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百八十章 火药的用途补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书房里,孙悦和孙春明瞅着薛居正的信,烹了茶屏退了下人,正字展开一场严肃的谈话。

    信的内容很简单,大体是薛居正已经将朗州的事安顿好了,尤其是石门那边,已经完成了初步的矿藏勘测,只要孙春明需要,随时可以把整片矿藏都批给他,但是相应的,他要在朗州设下产业,来带动朗州的经济发展,并且挖出来的矿也要给朝廷缴税。

    这本就是孙悦提出来的要求,想通过这个矿,来改善一下朗州人民的生活水平,弥补一下他的愧疚。

    当初他跟薛居正说这事儿的时候压根就没跟孙春明商量,回京后虽然跟孙春明提过,但孙春明一开始也并没有当什么大事儿,主要是他对石门雄黄没有个明确的概念,事实上孙悦如果不是亲自去了一趟,也不会有这个概念的。

    但是看了薛居正的信之后他真是有些惊了,仅高密度的硫磺矿区居然就足有两百多亩,这手笔也太大了啊。

    “这规模是不是有点大了,以咱们家现在的财力,想吃下这么大一片矿区,还是有些力有不逮啊,你想为朗州人民做点事我倒是也理解,但这步子是不是有点大了?”

    “怎么,怕赔钱?那不是还白给你个矿呢么,你不正要研究火药呢么。”

    “你当这是二十一世纪呢?雄黄有什么用?你也跟着军队打过仗了,你那新军打了四个月的仗,你告诉我你用了几斤火药?况且那地方既然是二十世纪的五大重灾区,你觉得为了防范污染我得多花多少钱?不说别的,每天给矿工更换的手套和口罩,就不是一笔小钱,这要是不管吧,整的那边全是癌症村又跟你初衷不符,再加上朗州交通水运并不算发达,往出运也不是很方便,这买卖我图什么?再说,我本来打算是在扬州建一些咱们家的产业的,这么大规模的投到朗州,你知道你得耽误我多少事儿么?”

    孙悦皱眉道:“说白了就是火药用的少呗,爹啊,不是我说你,都这么长时间了,您那火药改进怎么一点进展都没有呢?您要是能把火药改进的能用了,这不就一切都迎刃而解了么。”

    孙春明苦笑道:“你真以为我这两年什么都没研究出来?唉,其实我的火药早就改良完了,虽然达不到炸药的程度,但基本上不会比明朝时候的差,可是光有火药有什么用?这玩意在战争中的作用其实没那么大,如今的大宋强军何等英勇,用得着这东西么?这玩意装备的少了没用,装备的多了,整个军队的战法都要随之改变,军队会是个什么反应?他们会不会接受这东西?就算接受了,用火药真的就会比不用火药来的强么?火药箭和神火飞鸦在唐中期就有了,北宋后期更是连霹雳炮和震天雷都有了,结果怎么样呢?金军一来,八十万禁军跟纸糊的似的。说实话,我感觉起码现在,这玩意对军队来说用处真的不大。”

    “况且,这火药咱们能做,别人也能做,我要真是将东西交出去,大规模列装,受益最大的是大宋么?呵呵,我国的硝石大半都在南唐,论人口论经济,大宋与南唐相比本来也没什么优势,甚至还要差上一点,那新火药和老火药相比差的无非也就是硫在火药中的比例多了一倍而已,如果能拿到成品,你觉得南唐会不会研究不出来?你说,我造的这火药拿出来能有什么用。”

    孙悦也震惊了,因为在他的印象中,他看的穿越小说大多只要把火药搞出来,好像就可以天下无敌了似的,所以压根就没想的那么深。

    “也就是说火药对大宋来说根本就没个卵用?那朗州的雄黄矿也没用了?不对,如果火药真的没用,那你费那么大劲研究这东西干嘛?”

    孙春明笑道:“所以我研究的是炸药啊,若能把炸药研究出来,那用处可就大了,单纯黑火药的话,除非把带膛线的燧发枪研究出来,否则对宋军来说用处还真就不大,甚至弊大于利,不过那个雄黄矿倒也不能说真的就完全没用,至少拿来做鞭炮还是不错的么,你看现在市面上的鞭炮多贵,几个人买得起,这造鞭炮最贵的就是硫磺,我打算在石门开一个大一点的鞭炮烟花厂,应该可以保证我收支平衡,好歹能让家家过年放得起炮,也是件功德不是,况且等大宋统一南方之后,这东西打契丹,多少还是能起到点作用的。”

    “额……好吧,所以呢?”

    “所以,我打算把炸药研究的事儿,挪到鞭炮厂那边去办,反正我也不是学理工的,项目进展到这个阶段已经帮不上忙了,想造出雷管,唯一的方法就是试,瞎猫还能碰上死耗子呢,试他娘的一万次,十万次,一百万次,我就不信我造不出雷管,诺贝尔当年也不也是夏姬八试出来的么,不过有一点我得跟你说清楚,这试验,是用人命试出来的,当年诺贝尔没被炸死绝哔是老天爷给他开过光了,我之所以要搬实验室,也是因为开封造这玩意限制太大,所以到时候,这些试验工作交给朗州的那些村民们来搞,肯定是要死人的,而且我估计,死百八十人都不一定够,这我得跟你说清楚,你这么圣母心泛滥,别到时候再埋怨我。

    孙悦皱着眉,想了想道:“行吧,你没看见所以不知道,朗州那地方有多穷,不,应该说出了开封城,哪都不咋地,都说生命无价,但这人啊,穷到一定份上,命也就不值钱了,不过你雇人家的时候把危险都跟人家说好喽,薪资也给的高一些。”

    “这个肯定没问题,不过你之前跟薛居正说的那些差的太远了,这生意要做,没你们俩想的那么简单,而且在商言商,你就算再怎么想补偿朗州百姓,也不能做赔钱的买卖不是,那地方气候不错,如果种甘蔗,再开个糖厂和朗姆酒厂的话,应该还是不错的,但这些东西都得跟薛居正好好商量。”

    “嗯,明白了,可能是我有些想当然了,生意上的事儿我也不太懂,你定吧。”

    “那么现在的问题是,谁去跟薛居正商量?我是朝廷命官,忙,走不开,等回头曹妮儿生了之后,我让老曹去,毕竟吕蒙正人不在身边,这时候让他出差他也不放心,一会我写封信给薛居正解释一下,让他再等两天也就是了。”

    “不是,你们都没空,我可以去啊,那地方我熟啊,你把计划书给我看看,教教我,难道我还比不上曹伯伯?”

    “你?你怎么能去呢?过两天慕容兄长的灵柩就要回京了,你不得趁这功夫跟你未来媳妇见一面,培养培养感情?”

    “………………你这么一说,我特么更想赶紧走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