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三百三十三章 温水煮青蛙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三更天十分,天已经完全黑了。就连放哨站岗的卫兵都已经有些困倦了,睡的不甚熟的南汉使者邓伦猛的惊醒。

    抬眼一看,一个黑影正不知什么时候神不知鬼不觉的坐在了他的床角,吓得他唰的就缩成了一团,瑟瑟发抖地问:“是谁?是潘帅派你来杀我的?”

    便听那黑影阴测测地笑道:“潘仁美?他可指使不了我,本将军是孙监的人。”

    这声音听着颇有几分熟悉,那使者稍稍思索了一阵,马上便大礼跪拜道:“原来是曹将军。”

    “嗯,不错,正是我,夜深了,本将军特来看看你睡的好不好,你可是贵客,若是着凉了可就不好了,来,快乖乖躺好。”

    这邓伦既然能被刘鋹派来做这样的差事,或许气魄不足,但机灵劲却是绝对足够的,马上低声道:“外臣听闻,曹将军与孙监军虽无血亲,却实与同胞兄弟无二,平素里孙监军对将军更是极为信任倚重,远胜旁人,我南汉百姓饱受战争之苦,只有孙监军这样的仁德君子,能给我们南汉百姓们一条生路了,还请将军替我们南汉,多多向孙监军美言啊。”

    说着,曹军就觉得手上一沉,多了一块金子。

    曹军笑着把金子抛了抛,似笑非笑地道:“功课做了不少啊,连我的事都打听了,悦哥儿这人的确是心善,也的确是处处都听我的,可是……你们就没打听到,我家中豪富么?就这么一块金子……。”

    “哦哦哦,懂的,懂的,这点小意思自然不入曹将军之眼,外臣这次其实还带来了些礼物。”

    说着,使者连忙拿出包裹打开,却被曹军一把给抢了去,借着月光一看,就感觉里面晶光闪耀,十分的晃眼,想来俱是珍贵宝石等物。

    “怎么?这东西是打算送给悦哥儿的?”

    那使者刚想说是,却马上反应过来道:“不,这些,都是送给曹将军的。”

    曹军闻言哈哈大笑道:“不错,不错,悦哥儿家里豪富,什么珍宝没见过,就这么点东西,还真入不了他的眼,既然你这么孝敬,那这东西我就收下了。”

    说着,曹军一把拍了一下邓伦的肩膀,道:“悦哥儿心善,的确是不太想打,最主要的是,悦哥儿跟潘仁美这一路配合下来并不如何愉快,若是让潘仁美在得了这灭国之功,等回了朝,岂不是要压在悦哥儿的头上?所以悦哥儿这心里啊,确实是想和的,可是啊……你们也太不经打了,他就是想帮忙,那也无从开口啊。”

    邓伦连忙道:“若孙监军能促和,我们南汉必有重谢。”

    “重谢?有多重啊。”

    “外臣也知孙家豪富,可是再怎么豪富,那也不过是一介商贾不是?说句实在的,我家国主单论财富,怕是整个大宋加一块也没他一个人有钱,孙监军尽管开口,绝无还价之理。”

    “怎们能光是悦哥儿呢,这么大的事儿,悦哥儿一个人可不敢兜啊,你可知,悦哥儿的师傅是谁?”

    “是……赵相?”

    “啊,你既然对我们大宋这么了解,应该知道赵枢密是个什么人吧,那可是个眼里不揉沙子的主,要想让这事儿过他这关啊……”说着,曹军便掂了掂自己手上的珍宝,道:“这样的东西,你们得准备一整船,海船。”

    “啊?这……”

    “言尽于此,若是准备不出来,我们悦哥儿肯定是不敢担这个责任的,另外我也劝你快一点,潘仁美是个脾气火爆的莽夫,悦哥儿脱不了他多久,明日你一走,我们就要进军了,若是等我们打到了广-州城外,再灭了你们那所谓的二十万大军,到时候就谁也帮不了你们了。”

    说完,曹军重重的一巴掌拍在了那人的身上,呵呵笑着就拿着一口袋的金银财宝走了。

    “外臣明白,外臣明白。”

    …………

    却说这曹军出了帐子,脸上大奸大恶的表情荡然无存,还使劲的揉了揉脸,直接卷包就拎到了白虎账中,只见账中灯火通明,潘仁美和孙悦正半倚在床上,有一搭无一搭的瞎聊着。

    把包裹咣的往床上一扔,随手拿过帐中剩下的一口凉茶,咕咚咚就灌进了肚。

    “搞定。”

    “你确定他信了?就你那演技,我可是真不放心。”

    “嘿嘿,我自己也不放心,所以我连灯都没点,摸着黑聊的,反正啊,你教我的那些话我一个字都没落。”

    孙悦闻言笑着就翻了翻那一口袋的珍宝,还真是不少,这一口袋扔赵匡胤的后宫里都能让后宫上演一出宫心计了。

    笑着推给潘仁美道:“交给潘帅处理了,回头折了现,给有功的将士们都分了吧。”

    “我哪会分这个啊,我连这东西值多少钱都不知道,你就分了得了呗。”

    “我自己收,自己分,多了少了的谁能说得清楚?潘帅,这事儿您总不能一点责任都不担,什么脏活累活全都让我一个人来吧。”

    “得,说不过你,那我一会就分了它,不过孙监啊,您这招真的有用么,那刘鋹真的不会看出什么来?”

    孙悦不屑地笑道:“潘帅这就有所不懂了,把青蛙放到滚烫的开水里,它马上就会蹦出来。可如果你把青蛙放到温水里,一点一点的加热,等它发现不妥的时候,就什么都晚了。”

    潘仁美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你的意思是说,南汉败得太快,若是咱们把他们一棍子打死,刘鋹很有可能会狗急跳墙,不如给他们一线生机先吊着他,把南汉的财宝一点一点的都给抠出来,这样才最稳妥。”

    “南汉的商贸发达,尤其是海商规模胜于我大宋百倍,若不让他抱一点侥幸心理,万一他把那些民脂民膏带着坐船出海,咱们上哪找他去?”

    “可是……他总会反应过来的啊。”

    “反应过来的时候,应该就已经晚了,况且,一个溺水之人,就算是一根稻草,也一定会死死的抓住,这已经是做稳妥的办法了,后面的事,潘帅可准备妥当了?”

    潘仁美点了点头,“好了,那就委屈孙监了。”

    说着,潘美唰的抽出刀子,噗呲一声就砍在了孙悦的身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