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世十九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与曹彬喝酒聊天之后,孙悦因为连喝两顿的关系,头已经沉的不行了,加上年纪尚小,孙悦便自顾自的回屋歇息去了。

    迷迷糊糊的进屋,东摇西晃的,丫鬟芍药连忙过来搀扶,酒醉中孙悦发现这丫头的胸部似乎又大了几分,便忍不住伸出咸猪手掐了一把,惊得芍药大叫一声,他却哈哈大笑。

    这么多年下来,他已经习惯了让小蝶服侍他了,可惜他现在已经把人家收做了小妾,她自己倒是愿意伺候,但他这主卧平日里却是不让他轻易的进了,只好从十二金花中挑了一个最温婉,而且比较容易下手的先对付着。

    而更扯的是,慕容嫣跟他在南汉的时候明明该干的不该干的都干了,这会回到洛阳,反倒是娇羞起来,回人家慕容府住去了,也不知是怎么个心理。

    因为慕容嫣平日里只许了他两个纳妾的名额,所以这芍药,已经被他看上了,惦记着收作通房丫鬟,平日里清醒时,顾及慕容嫣的绣拳厉害,孙悦倒也不敢太放肆,这会正好慕容嫣不在,他自己又酒酣脑热,一时间也不免毛手毛脚了起来。

    “芍药啊,来,让我摸摸最近是胖了还是瘦了。”

    “公子您不要这样,不要,不要么。”

    …………

    片刻之后。

    “哎呦,哎呦呦,不行了我不行了。”

    “公子?公子您怎么了公子?”

    “我的腰,腰,腰啊。”

    正所谓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教君骨髓枯。

    孙悦不管心里年龄多大,生理上毕竟只是个刚刚开始发育的少年,换句话说就是还没完全发育完,其实本质上身体还属于小嫩芽的时候,之前在南汉与慕容嫣荒唐多场,回了家对着小蝶的媚眼也总是按奈不住,再加上平日里酒气财色多无节制,所以这一会,他终于有点受不住了。

    一边让芍药给他按摩,一边嘀咕道:“怪不得皇帝少有长命的,这特娘,老子这才几个女人啊就已经受不了了。”

    “您这是身体没长成,还一天天的比谁都色,也不节制。”

    本就颇燃了几分浴火,现在被芍药的小嫩手在后腰处一揉,只觉得软软的,嫩嫩的,再加上刚刚醉了酒,斜眼处正好看着那罗袜一弯,金莲三寸,居然还有点勾魂,正所谓三杯花作合,两盏色媒人,一时间居然又生出了点蠢蠢欲动之心。

    “呀,公子你……你再这样,我可不理你了。”

    “舍利子,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如梦幻泡影,如电复如露。”

    “…………”

    孙悦自是没在佛经上下过功夫的,这背诵起来一会是心经,一会又换到金刚经,颠三倒四的背不过百十来个字,就想不起来了,便反反复复的嘟囔着色即是空,然后搂着芍药昏昏睡去了。

    待一觉醒来,拍了拍芍药的屁股,倒也并不觉得身上不适,只是却不敢宽衣解带了而已,到得晚间饮酒时,赵光美、韩崇训、田钦祚等级别够的伙伴纷纷过来与曹彬照面,他却不太敢饮了。

    田钦祚为人最粗,忍不住还劝了两句,自然被孙悦一点面子不给的严词拒绝,赵光美唤来了一些陪酒的歌姬,更是敬而远之。

    “悦哥今日莫不是转了性?酒色皆不沾染,可是要出家去做和尚?”

    “我看他啊,分明就是怕他婆娘揍他。”

    孙悦自然不能说这是腰子虚着了,终于认识到自己身体还没长成,只好嘴硬道:“酒乃穿肠毒药,色是刮骨钢刀,下午闲暇时颇有所悟,不日本尊就要立地成佛。”

    众人闻言更觉好笑,嬉闹不止。

    又过数日,朝中又有旨意,说是孙春明献玻璃有功,准其恢复爵位,升回了权知河-南府,孙春明倒也并不觉得有啥大不了的,反正对他来说判官和权知河-南府并无半点不同。

    甚至于对他们而言,这都未必是一件好事,因为孙春明上去了,判官的位置就空了,吕蒙正毕竟刚出翰林院,乃是近三年新科的榜眼,当这个推官都是冲赵光美的面子,京府通判,他是万万上不去了,偏偏孙春明之前的那些老下属又都是赵光义的人,一时间就是想安插自己人都不知道选谁,索性就空着了。

    几日来孙悦除了每天上去去兵营溜达一圈,分别给两军的中级以上将领开个会之外,其余大半的时间都是忙活在孙春明的身边,修运河毕竟是大事,征调的人力财力太多,光凭孙春明多少也是有些忙不过来,他还特意带了些大兵帮老爹撑场子。

    印象中,这好像还是父子俩自打走上官场以来,第一次在公务上通力合作,再往上数,这样父子齐心的日子好像还是刚穿越过来,卖拉面的时候。

    所以这日子虽然忙碌,但爷俩却都觉得挺幸福。

    可没成想不过七八天的功夫,河-南府便收到一封来自杜审肇的信,打开一看,说他和大殿下十日之内便到,这本也没什么,可是再之后,居然还有私人所请。

    信中居然说他看上了洛阳的这块地方,想要等运河修完了之后来洛阳当这个判官,只是官家没同意,想让赵光美写个折子再跟官家说一下。

    “三大王,您不会真的写吧。”

    “这……舅舅小时候对我们三兄弟极好,这么多年了第一次求到我的头上来,实在是不知该如何拒绝啊。”

    “判官,本就是既有辅佐之职又有监察之责,国舅爷这般了不得的身份若真是来了,我爹怎么可能使唤得动?若他不管事儿也还罢了,若是与我爹意见相左,闹到了你那,你说你支持谁?你不想当王爷了?”

    赵光美闻言更是为难,他当然明白他这个舅舅过来绝不是好事儿,可古时最重孝道,长辈有请,实在是让他为难,孙悦无奈之下,只好让孙春明以权知开封府的身份写了封回信,委婉拒绝。

    杜审肇收到信什么反应还不知道,但赵光美却是松了口气,而孙悦父子二人,心情却是因此而变得有些阴郁了。

    观其信,大略也能猜到这位国舅爷是个什么人了,西京重地,判官之职都敢私下里讨要,可见其人之狂。隐隐的,父子俩觉得这货这次来,真的会成为他们的一个大麻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