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五十二章 死无对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作为男人,尤其是作为一个现代男人,有些事儿是绝对无法容忍的,孙家父子从来不玩别人的小妾丫鬟,也从来不让别人碰家里的女人,这是京中人人都知道的事情,或许在这个时代看起来不够风雅大度,但也并不妨碍别人去尊重他们的原则,他纳了杨蓉都这么多年了,这还是第一次听人提出这样的要求。

    所以,他虽然明知道这杜审肇是在逼他翻脸,也明知道这是个姚恕给他设的套,这脸,还是翻了,虽然没有大打出手,但孙春明一怒之下还是摔了杯子,拂袖而去。

    这自然也是杜审肇小聪明的地方,若为了玻璃厂而翻脸,那是不顾大局,可若是为了女人翻脸,别人顶多也就说他荒唐胡闹,而恰恰他又是最不在意这条罪过的人。

    所以接下来的几天,尽管杜审肇对孙春明处处针对,对修河之事处处掣肘,却也没人能说他什么,顶多孙春明在气不过的时候跟他吵两句,甚至骂他两句,可人家脸皮厚,滚刀肉,拿他却也没什么办法。

    倒是赵德昭这几日夹在中间颇有几分为难,毕竟他想当太子,首要的一条就是仁孝,杜审肇是他爷辈,再怎么着他也不可能帮着孙春明拿人家怎么样。

    也因此,对于杜审肇找的那些小茬孙春明其实是没什么辙的,就算是赵光美想帮他也碍于一个孝字难有什么用处,这么多年老官僚下来,自然不至于忍不下一口气,只希望这二货能有点数,别耽搁了他们的正事儿才好。

    不过,人家姚恕堂堂晋王亲信亲自下来找茬,为的不就是耽搁他们的正事儿么。

    这一日孙家父子俩刚从河堤处回家,打算下盘棋休闲一下,吕蒙正就来了。

    “我也知道你们父子俩最近忙着修河的事,洛阳城内务不应该特意麻烦你们,可今天碰上这事儿,实在是不敢自专。”

    孙春明闻言苦笑道:“一家人就别说两家话了,你的本事我们父子俩还能不清楚么,若是真碰上你和李沆都处理不了的事儿,想来真就是大事了,是不是咱们这位国舅爷又出什么幺蛾子了,闹出人命了?”

    却说这几天,自从杜审肇来了之后,洛阳城就没消停过,四天前,看上了一户人家的小妾,也不问问人家乐不乐意,扔下一百贯钱直接就给领回自己家去了,还打了人。

    事儿闹到河-南府,孙春明对这滚刀肉也是毫无办法,只得自己又掏出了两百贯,劝人家私了了。

    可结果第二天,人家就把一个破落户的正妻给办了,这特么就已经到了***女的地步了,孙春明一怒之下也顾不得什么皇亲国戚了,亲自带着衙役就找上门去把人抢了回来,还还象征性的打了杜审肇二十大板,给那个破落户出了口气。

    结果第二天,那破落户不明不白的就病死了,那户正妻开开心心的收拾行李去给人家做了小妾,可是给他气的不轻,最后一查还是那正妻投毒,虽然把那女人给办了,却拿杜审肇没什么辙,反而两人的梁子是越结越大。

    这样的事儿几乎那姓杜的每天都在干,洛阳城本地的这些大户就没有他不祸害的,后来孙春明实在是没功夫陪他耗了,便把这些内务全都推给了吕蒙正这个推官,听说更是被祸害的不轻,几天的功夫人瘦了一大圈,曹婉都过来哭过好几回了。

    而孙家父子呢,正所谓眼不见心不烦,把活儿扔给吕蒙正之后索性连问都不问了,美其名曰相信吕蒙正的才能,顺便磨砺锻炼,而吕蒙正事实上也还真相信了这一套鬼话,始终没曾为这种狗屁倒灶的破事儿来叨扰。

    如今既然这么急着来了,那十之八九,这孩子真的快被逼疯了。

    却见吕蒙正苦笑道:“早就出人命了,洛阳毕竟是曾经的天子脚下,后唐离今天也不过二三十年而已,虽然破落了,但百姓心中自有一股傲气,前天因为这类破事儿,国舅好悬没让人家给打死,若不是我将那家人全都关在了大牢不许任何人探视,或许血流成河了都说不定。”

    孙家父子闻言也是略感羞愧,却也只好道:“那今天,又出了什么事儿了?”

    “今天,他因为在青楼里和一个小吏争风吃醋,杀了个人。”

    一听又是人命,孙家父子俩齐齐捂了下额头。

    “若是一般的小吏倒也罢了,只是……是他们河道衙门的小吏,乃是大殿下身边的人。”

    “大殿下身边的人?这事儿……”

    “我也觉得此事蹊跷,如今谁不知道他是混世魔王,躲还来不及,一个小吏,为什么会和堂堂国舅争风吃醋?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么?再一查,这小吏居然是负责河道钱粮拨派的,我想……这其中会不会有诈。”

    孙悦苦笑道:“甭想了,肯定是有诈,他这是朝河工的口粮下手了,千万贯的项目,他不伸手才是奇怪了,这样,这事儿你查一下,查出结果马上告诉我,我去找大殿下分说,再不管管,怕是真要坏事了。”

    吕蒙正倒也不矫情,转身就走了,其实这事儿以他的智商自己就能办明白,只是怕查出什么不该查出来的,他们爷俩难办而已。

    …………

    却说孙悦提着礼物拜访赵德昭,大略将事情说了一下,着重想问他查一下账目,结果赵德昭却道:“不用查了,账面上少了八十万贯。”

    孙悦皱眉:“这才刚干几天啊,河工还没召集齐呢,怎么就少了这么多?”

    “是胥吏许方,将准备的河工的下月工钱给挪用了。”

    孙悦冷笑道:“那许方,可是因为争风吃醋被国舅爷活活打死的那个?”

    “不错。”

    “这么说,那消失不见的八十万赃款,也不知去向了?”

    “唉,谁说不是呢,八十万,你说他咋花的呢,连点影子都找不着了。”

    孙悦闻言咬牙道:“大殿下,死的,可是您自己的胥吏啊,您这么干,不怕下边人寒了心么?”

    赵德昭闻言也脸色不善,想来也是憋了一肚子气,怒道:“那你说我该怎么办,我能怎么办,为了一个胥吏去抓我舅爷下狱么?”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