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六十五章 尽在掌握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屏退了闲杂人等,孙悦不客气的抢了白虎帐,亲自斟茶招待起了折氏,顺便还仔细打量了她一下。

    所谓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看得出年轻时的折氏应该也是一个标致的大美人,即使现在也可以称得上是肤白若雪,气质芳华,比之外面许多正当年的妖艳jan货更有女人魅力,尤其是一双眼睛,却是英气勃勃,不让须眉。

    孙悦就忍不住的走神去想,要是慕容嫣二十年后也生成这般模样,那该有多好啊。

    折氏见孙悦瞅自己瞅的出神,颇不好意思地低头咳了一声,虽说她年龄已经足够当孙悦娘了,但毕竟这样还是有些失礼。

    “咳咳,抱歉啊,刚才看到夫人,想起了家中的未婚妻,同样也是将门虎女,若是将来内子也能有夫人这般风采……唉,真是羡慕杨将军啊。”

    “谢孙小相公夸奖,老身厚颜,也就应下了,愚夫老眼昏花看不清大势,前日或又冲撞了小相公之处,老身代他,向孙小相公赔罪了。”

    说着,折氏真的就给孙悦要行大礼,而孙悦也自然连忙搀扶,口中道:“夫人无需如此,快快请起。”

    “小相公,老身今天来此,是为了表个态,这是晋阳城的城防布阵图,特来献与孙小相公。”

    孙悦对此并不如何以外,都说这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可折氏现在全家都铁了心的跟了宋,折氏得爱杨业爱到什么份上才会跟他一起发疯。

    孙悦这是不愿意玩的太下作,要知道不仅折氏,现在的麟州杨氏,可也是在大宋的手心里攥着呢,杨业可不是臭屌丝出身,这也是半军阀世家的人物,想整他有的是法子。

    “夫人深明大义,多谢了,却不知当日我所提之事,杨将军考虑的如何?”

    “唉,那榆木脑袋,说是还要考虑。”

    孙悦点头,面上难掩失望之色,这城防图固然是极珍贵的,可对他来说,其实也没多大的用。

    “小相公,老身这里还有一封信,乃是犬子延昭的亲笔信,投名状,上面不但有他的签名,还有他的将印,若到了郭相用时,愚夫识时务则罢,若是不识,此事便由犬子假传军令来做,必不让孙小相公失望。”

    杨延昭可不是演义中的杨六郎,人家是杨业的嫡长子,从小就有军事才干,而且一直跟着杨业,实际上相当于他的副手,若这事儿真得了杨延昭的同意,只要事到临头把杨业一棒子打昏,似乎也并不耽误什么事儿。

    孙悦闻言自然是大喜过望,连忙又回朝折氏施礼,并投桃报李道:“这些年,折家镇守边疆功不可没,回京之后,我一定上表官家,封令尊为国公,令弟为府州刺史。”

    折氏闻言自然也没说什么,笑笑就回去了,但十余日间书信的往来却是不曾断绝,包括杨延昭本人,也抽空找出了机会溜出来见了一面。

    如今北汉朝廷内部乱成了一锅粥,至少在郭无为死之前,他们倒也出入无碍,刘继元当然也发现了一点蛛丝马迹,可他自然是不可能拿杨家怎么样的,郭无为现在是个明反了,杨业这头似乎是正在犹豫,这特么吓也吓死他了,这俩人一合谋他分分钟不就没了么。

    因此,这段时日他不但不会去苛责杨业,反而极尽拉拢之能,整的杨业更迷茫,更彷徨,好在郭无为一直也没让他做什么,索性就走一步看一步了。

    月余许之后,大宋天子赵匡胤终于是姗姗来迟,宋军的攻势也陡然猛烈了数倍,打的北汉这头也是苦不堪言,天幸这晋阳城成高墙厚,杨业指挥得力,倒也勉强岌岌可危的守住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和历史上相差不多了,杨业啊,在这一战中充分的向世界证明了谁才是天下第一战将,甭管是新锐儒将曹彬啊,还是赵匡胤的义社十兄弟李继勋啊,甚至是大宋第一猛人党进,也在这一个月之内纷纷在他的手上吃了憋亏,气的赵匡胤跳脚直骂却又无可奈何。

    而随着赵匡胤的到来,契丹援军的先头部队跟他前后脚的自然也到了,刘继元哈哈大笑的在城里都已经摆下庆功宴了,结果,何继筠一战功成,又是三千破数万,生擒契丹武州刺史王彦符,斩首千余。

    赵匡胤将千余人头挨个码放在晋阳城下,问道:“降也不降。”

    刘继元失心疯了一般的坚决不干,赵匡胤大怒之下继续攻城,又打了小半个月,可就是打不下来。

    这仗,也差不多该结束了。

    很简单的一个原因,契丹人的主力,终于到了,而且这次援兵的规格之高,简直是不敢想象!

    大辽北院大王,耶律乌轸!

    不仅如此,短短数日之后,大宋的老对手老朋友也到了,大辽南院大王,耶律斜轸!

    北院大王与南院大王齐出!这是什么样的阵容,从级别上可以说完全对得起你大宋皇帝的御驾亲征了吧。

    还打么?

    再打下去,可就成了大辽与大宋的生死决战了。

    别说宋军了,这下就连刘继元本人也被吓坏了,这规格高的有点吓人了,这么多年了他们北汉从来都只能跟南院大王打打交道,什么时候连北院大王也亲上战场了?

    这是来当援军的,还是打算把大宋捎带手给灭了呀。

    事实上他真是想多了,耶律乌轸亲自过来的原因别人不清楚,孙悦却是门清的,因为大辽皇帝耶律璟死了,死法也很搞笑,是因为常年虐待近侍,在睡着的时候被太监宫女给弄死的。

    大辽跟中原王朝可不一样,至少是此时的大辽跟中原王朝不一样,他没有一个完善的继承制度,简单说,就是谁拳头大谁就当老大,新皇帝耶律贤只是一个十多岁的毛头孩子,乃是前任皇帝耶律阮的孩子,跟耶律璟一系是死对头。

    解释起来很麻烦,反正是大辽内部很乱就是了,亲戚之间杀来杀去从没一次消停的,这次当然也不能例外,十几岁的耶律贤必须得有拿得出手的功绩来震慑群臣,所以这一战,其实是他向大辽内部亮肌肉的一战。

    而这一切,尽在孙悦的计划之中。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