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六十九章 澶渊之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节度使孙悦是肯定不会去当的,尤其是云州这种地方的节度使,在他的一再坚持下,赵匡胤本想退而求其次封他个防御使或者观察使的,结果孙悦还是死活不干。

    “官家,我真不是谦逊,您就让我当个都监之类的挺好,独当一面这种事对我来说,真的还太早了,我没这能力啊。”

    赵匡胤想了想:“那好吧,既然你坚持,那你觉得,这云州交给谁合适?”

    “上次跟我伐南汉的潘仁美就挺不错,您还可以把杨业配给他,他们俩相辅相成,肯定能保雁门关万无一失。”

    这当然不是瞎说,原本历史上太宗一朝,这俩人配合的老默契了,守的也确实是不错。

    “潘美?可惜,他现在远在汉阳,至于杨业,能力是毋庸置疑的,但毕竟是新降之将,这次反间之功他又不受,骤然对他委以如此重任太不合适了,况且我也信不过他。”

    “那……臣就想不出了,反正您派谁都行,就是别派我。”

    “哼!瞅你那点出息吧,也罢也罢,你也该成婚了吧。”

    “额……快了。”

    “嗯,这一年你辛苦了,我看这样吧,先封你一个侯爵,等这一仗打完了,你就先去成婚,具体当什么官么……那就到时候再说。”

    孙悦闻言也是一喜,他最近确实是挺累的,有个假期也挺好,便欣然答应了下来。

    却见赵匡胤晕晕乎乎的一边喝酒,一边唠家常一样地道:“你也喝点,接下来怎么做,你有什么主意么?”

    孙悦小心翼翼地接过酒杯,抿了一口道:“臣也就是个参谋的命,接下来如果要和契丹全面开战的话,这么大的战事臣是真没这胡说八道的胆子。”

    赵匡胤闻言倒也没说什么,毕竟孙悦确实还没有过大规模作战的经验,灭后蜀他率领的只是小部队,灭南汉一共也没给他多少人,况且契丹跟南方群雄确实也不是一个打法。

    “那你说,燕云收得回来么。”

    孙悦只得苦笑道:“云肯定是囊中之物了,这燕么……臣还真不好说。”

    “没什么不好说的,打打看吧,不过我估摸着是够呛,这次准备实在是太仓促了。”

    孙悦点头,表示赞同,他还真怕赵匡胤脑子一热就跟历史上赵光义一样,来个不破幽州誓不回呢。

    契丹这次经此一败,南北两院大王俱死,元气大伤是必然的,尤其是新皇帝耶律贤一脉,其实已经拿不出什么像样的力量了,大宋肯定也是要趁此机会打他们一顿的,但要说收复燕云十六州,那就得看运气了,运气好的话也许也行,不过希望确实是不太大。

    说到底,准备的太仓促了。之前伐后蜀,虽然打是只打了不到两个月,但准备工作却几乎用了两年之久,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说的就是如此。

    大宋的国策是先南后北,这次之所以会打这一仗完全就是个意外,之前囤积的军用物资都放到了汉阳江陵等地,那是预备着打南唐的,总不能现在再把东西运过来吧。

    况且时间上也不太对,转眼就要入秋了,契丹本来就是越冷越猛,大宋连冬衣都没预备,若是拖的时间太长,入了冬的话真的很容易被人家反杀。

    契丹全民皆兵的制度保证了他们在生死存亡的时候战争潜力远在宋朝之下,控弦百万并不是一句空话,他们是真拿得出来,最关键的是,契丹人特别尿性的一个特点就是一致对外,不管契丹人内部这些亲戚之间打成什么德行,外人来了马上就会拧成一股绳。

    费了这么大劲才把耶律贤的嫡系人马给灭了,若是人家在外敌的压力下乘机统合了他那些亲戚,趁机坐稳了位置,那他特么就白折腾了。

    所以,打一打试试,打的下来固然最好,打不下来就赶紧走,既不给他们反杀的机会,又能坐等他们自己狗咬狗,这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反正经此一战他们最少也得挫个十年八载,如果内乱规模比较大的话还会更长,大宋可以放心的去统一南方并积蓄力量了。

    接下来的战事跟孙悦预料中差不多,赵匡胤命韩重赟为北面行营都部署,立刻提雄、霸二州的天雄军即刻北上,兵发幽州,赵光美亲自监军,领洛阳的田钦祚和韩崇训随后支援,他自己率领着大军也亲自讨伐云州,西北诸番和折家军等跟上,命崔彦进提开封剩下的兵马支援,做出了一副要打国战的架势。

    云州自不必说了,根本就不用赵匡胤亲自出手,光是党进就一战而下了,可再想往前,很快耶律贤就亲自到了,两国都是御驾亲征,王对王,可以说是打出了真火,虽然宋军是节节胜利,但契丹的援军也是源源不断,今天灭他两千,人家明天就补上三千,始终没法打出真正的大胜。

    而幽州方面,耶律斜轸虽然死了可耶律休哥也不是吃素的,仓皇间虽然集结不出来太多兵马,但仗着骑兵之利拖也把韩重赟拖的够呛,追是肯定追不着的,只能围着幽州打,势头虽然不错,但想在几个月之内解决战斗基本没戏。

    几个月以后,可就入冬了,到那时候可就是辽军追着宋军打了。

    反正总的来说,宋军就是能胜而不能克,虽然打的契丹难受的要死,自己这头也没好受到哪去。

    等到入了秋,凉风一起,双方都知道,差不多了。

    这一日赵匡胤把孙悦叫过去,不出意外地道:“辽帝昨日遣使,又求和了。”

    孙悦笑道:“看来官家是答应了?”

    “啊,给他们一个机会么,说实话咱们的粮草补给也有点撑不住了。”

    “官家打算如何谈判。”

    “时间地点咱们定,这差使交给你了,你来定一下吧。”

    孙悦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相关的准备其实都做的差不多了,想了想道:“那就澶州吧,让他们派耶律休哥亲自过来,别人我不谈。”

    赵匡胤都乐了,笑骂道:“你特娘的有病?你咋不说让人家直接去开封跟你谈呢,我看就云州吧。”

    孙悦挠了挠头,感觉好像是扯淡了点,看来这个情怀是玩不上了,便道:“云州可不行,云州已经是自己的地盘了,要不檀州吧。”

    “为啥?”

    “因为檀州和澶州看起来比较像啊,我比较喜欢澶渊之盟这几个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