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三十四章 套路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大早上没等睡醒,邓伦就听到了宋军几乎兵变的消息,据说是因为潘帅和孙监军不和,积怨已久,又因为孙监军深受将士爱戴和朝廷信任,势力与潘仁美这个主帅几乎不分上下,所以在对抗中居然还处于上风,以至于,竟然到了帅监二人拔剑相向的地步。

    邓伦兴奋不已,所以即使最终宋军还是拒绝了他的求和,但他却并不如何沮丧,反而欢天喜地,快马加鞭的跑了,而直到确定了这货走了之后,宋军的这些演员们才算是送了一口气。

    慕容嫣将孙悦扶好,上了金疮药又换了包扎,再一口一口的喂了他麦片粥喝,嘴里却忍不住一个劲的嘀咕道:“那姓潘的真是该死,演戏而已,随便抹点血缠上布,谁能看得出来,他却砍的这么重,我看他分明就是借机泄愤。”

    孙悦闻言笑了笑,伸手朝慕容嫣的脸上一刮,却刮出了几滴泪出来,“天不怕地不怕,连李重进的大营都敢硬闯的女侠,居然也会哭啊。”

    “谁哭了,我这是作为睡的太晚,眼里有点不舒服罢了。”

    孙悦将人顺势搂进怀里,好笑道:“好了好了,这是我自愿挨的一刀,这趟监军虽然总的来说跟潘帅合作的还算顺利,可却也谈不上愉快啊,换了是我我肯定也是要借机泄愤的,军医已经看过了,潘帅的刀法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那一刀只伤了皮肉没伤半点脏器,躺两天就好了。”

    “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对付个区区南汉还使上苦肉计了。”

    “也不全是为了施苦肉计啊,我这官路轨迹啊,恐怕跟战争是离不开了,甚至搞不好还会跟曹彬一样由文转武,可是你看我,浑身上下这么白,皮肤吹弹可破,一点伤痕都没有,一看就是个绣花枕头,整点伤出来,也算是男人的功勋章么,对不?好了好了,别哭了,快去白虎账去帮我议一下军去吧,韩崇训如今还比较嫩,这两天我养伤,白虎账里不能没我的人,否则这军队可就真成了潘帅的一言堂了,这种时候,好夫人还不帮帮我。”

    慕容嫣本想留下来照料,见孙悦都这么说了,便也只好放下了东西随意吩咐了曹军亲自过来照料,这才一步三回头的去了白虎账,而躺在床上的孙悦,抻着脖子望了半天,确定慕容嫣真的走了,这才呼出一口气,喜滋滋地躺在了军床上。

    “悦哥儿,你伤的根本就没那么重,干嘛要骗她啊。”

    孙悦抬手就是一脑瓜崩,笑道“你懂什么,我不伤这一回,怎么可能看得见这婆娘哭呢,再说我们俩是奉了慕容伯伯的遗命成婚的,说着瓜是硬扭下来的也没什么不可,一开始的时候虽然谁也没说什么,但我们俩心中对此其实都是不大乐意的,现在我是爱上她了,可我怎么确定她到底是不是真的爱我?哎呀呀,慕容嫣的眼泪啊,真是,太痛快了,爽~”

    “那你干嘛还要她去白虎账替你议事啊,我还不了解你?你巴不得这种枯燥的行军会议不参加呢,何况你压根就不是下不了床。”

    “废话,装伤不累啊。”

    “得得得,你厉害,你厉害行了吧,为了这个你居然挨刀,这不是有病么。”

    孙悦摇头道:“我刀挨的还真是工伤,毕竟红白脸么,不作的真一点,脱不了太久的,我身为监军代表天子之言,万一真的签了国书之类的,再反悔的话政治风险就太大了,所以这和啊,可以一直议,但却不能真的成,得时时吊着刘鋹,却又不能真让他把这果给吃了,所以就需要每到了将成的时候潘仁美必须要从中破坏才行,不挨这一刀,你当刘鋹是傻子么?”

    曹军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嘀咕道:“明白了,主要是试探和调戏你夫人,顺便为了公事。”

    孙悦无话可说。

    而另一边,慕容嫣出了孙悦的帐篷,却也只往白虎账的方向走了两步,就抻了个懒腰,跑去溜达玩了,韩崇训不解地道:“悦哥儿不是让你帮衬着我去议事么?”

    慕容嫣嗤笑一声道:“刀伤的深浅难道不会自己看?他要真在乎议事自己去便是了。”

    “啊?你……你早就发现了啊,那刚才你都哭了……”

    “我只是武艺好了些,又不是不会哭,挤呗,让他舒服舒服,省的成天怀疑我对曹大哥如何如何,我好歹也是官宦之后,我爹虽不算好色,却也有三十多个小妾,宅斗这种事儿,我见多了,就凭他还想跟我耍心眼,切,这男人啊,都是大猪蹄子。”

    “…………”

    日子就这么平静的过了小半个月。

    这段时日,可是难为死了潘仁美了,因为孙悦的要求是既要打赢,又不能赢得太狠,既要让敌军节节败退,又不能把他们给打散,既要稳步推进,又特么不能太快打到广-州城下。

    这可难为死潘仁美了,实在是这南汉军,太过废物了,他甚至觉得,真要放手去打,给他两千骑兵,随便一场夜袭就能狗撵兔子,为了装的像一些,可是消耗了他不少的脑细胞。

    终于,就在他感觉自己都快装不下去的时候,刘鋹的大海船来了,让他狠狠的松了口气。

    “所以明天一战,只要小败一场就行了是吧,没那么多花花了吧。”

    “没了没了,只要装作轻敌,受点小挫,然后稍微狼狈一点的跑回来就行了,我估摸着就南汉的这点胆子,他们也不敢追。”

    “呼,可算是没我啥事儿了,我可没你那么多鬼点子,等着好消息吧,以后的事儿啊,我是终于不用在操心喽。”

    孙悦耸了下肩,然后笑着就打开了刘鋹送来的大船,发现里面珠光宝气,果然全都不是凡品,估摸着仅这一船珍宝,就比赵匡胤手里全部加起来还多,而刘鋹手里至少还有十几条这样的大船,这还真是,呵呵。

    “官家这些年穷的都有快疯了,打个包,送开封吧,顺便帮我传个口信,就说我保证,南汉的所有珍宝,连一颗珍珠都丢不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