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二百一十九章 法宝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军功?”

    赵光义眼睛唰的就瞪大了。

    要知道他在文治上,有淮南水利之功已经足够了,朝中都明白,等那淮南水利修成之时,便是他正式封王之日。

    也正是因为这淮南水利,他才会选择对这孙春明小惩大诫,依然愿意见他,否则换了之前,被他这么忘恩负义他早就翻脸了。

    但是,那修水利的功劳再大,终究也还是个文治之功,依然改变不了他赵光义没打过仗,于军事上没有半点尺寸之功的事实,今天早朝时候,一句您没打过仗所以不懂,喷的他是何等的憋屈!

    可以说,他想军功都特么想疯了!

    “军功?我兄长不可能同意我上战场的,便是打北汉,他亲自领兵也轮不到我,况且以我如今的身份,若是领兵的话不领一路主帅也没什么用,哪来的什么军功给我刷?”

    孙春明自信地道:“谁规定,不上战场就没有军功的?”

    赵光义大喜,一把抓住孙春明的手道:“真有如此之策?快快说来!”

    孙春明笑道:“本来是记得的,可是下官饿了一天,没吃什么东西,脑子有点空,我想说的是什么来着?”

    赵光义笑骂道:“怎么,你还有理了是吧,还记我的仇?”说着吩咐道:“夫人,夫人?去让后厨,再蒸几个螃蟹给春哥儿吃,挑母的煮。”

    过了一会,符氏亲自端着一托盘的螃蟹出来了,也不退去,就干脆的坐在了边上。

    这自然是孙春明开的一个玩笑,赵光义也没有让符氏退下,虽然两人之间的裂痕已经种下了,孙春明也知道赵光义不可能再像之前一样那么信任他,但两人却都心照不宣的选择了尽量去装,努力装出一副一切都一样的样子。

    等到孙春明一口气吃掉两个半斤重的大螃蟹,心满意足地又喝了半瓶黄酒,终于吃的美了,赵光义笑着道:“吃饱了?想起来了没?”

    孙春明笑道:“正要跟二大王汇报,下官在朗州那边有一个炮仗厂,二大王可知道?”

    “知道啊,咋了?”

    “下官这些年赚了不少的钱,但二大王想来也知道,这些钱大部分都花在了火药改进和琉璃改进上了,目前这琉璃改进还没见着影子,但火药改进,却已经有了眉目了,朗州那边因为研究这新式火药,半年下来已经炸死了几百人了,但万幸天赖大宋,这东西终究还是研究出来了。”

    “哦?好你个孙春明,还说什么巧合,你那新式火药难道是今天才研究出来的?”

    孙春明苦笑道:“二大王明鉴,新式火药的确不是今天研究出来的,其实准确的说,是直到今天都还没研究出来,一是产量还跟不上,一天下来也就出个十几斤,二是安全问题依然没有解决,生产过程中时不时就要炸死人,虽然越来越少了,但还是不可避免,唉,我炸死一个工人赔八十贯,这几个月下来光是人命钱就就赔出去几万了,本打算,等技术真正成熟了之后再拿出来的。”

    “哦?那你现在拿出来是什么意思?另外这跟你说的军功又有什么关系?”

    “二大王,下官这新式火药,跟之前的普通火药,完全不是一个用法,事实上战阵之上反倒没有普通火药好用,而且目前数量很少,根本不可能装备大军,用不了多大一会就没了,想要应用在实际领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目前来看,这东西主要的应用方向,是在开山修路上。”

    “开山修路……伐蜀?”

    “是,回二大王,正是伐蜀,剑阁峥嵘而崔嵬,有史以来还从未被人从正面攻破过,不管怎么打,剑门天险都是咱们宋军越不过去的一道坎,有此险要,大宋想进蜀,难如登天,不过同样的,只要破了剑门关,川府沃野,便尽是囊中之物,而此物,或许可助大军,破剑门!”

    赵光义闻言大感兴趣,他就算再不懂军事他也知道,伐蜀难就难在剑门关上,谁能破剑门关,谁就是第一大功,闻言急切道:“详细说说。”

    “请二大王随我去看一下,新式火药的威力,一见便知。”

    “去哪?”

    “得出城,今天这时间有点晚了,要不咱明天?”

    “不,就今天,现在立刻马上,走走走,快去安排。”

    见赵光义这么着急,孙春明也只好由着他,一个时辰后,孙春明和赵光义都只带着少量的随从,出现在了开封城外十余里的一处荒山上。

    大晚上的,虽是秋天,但荒郊野外还是有许多蚊子,对此赵光义也是觉得极其不爽,颇为不耐地道:“你到底是要我看什么?”

    “可以了,二大王,我来给您介绍。”

    说着,孙春明引荐了一个看样子就颇为土气的中年人道:“二大王,这是我朗州工厂的一个管事,这新式火药就带着他的身上,咱们往后退一退,危险。”

    赵光义不屑地道:“你当我没放过炮么?能危险到哪去?”

    孙春明苦笑道:“二大王,真的危险,还是赶紧退一退吧,这新式火药技术还不成熟,就连他自己都不敢保证今晚之后他还能活命,之所以让他来试,是因为他跟我签过生死契约的,您还是退一退吧,伤着的话我可担待不起。”

    赵光义见孙春明说的如此郑重不由得也紧张了几分,想了想,也就不逞英雄了,跟着孙春明一块离着那个工匠远远的。

    却见那工匠并没有拿出新式火药,反而拿出了一把锤子和凿子,叮叮咣咣的在山上凿了起来。

    “他这是干什么,不是说要演示新式火药么?”

    “二大王稍后片刻便是。”

    等了一会,就见那工匠颤颤巍巍,小心翼翼仿佛朝圣一般的从身上取出一个硕大的包裹,珍而重之的打开,里面居然……还是一个包裹。

    再打开,又特么是包裹。

    就这么打啊,打啊,打了得有小一刻钟,终于从那半人多大的大包裹里掏出一个小盒子,也就比人脑袋大不了多少。

    “不是,有病是吧,套了四十多层包裹就装这么点个盒子。”

    对此,孙春明只好苦笑,没办法,谁让这技术不成熟呢。

    打开盒子,赵光义发现里面居然只是一根大概二尺来长的一根金属管子,不由微微皱起了眉。

    如果孙悦在这,看见这东西,一定转身就跑,能跑多远跑多远,那特么分明就是一根是雷管啊!!还是极其不稳定的那种,因为以大宋的技术来说,根本就不可能制的出纯度足够的硝酸甘油。

    也就是说,那玩意是个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炸的不定时炸弹。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