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五十九章 处置孙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骑飞至,带来孙悦被押解进京的消息,而与此同时传遍天下的,还有那句孙氏家训:“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这话原本是范仲淹说的,也因为这么一句话,一跃而从一流宰相,变成了千年无双,后人评,宋亡而文正公不亡,可见此言之厉害。

    当然,这也是建立在人家范仲淹一生刚强正直,配得起这句话的基础上的。

    可反观孙悦,也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如今的名声到底有多好。论及他的评价,上至天子,下至百姓,都只有两个字:儒帅!

    乱世是不需要庸才的,这年月假使真的让范仲淹那样的大儒穿越过来,还真就未必会有多少人会买账,可是天下人谁能说孙悦是个酸儒?年不及弱冠便已连灭四国,放眼青史除了冠军侯还有谁能与之比肩?

    更难得的是,这位儒帅不但战之能胜,居然还能做到胜之而仁!从一开始伐荆湖的时候,这货就有一个仁德,不杀的好名声,连敌国都有不少百姓争着抢着给他立生祠,偏偏还能百战百胜,这特么几乎翻遍史书也找不出几个有这本事的。

    再加上他之前为了朗州百姓不惜兵变逼死李处耘之事还历历在目,所以在此时的天下人眼中,孙悦和范仲淹一样,都是当得起这句话的,甚至于孙悦如果中年后著书立说的话,他至少不会比王阳明差,是可以成为半圣的人物。

    然后,士大夫们就都疯了。

    亲手斩杀国舅,铁证如山,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疑虑,按律法简直就是非死不可,可人家这可是在先天下之忧而忧啊!这要是真杀了,那得伤多少人的心啊。

    可是不杀?国法何在!皇室威严何在!孝道又何在!

    赵匡胤恨的在大殿上都骂娘了,满朝文武的折子全是单纯的求情的,说的全是满嘴的空话废话,却没一个能拿得出具体怎么办的,只好将他暂时关在大理寺软禁,连大牢都不敢打入。

    一屁股坐在地上,赵匡胤怒极而笑道:“这特么的,不和法理,却合乎大义,这孙悦怎么又来这一套,他怎么永远踩在大义上跟老子叫板,这特么的是成心的吧!”

    赵匡胤又不是傻子,他那个舅舅自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可这事儿处处透着诡异,若说完全都是巧合,别说他了,满朝文武也没几个真的会信的。

    但现在的问题是,如果孙悦不出手,那么他舅舅就一定会死在李光俨的手上,到时候如果捏着鼻子认了,甭管因为什么,那他就是有辱国体,老子自己的亲戚再怎么混账也得我们大宋内部处理,轮不到你个外人。

    可如果他真把李光俨砍了?真要把银州打包卖给大辽,他得气吐血喽。

    所以现在,孙悦真的成了救国的大功臣了,这也是文武百官和士林百姓全都交口称赞杀得好的原因。

    心情郁闷之下,赵匡胤只好又拿起了他的弹弓,去御花园打鸟发泄,顺便让人叫来了赵光义,也给了他一把,两人并肩而行。

    “老二,舅舅也是你的舅舅,这件事,你怎么看。”

    赵光义早就知道自己逃不掉,只得道:“舅舅的性格,兄长想必比谁都清楚,贪是一定的,胆子也大,但这么多年,好歹起码的分寸要有吧,若说他敢去强辱银州防御使的寡嫂,我其实是不太信的。”

    赵匡胤苦笑:“我也不信,但现在说这个已经无用了,人赃并获,就算这其中有人设计,想来也是他自己自作自受,况且人已经死了,再说这个已经全无意义,问题是孙悦,怎么办。”

    赵光义也跟着面色一苦,要知道这个局一开始完全就是他设下的,在他想来,孙家父子一定会被舅舅给折腾的苦不堪言,再痛哭流涕的向自己道歉表忠,甚至借此将孙悦拉到自己这边来也说不定,谁成想现在变成这样,平白给孙悦刷了好大的名望。

    “杀肯定是不能杀的了,真要给杀了,朝野上下必然一片沸腾,兄长这个昏君可就坐实,洗不掉了,况且那孙悦至少在表面上,确实是以大局为重,公忠体国。”

    “不错,况且这小子天资才情几乎古今未有,便是没人求情,我也真舍不得杀这小子,可是这事儿毕竟事关孝道,总不能真把人直接就放了吧。”

    赵光义笑道:“此事倒也不难,如果能让咱们娘家长辈出面表示一下,咱们也就可以顺坡下驴了,咱们虽只有这一个舅舅了,却还另有一小表舅老爷,此事可以交给我去办,半月之内,必然办妥。”

    “二弟果然聪慧,如此当然最好不过。”

    “至于孙悦,我倒是觉得,趁此机会打压一番,也未必不是好事,这孩子近些年升得实在是太快了,他又是这么小的一年级,做事难免激进,我看不如索性将他外放,压一压,磨一磨,养养名望,哪怕是十年之后再用,他也不到而立之年,也好出了您心中一口怨气。”

    “此言有理,其实我本也是有此心的,想让他去岭南监一路兵马,却又怕岭南瘴热,害了这孩子的身体,可若是去别的地方吧,又怕这孩子不消停,又给我搞事。”

    赵光义笑道:“兄长还是心疼这孩子啊。”

    赵匡胤笑笑当做默认。

    “对了,孙春明在这事上上表了么,他是什么意见。”

    “上倒是上了,却说他儿子国法不容,请我斩立决,满朝文武中还真就只有他一个人敢让我杀他。”

    “孙春明这人这么些年一直跟着我,我对他了解的多些,此人平日里最是谦和,但其实那份傲气是刻在骨子里的,他这是表达不满呢,兄长还是安抚一下的好。”

    “安抚?哼!有其父必有其子,爷俩都是一样的外谦内傲,唉,可怜了我那舅舅啊,若是娘还活着,都不知要怎么跟她解释,就这样吧,让孙悦收拾收拾东西滚去岭南给老子安抚南汉旧民去吧,至于孙春明,安抚就不必了,你来负责敲打敲打。”

    “好。”

    哥俩说说笑笑的谈完,就要下旨,却见赵普颇有些急迫的小跑而来,脑门上还出了一层细密汗。

    “何事如此惊慌?”

    “官家,刚刚收到大殿下的消息,孙悦暗中沟通北汉,通敌卖国,已经查有实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