河-南府尹的金印都干脆放在孙府君手里,大事小事全凭孙家父子决断,他不是跟那孙悦是刎颈之交么,信得过。”

    杜审肇闻言气氛的一拍桌子,怒道:“这孩子怎么这么傻呢,什么特娘的刎颈之交,又不是家里人,哪能信得过?让他当这个河-南府尹,不就是让他看着咱自己家的东西么?都快二十了,怎么还是这么不长进,之前我还当是他不好意思拒绝我,这才让别人回我,现在看来居然是被那厮给蒙蔽了,真是气煞我也,你去,把那个孙春明叫过来,我跟他聊聊。”

    “国舅,那孙府君可是国士之才啊,您……一会稍微客气点?”

    “什么他娘的国士,学得文武艺,卖与帝王家,我们家愿意买他那才是才学,懂不?赶紧的。”

    姚恕闻言笑了笑,倒也不再劝了。

    没多大一会,孙春明便到了,规规矩矩的给他行礼,他也好言语的让他坐下,可是他看孙春明却是越看越不顺眼。

    因为不管是给他锤腿的小妾,还是身边服侍的丫鬟,全都一个个的在给他暗送秋波,这特么是当老子瞎了不成?

    事实上孙春明也一脸的不知所措,虽说他少年成名,又没有个正经老婆,人长得也还算帅,平日里也算是招蜂引蝶,总有女子在他跟前丢个手帕之类的,但却大多都是无主的烟花女子居多,今天这是什么情况?他又不是潘安。

    心思一转,大体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可却苦于无法解释,只得先坐下寒暄两句再说。

    “春哥儿,听说你那玻璃厂正四下找人合作入股,日进斗金,有没有这回事?”

    “回国舅的话,玻璃厂投入太大,凭我孙家一人之力实在是难以做成,确实是找了些人来合作,国舅可是对此有兴趣?”

    “有,当然有了,日进斗金的生意,谁能没兴趣?这样如何?我出一百万贯,还你玻璃厂两成的份子,如何?”说完,还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

    在他想来,自己愿意出钱买股份,已经是给了天大的面子了。

    孙春明闻言都傻了,要知道之前他在玻璃厂总共也只占了不到四成的份,分给军委一半后他自己也就不到两成了而已,而整个玻璃厂头子将近五千万,疯了吧!

    “国舅,这个……明日我领您去厂子里参观一下,您就明白了。一百万,这个……哈,咱们还是明日再说吧。”

    孙春明想来,这货肯定是不清楚玻璃厂的成本到底有多大,所以才会说出这么不靠谱的话来,等明天看了,他自己就会把这话收回的,可是听在杜审肇的耳朵里,却又是另一码事了。

    尤其是,这说着话的功夫,他那个新纳的小妾居然偷偷摸摸的在斟茶的时候摸了下孙春明的手,气得他脸都绿了。

    孙春明也很无奈,他可以肯定,自己已经入了别人的套里了,可惜却暂时没有破解之法。

    却见杜审肇突然伸出狗熊一般的大手狠狠一把捏在那新纳的小妾屁股上,骂道:“看看看,眼珠子都快看出来了,没见过俊俏小子不成?还是老爷我近日身体不适喂不饱你,思春了?”

    孙春明正尴尬的无以复加,不知该说什么好,却见杜审肇居然一脚将那小妾给踹他怀里来了,哈哈大笑道:“春哥儿,哈哈哈哈,我与你一见如故,这是我最喜欢的小妾,我看他对你有意思,送你了,如何?够不够意思?”

    “国舅,万万不可啊。”

    “怎么?不给我面子?”

    “这……不是面子的事儿,国舅……”

    “别磨磨唧唧的,兄弟么,一个女人有什么大不了的,拿去玩去便是,不过我听说,当年开封城的两大花魁都被春哥儿收入了囊中,春哥儿好福气啊,我还真不知道这花魁跟其他女人有什么区别呢,不知能否割爱,让我尝上一尝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