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五十章 正副运河使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

    城门口洒水扫路,又特意弄了些干花撒得到处都是,洛阳百官和几大豪绅也一并出城迎接,甚至还有舞龙舞狮的。

    这是赵光美亲自搞的欢迎仪式,虽然有点俗,但毕竟也是一片心意。

    就见今年已经十五岁的赵德昭骑在一匹高大的青海骢上,身穿素青花的蜀锦绸缎,腰间挎着宝剑,头顶带着一颗小拳头大小的珍珠,十分的风姿绰约,而且神色上还颇为得意,居然还有心思给那官宦人家的小姐抛个媚眼。

    见到赵光美和孙春明,赵德昭主动离着老远就下了马来,让别人牵着,自己疾走两步,十分得体的给众人见礼,众人自然也客客气气的给他回礼。

    “小叔,许久不见,可是想煞了我了。”

    “一晃眼,你都能独当一面了。”

    “小叔取笑我了,我这次来就是给您打打下手,天凉,快进城说话吧,咱们叔侄两,哪用得着这种花招数。”

    “舅舅呢?”

    “舅爷旅途劳顿,在路上歇下了,可能会晚些才到。”

    “啊?开封离洛阳一共也就两百多里啊,可是舅舅身体有什么不适?”

    “舅爷是路上搭了一相好,难免多缠绵了两天,身体有些虚空,养养就好了,没什么大碍。”

    赵光美闻言略尴尬的一笑,便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将赵德昭一行请到了城中,挨个介绍河-南府众人与他认识。

    却见他挨个见礼,十分亲切,连李沆和吕蒙正这种小有宿怨的也特意准备了价值不菲的小礼物,更何况那孙氏父子,更是做足了十分的样子,拉着孙悦的手就不松开,攥的他手心都出汗了,心里直膈应,却又只能微笑面对。

    这其中孙春明因为一直是赵光义一系,所以跟他交往最少,这还是他们头一次真正共事,这货也能做到不计前嫌,非说这是长辈,愣是亲手给他斟了杯茶,看着孙春明喝下,这才展露笑颜。

    虽然略有些虚伪浮夸,可不管怎么说,这礼贤下士四个字他做的确实是不错,一时间倒也让人对他印象大好,尤其是头一次见到他的田钦祚,更是恨不得立即投效了一般。

    不过这般做派,若是偶一为之,可能确实会让下面的人觉得挺舒服的,但要是一直这样,那就很是让人受不了了。

    尤其是孙悦,那赵德昭仗着与他年岁相近,两天来总是缠着他说话,孙悦又不好给他甩脸,所以也只好整日与他高弹轮廓,这也就罢了,可这货不知为啥,非得要跟他玩抵足而眠的那一套,赶都赶不走,非得要睡在他屋里,而且自带装备,一个将近两米长的大长枕头,以及一个巨大的双人蚕丝被,与他同床共枕。

    虽然孙悦也知道这是古代人拉拢贤达的管用手段,可作为现代人他对这一套却是真的腻歪非常,尤其是这货长得还那么帅,加上身份高贵举止得体,感觉院中好多侍女都对他倾心了似的,就连芍药这两天瞅他的眼神都带着点秋波。

    这特娘的是要绿老子啊!话说这宋朝时宠妾待客什么的也是特么‘礼仪’来着。

    所以,孙悦对他面上虽然越来越是亲近,但心里其实早就烦的不行了,可他还得忍,更无语的是,他心里明白,赵德昭心里其实也不会太舒服,两个人都在装,而且还都要装出极亲切的样子,这种朋友处起来怎一个累字了得。

    不过好在,他对正事儿上管的极少,因为人家这次来主要就是拉拢赵光美及这一票党羽的,所以凡是跟洛阳有关的河务,不仅不插手瞎指挥,反而是但有所请无有不可。

    若这修河的几个月内他能做到一直这样,倒也可以算是合作愉快。

    可惜,他倒是愉快了,却有人不想让他们愉快。

    几天之后,河运副使杜审肇,终于到了。

    却见其人头圆项短,身子横过着几乎有一米宽,圆圆的大肚子估摸着都看不着自己脚尖,手拿一玻璃珠子串成的大手串,十足十的一个中年油腻男的形象,只是面色上笑呵呵的看起来却挺和蔼,有点像是庙里走出来的弥勒佛。

    看得出,平日里应该是个豪爽的人,没等进门,就张开他肥硕的双臂,一把将赵光美抱住并举了起来,略有一些失礼,却反而显得亲切。

    “啊哈哈哈,美哥儿,哎呀呀,一晃眼你居然都长这么大了,舅舅都快抱不动你了,想没想舅舅?”

    “自然是想的,平日里都是大兄和二兄孝敬您,今天来了我的地盘,一定把舅舅安排好了。”

    赵光美显然也是知道他这舅是个什么人的,因此他其实也巴不得这货啥都别管,别碰正事儿,自己陪着安心吃喝玩乐就好。

    其实他跟这个舅舅的关系就已经相对一般许多了,因为他这个老小生下来的时候赵弘毅就已经是指挥使了,而且后晋以后天下相对已经安稳了不少,并没过过什么拮据的日子。

    所谓患难见交情,说的就是如此,没过过苦日子,很难理解穷亲戚之间互相扶持的感情,但这并不妨碍他从别人嘴里听说这个舅舅。

    杜审肇闻言哈哈大笑,“那舅舅就听你安排了,哎呀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都省了吧,咱们爷俩好好吃饭。”

    “舅舅我来给你介绍河-南府的这些才俊,这位是权知河-南府孙春明,这是河-南都监孙悦,指挥使韩崇训、田钦祚,推官吕蒙正,掌书记李沆。”

    众人自然要一一见礼,却见杜审肇手都没抬,只是略略点头就算是还过礼了,尤其是孙春明给他见礼的时候,可能因为那封信的缘故惹得他颇为不满,居然哼了一声把他给晾那了,好生无礼。

    却见他根本也没拿这些人当回事儿一样,自顾自的牵着赵光美和赵德昭就张罗着开宴,而整顿饭的时间也一直都在跟他们俩在聊家常,等到饭都吃完了也没跟这帮臣子说上一句话,完全当做了作陪的。

    脾气暴躁如田钦祚,吃到一半就扔下了筷子,一口不动了,用行动表达了他的不满,可惜,人家压根没拿正眼看他。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