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四十五章 一石三鸟之计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或许,七年前的赵光义真的是个怎么忽悠怎么信的小白,可是如今,他已经是真的能跟赵普简单过两招的政客了。

    他从来都是个聪明的人,都是一个爹生的,论天赋他能比赵匡胤差到哪去?

    赵德昭今年已经十五了,而赵匡胤今年不过刚四十出头,身体康健得很。

    他太了解孙春明的能力了,所以他相信洛阳在他的努力之下漕运一定能通,之前洛阳不修漕运说白了就是没动力而已,对朝廷来说属于赔本的买卖,可现在有了玻璃,光凭此一项一年也能坐收千万税赋,何况其他?

    假设五年后洛阳真的有了成为首都的资格,那时候赵德昭也二十了,只需要把都城一迁,他就不再是亲王尹京,多年经营的势力必然大减,如此再过个三年五载,往赵德昭身上加点功劳,便是直接封太子又有何不可?

    如果干这事儿的是别人,他或许并不会太慌,可那是一手将他从纨绔子弟,扶持成了亲王尹京的孙春明啊。

    “殿下可是要对孙家父子出手?”

    “出手?人家现在另起炉灶,是三弟的人了,我的手还够长么?况且那孙悦是何等的能耐,孙春明又是何等的老谋深算,你清楚么?不,你不清楚。可是我清楚,我比谁都清楚。他现在只是暂时有了点自保的想法,你是让我将他们推到赵普那头去么?”

    “是,那殿下的意思是……”

    “运河,不能让他们修成,但这事儿,不能是咱们办的。”

    姚恕闻言诧异道:“除了咱们,还有谁有本事阻得了他们?赵普?”

    赵光义笑了,笑得特别特别的温柔,像一朵乍开的昙花。

    “你说,我若是请兄长下旨,让昭儿当个六道河运使,帮着他们修河,兄长是不是得夸我懂事儿啊。”

    “啊?这……这不是……这不是把他们孙家父子往大殿下那推么。”

    “若是他们合作愉快,我自然是搬石砸脚,可若是他们合作的不愉快呢?我这个侄子啊,能力倒也是有的,只可惜,他缺了点气度,有时候就这么一点点气度,就能让这好事,彻底变成坏事。”

    姚恕懵逼,诚恳道:“请殿下明示。”

    “我听说,前两天我舅舅来京城找你想讨个新官?”

    “额……对,可是我没答应他,您不是说,您这个舅舅文不成武不就,让他出任地方是害了一方百姓么。”

    “对啊,那就让他去修运河啊,我派你去给他当个副官,共同去好好辅佐我那个宝贝侄子,明白该怎么做么?”

    姚恕眼珠一转,马上反应过来,噗通又跪了下来道:“晋王殿下一石三鸟之计果然高明,臣懂了,一定不负殿下所托。”

    ………………

    却说洛阳这边。

    两天前韩崇训走马上任之后,哥仨很快就玩开了,毕竟离开了中枢,平日里许多规矩也就没了,再加上他们都还没到二十,正是贪玩的少年,所以人家别人的欢迎仪式都是隆重而又盛大,到了韩崇训身上,就改成斗鸡跑马了。

    韩崇训跟他们已经太熟,自然不存在见外什么的,可那新来的田钦祚却是彻底的傻了,刚见面的时候还挺紧张,生怕他一个边郡草根不懂礼数惹人笑话,特意穿了身白色的蜀锦长衫,整了一把折扇,结果那三大王张口就撺掇要去偷看寡妇洗澡,可是吓坏他了。

    说实话初见此人的时候孙悦他们也是吓了一跳,之前听说了他三千打六万的事迹,打的还是契丹铁骑,以为这是个党进一样膀大腰圆的赳赳武夫呢,结果小模样看上去还挺俊,跟个书生似的,本来孙悦还有点担心,毕竟历史上田钦祚是出了名的人缘不好,为人极为狂傲,可现在接触起来,感觉却还不错。

    正所谓英雄相惜,田钦祚今年比他们虽然稍微大一些,但也就是二十出头而已,同样是这个时代惊艳天下的人物,平素里虽然尽量装得谦和,但骨子里的傲气却是藏都藏不住的,自然不那么招人待见。

    况且人家又不是转世投胎,正是真少年轻狂的时候,所以难免有个瞧不起人啥的,其实都正常,平日里只觉得天下之大配得上与他相交的没有几个,可巧了,孙悦和韩崇训,正是正是其中之二,加上他们俩对这位新朋友也是佩服得紧,所以两天接触下来,反而格外投契,倒也勉强算得上兄弟。

    这一天,几人加上吕蒙正陪着符彦卿一块打猎而还,取了几只野鸡野兔什么的拔毛汆水,切吧切吧就串串烧烤了,就着关外烈酒便互相吹起了牛,倒是越吹越嗨了起来。

    “田兄少年英雄,为何至今未曾婚配?”

    “哈哈哈哈,实不相瞒,边郡武人,稍微门第高一点的人家都看不上,本想着立下些功勋出人头地了再娶一官宦人家的小姐当媳妇,所以就一直没找,可谁曾想这功劳一立还立大了,连着跳了特娘的十好几级,那帮平日里眼高于顶的娘们倒是扑上来了,可老子又看不上了,再说这不刚安顿下来么。”

    “说得好,悦哥儿之前作的诗有一句是咋说的来着?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什么门第,什么家世,在田兄这般英雄豪杰的眼中算个屁啊。”

    孙悦突然笑道:“我还真不建议田兄去找什么官宦门第的小姐之类的,这两口子过日子,还是要有些共同话题才行,若是能找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奇女子,就像我夫人一样,出得厅堂入得厨房,岂不痛快。”

    可能也是喝的有点高了,所以田钦祚言语愈发的无忌起来道:“可拉倒吧,也找个你夫人那样的?我听说她以前号称京城女魔头,真的假的啊?平日里没少打你吧,是不是都不敢在外面风流快活了?好歹也是灭过四个国家的人了,居然还怕婆娘,真不嫌丢人。”

    “田兄此言差矣,我那不是怕,是爱,是疼惜,是发自内心的敬重。”

    “快滚一边去吧你,装什么玩意啊你装,要我说啊,你那婆娘就是欠削,什么女魔王,一天打上三遍,看他还老不老实。你就是胆小。”

    便见孙悦面色特别古怪地笑了笑,朝他行了个道歉的礼,道:“田兄,加油。”

    然后,众人齐齐地往后退了一步,把田钦祚给孤立了出来。

    “什么情况?”

    “久闻田将军在定州凭着三千人大破六万契丹铁骑,打的大辽南院大王耶律斜轸都怂了,想来定是武艺绝顶之人,小女子不才,平日里也好耍些棍棒拳脚,不知田将军能否赐教?”

    田钦祚回头一看,不是那孙悦的未婚妻慕容嫣又是哪个?

    孙悦暗道,还好老子的求生欲够强啊,不由笑道:“夫人,你怎么上山来了?”

    “哦,李二哥找你,我怕他找不着,就送了一程,你们聊,我去跟田将军切磋切磋。”

    说着,拎起田钦祚的脖领子就进小树林了。

    李沆也笑的一抽一抽的凑过来,冲着孙悦低声道:“晋王举荐了大殿下为河运使,负责山东道、河-南道、关中道、剑门道等水利巡视,重点就是洛阳。”

    孙悦不由收起嬉闹之心,奇道:“黄鼠狼给鸡拜年?这安的是什么心?副使是谁?”

    “澶州知州,杜审肇。”

    “谁?哪冒出来的,没听说过此人啊。”

    “杜太后的杜,官家的亲舅舅。”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