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三十章 抢班夺权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不知道孙悦是不是因为打仗打得多了,渐渐的,他身上的气质越来越硬朗之余,有时候他居然发现自己越来越变态了起来,站在莲花山的山头上俯瞰韶关,看着绵绵崇山之中鲜血流成了小溪,即使站在山顶也能闻到刺鼻的恶心味道,可他居然心情倍爽,还有闲情想整首诗词之类的。

    他似乎有点理解,为啥这个时代会有那么多残忍嗜杀之人了,包括眼前这个潘仁美,原本历史上的潘美。

    因为仗打多了,真的就不拿人命当回事儿了。战争,是一场血粼粼的扒皮,将人身上的人皮与人性一层一层的拔下,剩下的,便是野兽的兽性。

    而讽刺的是,通常越是兽性的军队,就特么越是厉害,所以文明总是不断的被野蛮所颠覆。

    潘美放声长笑,笑容是无比的酣畅,战报统计出来了,一场韶关之战,宋军的损伤尚不足两千之数,换言之,从发兵南汉到现在,宋军总共的战损也没超过三千,而没了韶关的南汉,就像一个被扒光了衣服的大美女,正楚楚可怜的所在床角,只能被他们予取予求了。

    他所挂帅的第一战,打的堪称完美!

    当然,若是这个监军不抢他风头就更好了,原本历史上这一战几乎成了潘美的个人秀,监军王继勋么……不特意查查还真不知道这一战有个监军。

    现在不同了,几场关键性的大仗要么就是韩崇训打的,要么就是孙悦打的,加上孙悦在军中的威望颇高,反倒是他这个主帅,薛微的有那么一点多余。

    “孙监军,将士们都整备完了,随时可以继续进军,活捉刘鋹了,哈哈哈。”

    “潘帅你说,此战打到现在,我军胜算有几成了?”

    潘仁美自信地一拍胸脯道:“十成!”

    孙悦也笑了,道:“好,既然已经有十成把握了,那么接下来的事,你就听我的吧。”

    潘仁美愣了,“啥……啥意思。”

    “意思就是说,从今天起,当你我二人的意见有冲突的时候,一切可以以我为准了,因为既然有十成的把握,其实就相当于已经胜了不是么,那么剩下的,就是政治上的事儿了,这一点,我相信自己比你专业。”

    潘仁美闻言脸色憋的通红,却又有点无话可说。

    “那你的意思是……难道不进军了?”

    “对,不进军了,就在韶关驻守。”

    “为什么!我军现在气势如虹,正是势如破竹一股而下的时候啊!驻守不前,这不是给南汉机会让他们纠集援军么?”

    孙悦点了点头,道:“南汉现在满打满算,应该还能抽出二十万左右,不过精锐在此战中肯定是一扫而空了,而且几乎再无险阻可守,潘帅你老实答我,就算他们把二十万训练补足没上过战场的兵力全都集合到一起,我们还剩有几成胜算?”

    潘仁美想了半天,“若是他们用潘崇彻为帅,八成吧,若是别人,那还是十成。”

    孙悦笑了笑道:“那就听我的,不要再往前打了。”

    见潘仁美好像还不服,孙悦耐心的解释了一句道:“想想我给你改的名字,战胜的确是我们的目的,但却并不是唯一目的。言尽于此,你若是想不明白,那你永远也成不了真正一流的统帅,走了,三天之内必给你惊喜。”

    说着,孙悦也不理他想不想的通,自顾自的就下山了,笑着跟下面正烧火做饭的将士们打了声招呼,便一点也不避讳的蹲在遍地的血污之中吃了起来,一边吃还一边跟他们说说笑笑的。

    只留下潘仁美,一个人在山上紧紧的皱着眉,不知在想些什么。

    后世总有为潘美鸣不平的,认为他的军功远大于曹彬,但伐南唐的时候却只能给他当副手,而且一辈子都被他压制,这是赵匡胤偏心眼。

    可是天可怜见,曹彬是柴荣的小舅子,潘美才是货真价实的,赵匡胤铁杆嫡系啊!至少在太祖一朝,赵匡胤其实私人关系是跟潘美更亲密一些的。

    究其所以,潘美他虽然打了胜仗,可是他一分钱也没给赵匡胤带回去啊!

    从长远来看,战争最大的利益当然就是他的土地,有了土地才会有人口,而有了这两样源源不断的财富才会生产出来,但是,短期来看呢?

    一个字:钱!

    并不是说赵匡胤爱钱,问题是他特么是真的穷啊,伐荆湖、伐后蜀、伐南汉,哪样不要钱?伐荆湖,被李处耘打成了一场赔钱的仗,伐后蜀,孟昶国库里的金银财宝全都被征蜀的大兵们当了战利品给分了,原本历史上他甚至还贴钱平了两年的叛,再加上之前的又一次杯酒释兵权,他的封桩库都快空了!耗子来了估摸着都得抹眼泪。

    堂堂大宋天子,每天见人办事背靠着一个空的封桩库,他的腰杆不硬啊。

    所以说,他之所以先伐南汉后打南唐,固然有进一步瓦解李煜的心思,可是未尝也不是为了他们刘家三代人竭尽全力所搜刮的那点民脂民膏啊。

    要知道这南汉虽然有千般不好万搬不是,但至少有一样优点,那就是它重商,这里的商业,尤其是海上贸易极其发达,商人的地位也极其的高,三代下来攒下了无数的财富,而这些财富又被昏庸无道的刘鋹全都揣进了自家的腰包里。

    这是多么巨大的一比财富啊,原本历史上,因为潘美逼迫的实在太紧,至使刘鋹狗急跳墙,让他的亲信将他的金银珠宝装满了十几条大海船!

    十几条大海船的金银珠宝啊!

    当然,只信任宦官的刘鋹也遭到了报应,那些拿着他全部家当的太监们,招呼也没打一声,开船就跑了,从此这十几船的财报再也没有半点音讯,不过想来,这些太监们过的应该会很快乐。

    这也就罢了,潘美也不知是不是脑子让驴给踢了,刘鋹投降的时候他居然没有立即答应并且安抚,以至于疯了的刘鋹一把火,将那些没来得及带走的布帛啊粮食啊等等硬通货,全都给烧了。到最后赵匡胤连个渣都没看见。

    哦,对了,他还免了南汉全境一年的税赋。

    想想也知道,赵匡胤看潘美战报的时候,脸色一定不会好看。

    而现在既然自己跟来了,这些看起来好像又是监军的责任,所以,孙悦无论如何,也得把这些钱给赵匡胤带回去,于是在破了韶关之后,他一点情面都不留的,就抢走了潘仁美手中的职权。

    本来潘仁美还有点不服,结果两天之后,孙悦笑呵呵地打开了一封信,信的内容特别的干脆:潘崇彻,愿降。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