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百八十八章 话天下大势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孙悦不由好奇道:“你不觉得我说的是在扯犊子么?”

    慕容嫣点点头:“是有点胡说八道。”

    “…………”

    “不过你的胡说八道很有意思,国与国之间的事,永远都是实力为王,如果党项人真的可以摆脱中原王朝的掣肘,又拥有不败的实力,确实也没理由继续对我们俯首听命,唐太宗年间,契丹还是大唐的最忠诚的拥趸呢,哪有什么百年不变的情谊呢,我倒是觉得你说的这些,确实是有可能发生。”

    孙悦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其实自己这套说辞已经说兜售过很多遍了,九成的人都跟韩崇训一样,对此嗤之以鼻,认为是胡说八道,剩下的一成也是不置可否,认为就算党项强大起来了还是可以和中原王朝和平共处。

    真的认同这套说法的人里,这慕容嫣还是第一个。

    不自觉的,孙悦又把视线往下移了移,心想,这大长腿要是穿上个丝袜得多好看啊。

    “虽然我是你的未婚妻,我也并不打算在此事上胡闹打乱家父的遗愿,但你信不信你再用这种色眯眯的目光看我我就揍你。”

    “咳咳,对不起,因为实在是太长了,情不自禁。哦不,咱们还是说正事儿吧,我继续说。”

    “嗯。”

    “先说吐蕃,我认为,未来的百年之内,吐蕃对大宋王朝几乎没有任何威胁,此可以为援,而大可不必再对他们这么剑拔弩张,他们的生存条件太恶劣,我们要他们的土地没用、人口没用、又没什么油水,我也不认为他们还有大规模范边的能力了,所以,我觉得大宋现在要做的是,放下仇恨,交朋友,他们有我们最需要的战马,吐蕃的青海骢,放眼天下几乎没有马可以与之相提并论。”

    “据我所知,就在今年,吐蕃就组织了一场规模数万的入寇,朝廷不但没有组织起有效的反击,甚至还要息事宁人,你跟我说他们已经不足为虑?”

    “吐蕃这个民族,到今天,单兵作战能力依然可以说是天下无敌,而且生存方式与唐朝时并没有特别大的变化,生产力低下,又没有什么剩余物资进行交易,所以论凶性远胜契丹,但问题在于,他们没法统一,与其说那是一整个民族,不如说是各个部落联合起来混居的一大坨,今年的事儿,在于秦州对树木砍伐过度,影响了他们生存,入寇的人数其实也没有一万人,不过是几个小部落联合罢了,所以,虽然他们整合起来是个拳头,恐怕大宋也未必是他们的对手,但分散开,就是单纯的肥肉而已。”

    “你怎么知道,百年之内不会再出一个松赞干布一样的枭雄,一统吐蕃?”

    孙悦肯定地道:“松赞干布不会再有了,莫说百年,就是千年之内都不会再有了,因为现在的吐蕃人,已经不再相信人而改信神了。在草原民族,领袖之所以能成为领袖,归根结底还是在于他的个人威望,个部落的首领们相信,跟着他可以打胜仗,可以喝酒吃肉抢女人,可是当他们把一个或者几个莫须有的天神抬出来凌驾于人之上的时候,这样的领袖就永远都不可能出现了,人再大,总大不过佛陀,可是谁能代表的了佛呢?一百个佛陀,就有一百种说法,都说自己是佛在人间的行走,呵呵,他们自己不打起来就不错了。”

    “宗教之力,竟强横如斯?这……委实难以相信。”

    孙悦也不争辩,只是道:“你不相信也正常,毕竟咱们汉人几千年来早就习惯了敬祖宗而不敬鬼神,你看每天那么多人去寺里上香,但这些人中真正信的其实也没几个,除非是活不下去了或者有什么了不得的变动,谁也不会出家,这说明起码家在汉人心中远比神要来的重要,至少,绝大多数所谓的信徒,你去问他,亲爹和佛祖的话他听谁的?但游牧民族不是这样,尤其是吐蕃,他们那地方生存实在是太苦了,真正能出生长大安乐到死的人恐怕十不存一,他们需要精神寄托。”

    “就算你说的都是对的,那怎么就能确定,他们不会出现一个像六祖慧能一样,一统佛教的人物?照你的说法,这样的人物一旦出现,将比松赞干布还要可怕十倍。”

    “不错,以吐蕃的情况来看,如果他们真的能出现一个六祖慧能,那莫说大宋,恐怕整个世界都拦不住他们了,击辽破宋不过易如反掌而已,不过这同样也是不可能的,你这是不了解他们密宗佛教跟咱们这边佛教的区别,他们那边的佛教,一半是唐朝时由中原传入的汉传佛教,一半是从尼泊尔过去的南传佛教,打根上就有点拧巴。

    咱们这的佛教,撑死了算也不过八宗,大分类只有小乘大承两类佛法,而且供奉的都是三世佛,六祖慧能只是禅宗之祖,往大了说,也不过是大乘教派对他比较尊重,如此而已,可是吐蕃呢?老实说我也不知道他们分多少种,细分起来其中教派甚至在一百种之上,更扯淡的是他们的佛,居然还有真实身和变化分身的说法,你说你是如来分身,我说我是药师佛分身,谁去统一谁?所以他们,早就不是两百年前天下无敌的吐蕃王朝了,那就是一群背着佛像,安心待死的羔羊而已,相比之下,党项,却早已经有了大成气象。”

    这一坨信息量有点太大,明显是把慕容嫣给砸的有点迷糊了,一时间也不知听明白了多少,但她又觉得,孙悦说的确实是很有道理,如果吐蕃真的已经没有统一的可能,那大宋再揪着之前的仇恨不放,确实是不太明智了。

    毕竟,大宋的敌人太多了。

    “你说党项有大成之相,何以见得?”

    “党项有八姓,你有多久没听到其他七姓的声音了,不,应该说,你还知道剩下的七个姓是谁么。”

    “这……”

    “自唐末起,党项的其他七姓就逐渐沦为了拓跋氏的附庸,拓跋氏说的话,基本就相当于整个党项的意思,你说现在的李彝兴对党项来说,像不像唐中期契丹人的夷里堇,拓跋氏像不像当初的遥辇氏?”

    “你的意思是,党项早晚也会出一个耶律阿保机?”

    “客观来说,李彝兴现在的条件就比当初的耶律阿保机要更好,就算他现在比较恭顺,但,他们李家的后几代子孙,想不想建国,完全取决于人家想不想,而不是能不能,所以,一个统一的党项,在大宋的支持下吃光吐蕃除高原上之外的所有肥肉,你猜,他会不会跟大宋打起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