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二百八十七章 都不咋地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轰~~”

    又一声爆炸,伴着鬼哭狼嚎的惨叫,两个民夫永远的失去了他们的腿,还有个倒霉蛋直接挂了。

    这已经是今天来第六次事故了,这要是在后世,谁家修路这么玩,你就是有个前三排的爹恐怕也不好使,但此时此刻,所有人的眼神中都毫无怜悯,孙悦还得亲自催促着民夫们加快加快再加快。

    慈不掌兵,这也是战争的一部分,战争又哪有不死人的呢。

    只是虽然明白这个道理,但孙悦的眉头还是皱的紧紧的,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卢多逊笑道:“怎么了?心疼那些被炸死的民夫?”、

    孙悦摇了摇头:“危险性我都已经跟他们说好了,凡是炸死炸伤的,也都会享受朝廷的烈士抚恤,相比于一场国战来说,死这么点人已经是上天之德了,我在想,王老将军那边,真的不用去传个信么?”

    卢多逊笑道:“起码路通之前,没这个必要。”

    “可是……可是他们在攻打剑门关啊!既然我们已经可以绕过天险了,为何还要让我大宋的将士平白丢了性命?”

    “此言差矣,兵法有云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若是剑门关上的势头弱下,被后蜀军察觉到了我军的作战意图,甚至发现了我们,岂不是要因小失大?”

    “卢大人说这话,不觉得自欺欺人吗,王老将军是什么人,如何虚实相和,如何误导敌人,人家不比咱两个文人明白?说白了不就是为了抢功么,我不反对抢功,可是,都到了这个份上了,这破蜀第一功肯定是咱们了,您又何必还遮遮掩掩的呢?为了这份所谓的破蜀第一功,要搭上多少大宋儿郎的性命?”

    卢多逊沉默了一会道:“我记得之前因为屠城的事儿,你跟王老帅很不愉快,好悬没杀了你,怎么,还没看清文武之别么?”

    孙悦也激动了,“这是谈论文武之别的时候么?我跟王老将军的争执,不管谁对谁错,本质上争的都是国事,都是出于一片公义之心,可现在咱们算什么?为私心而枉顾将士性命!这样的功劳,简直可耻!”

    卢多逊不吱声了。

    “卢大人,您知道什么是栈道么,那是先人们在本来无路的悬崖峭壁上,硬生生的往里面凿上铁钉子,再铺上木板连上铁索,于无中生有处,用生命铺出来的一条路啊,那是一寸栈道一寸血啊,您知道崔帅现在在干什么么?他在将后蜀一把火烧干净的栈道重新铺上,在战场上咬着刀子顶着枪林弹雨的铺!然后咱么在这心安理得的炸山?你的良心不会痛么?”

    孙悦却是越说越来气,他这两天都快被憋坏了,既然雷管早就在手里了,为什么一直到人家王老将军都打到剑门关下了才告诉我?早干什么了?

    为什么如此神器不能交给王老将军去用,哪怕退一万步,为什么不能交给崔彦进去用呢?人家才是专业的啊!你一个转运使,我特么一个都监,好端端的搞特么什么意外惊喜!

    可是呢,任凭孙悦说破嘴,卢多逊就是不为所动,说什么也不愿意去给王全斌传个信,只是一个劲的说等路通了之后去通知他,要以大局为重。

    什么狗屁的大局为重,不就是文武之争么,不就是赵光义想要军功么,不就是因为在你们这些文官眼里,士兵的命不是命么。

    卢多逊的良心痛不痛他不知道,反正他自己的良心是挺痛的,甚至还有一点迷茫。

    相比于残忍嗜杀的王全斌,那么,自私自利的卢多逊以及他身后那个不懂战事的赵光义,又能强到哪去呢?文,武,哪个是对的?

    或者说,都特么不怎么地。

    那么,一个国家,到底是由文人执政好呢,还是武人执政好呢?这跑题了,也不应该是他现在要考虑的事儿。

    孙悦没有任何办法,他只能要求民夫们尽量快的去开辟道路,炸开一座又一座的山,他知道,他这边推进的速度越快,王、崔二人手里无辜枉死的将士就越少。

    …………

    剑门关下。

    王全斌带着宋朝的伐蜀大军,在剑门关下吃着从兴州城下抢来的后蜀军粮,一时间心头也是颇有些踌躇满志。

    只是抬起头来一瞅那巍峨的城关,老头子难免的还是有点头晕目眩,唉……钟会啊钟会,难怪你攻不上去呢,这特么实在也太险了啊,就算山上面的是一群猴子,往下面扔两块转头也能砸死人啊。

    没办法,他是真的没办法,怪不得那邓艾要从山上往下滚着玩呢,要不是特么的有了前车之鉴,后蜀肯定会有防备,他都想带着人再滚一遍了。

    王昭远手拿铁如意,俨然一派诸葛武侯再生的气度,对着山下那顶着枪林弹雨在抢修栈道的崔彦进部是颐指气使,冲着左右笑道:“大宋的这些北方佬,简直是太不会打仗了么,这不是蛮干么,一点策略都没有,可怜我一身武侯在世的才学,哎呀,无处施展,实在是无处施展,这样的仗,哪里用得上我么。”

    边上有那溜须拍马的人奉承道:“那是,都说那崔彦进乃是大宋的军中第一猛,依小的看,猛则猛矣,但实在是愚不可及,他这样做,除了能耗费咱们弓箭之外,实在是看不出半分用处,您看您看,那宋军多蠢啊,咱们还没放箭,他居然就自己掉下去了,可怜哦。”

    话音落下,后蜀的将士们一起哄笑。

    是啊没错,这在王昭远他们看来,宋军哪里是来打仗的,这不就是来找死的么?

    笑到兴起,王昭远屹立在剑门关上,却并没有选择下令全军放箭,而是淡定的找了个位置,找了个正好在宋军正上方的位置,脱下了裤子,露出了小鸟,哗哗的一杆,尿了下去。

    后蜀的将士们更是哄堂大笑,要知道他们之前在剑门关之前的兴州,那一战输得实在是太过于凄惨了,心里也都憋着气呢,现在守在了固若金汤一般的天险上,那还不能让他们放肆放肆么?

    于是,上面的后蜀将士有样学样,纷纷全都脱下了裤子,一二三,开火。

    顺风一吹,骚臭满山,正叼着刀子手脚并用带头在前面仆木板的韩崇训被正好一杆焦黄焦黄的尿液淋了个满头满脸。

    韩崇训那叫一个气啊,气的肺都快炸了,好你个后蜀啊,你居然敢这么欺负你爷爷,不就是仗着天险么,行,你们给我等着,只要我翻过了这座山,来到了你们的面前,今天老子所受的委屈,我特么一定十倍、百倍的还给你!

    我要让后蜀,鸡犬不留!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