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百六十九章 皇帝也敢打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四月初八。大雨。

    天下第一军人慕容延钊,因病去世,比原本历史上早了许多,终年五十一岁,追赠中书令,追封河-南郡王。

    据说,慕容延钊死之前曾大呼三声,“杀我者贼子李处耘是也”,这特么是在用生命落井下石啊。

    虽然大家都知道他病了好些年了,医生也确定是因病而死,但还是不可抑制的,将矛头牵到了李处耘的头上,毕竟他这次监军做的实在是太烂太烂了。

    正如慕容延钊所料,他的死,引起了轩然大波,他从显得二年的时候就是殿前司的都虞候,比赵匡胤的资历还早一些,而军中又是最讲袍泽情谊的地方,殿前司的众将士纷纷上书将李处耘就地正法以儆效尤,其中殿帅韩重赟更是痛哭失声,以头呛地,磕的脑门子上全是血,大有赵匡胤不杀李处耘,他就不活了的意思,给赵匡胤整的一个头俩大。

    至于韩重赟是真的单纯在为老领导义愤,还是为了自己儿子韩崇训,又或者是借机向枢密院表达不满,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李处耘,就是在这样的压力之下进京了,也不知是谁透漏了他们的行踪,一进城门就被小半个城的百姓给堵上了,一路上,臭鸡蛋和菜叶子噼里啪啦的往他脑袋上砸,虽然他人坐在马车里,但也被吓的不轻,那些护送他回京的都是慕容延钊派的兵,能帮他拦着都怪了。

    相比之下,孙悦的待遇就好了太多了。

    要知道,孙悦在开封城本来也是个名人,好多人都称他为文曲星,这次他在湖南干出这么大的事儿来,却是完美的符合了儒家铁骨文人的形象,一下车,只见溜溜的两排儒生,穿着整洁,同时给他鞠躬行礼:“孙生此行,极为光耀。”

    极为光耀?这就有意思了,也不知这一幕会不会也像范仲淹一样被后人传颂。

    索性他也不坐车了,下了车来朝两侧给他夹道欢迎的士子们挨个挥手示意,整的跟走红毯似的,给他嘚瑟的不行。

    不一会,就见魏仁浦从前面走了过来,给孙悦吓了一跳,“魏相,您也来接我来了?”

    魏仁浦一巴掌拍他脑袋上:“瞎显摆什么呢,整的跟一去不回了似得,你死不了,官家正等着你呢,还不赶紧的。”

    “哦哦。”孙悦连忙低下头,溜溜小跑着进宫了。

    …………

    大殿上,文武百官全都颇为严肃的站在两列,今天要发生什么大家都知道,而且是早就知道,但知道归知道,绝大多数人都还挺紧张的。

    今天,是李处耘的末日。

    李处耘贵为枢密副使,这个官在日后虽然并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在此时的宋初,枢密院几乎拥有大宋的一切权利,反倒是政事堂几乎就是个养老的地方,所以他这个枢密副使,实际上在整个大宋文官集团中,是仅此于赵普和沈义伦的第三宰相!

    这么大的官栽倒,所引发的一系列连锁反应,那是要官场大地震的。更何况,这其中还牵扯到枢密院和三衙之间的争斗,以及引申而出的文武之争。

    结果那李处耘一上来,满朝文武包括赵匡胤,全都斯巴达了。

    只见李处耘醉眼歪斜,口水都流到衣襟上了,两只平日里锃光发亮的大眼睛,也已经变得浑浊不堪,乐的跟个傻子似的。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李处耘!你这是干什么,这是什么地方,你这是成何体统?莫要以为装疯卖傻,就可以逃脱自己的罪责!”

    “罪责?我没罪!我没罪!我没罪!我是佛,我是佛,佛陀怎么会有罪呢?我没罪!”

    文武百官面面相觑,几个平日里跟他素来交好的官员就要上去拉他,却被他一顿拳打脚踢,都给打倒下了,大喊道:“我没有罪!!!哈哈哈哈,我是佛,你们为什么不朝拜我?我可以救赎你们!”

    赵匡胤看着他的惨样,忍不住心中就是一痛,眼泪都快下来了,他是个重感情的人,挥手制止了上前要制服他的金瓜武士,亲自走了下来,悲痛地道:“老李!老李你怎么了老李,你看看我,你看看我,看看这是哪?”

    李处耘定了定神,眯眯眼瞅着赵匡胤,似乎双眼中亮起来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又重归于混沌:“你是……官家?”

    “对,对,是我,你这是怎么了?”

    “官家,你为什么不向本座叩拜,本座乃是佛陀,可以保我大宋江山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赵匡胤死死地抓住李处耘的肩膀,大吼一声道:“够了!李处耘!你是不是真的疯了,啊?你是不是真的疯了!!你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你知道殿前失仪是什么罪过么?”

    “罪?我没罪,我没罪!我没有罪!!”

    说着,李处耘突然状若疯狗,一把挣开赵匡胤,囫囵的一拳就打到赵匡胤的鼻子上,轮圆了胳膊还接了一套王八拳。

    而赵匡胤,他已经好久好久没被人给揍过了,鼻子一酸,整个人还愣了好一会,又挨了李处耘好几个嘴巴子,随即勃然大怒,亲自使出太祖长拳噼里啪啦的摁着李处耘一顿揍,直打的他鼻青脸肿,亲妈都认不出来了这才作罢。

    文武百官也纷纷在心里嘀咕,这李处耘连官家都敢打,莫不是真的疯了?好吧,真假已经不重要了,他就算是装疯也只能疯一辈子了。

    却见赵匡胤呆呆的坐在龙椅上,嘴角一抽一抽的,好半天都没说出一句话来。

    自显德二年李处耘给他当都押衙至今,这个男人当了他将近十年的幕僚了,四年前陈桥兵变,他手持宝剑,第一个高喊“诸将无主,愿拥太尉为天子”时,那是何等的英姿飒爽。

    而现在,这却是个满头白发,口不择言的疯子。

    却见韩重赟当先率众而出,口呼道:“官家,这李处耘居然敢在金銮大殿上口出狂言,殴打官家,实在猖狂,臣请官家治他大不敬之罪。”

    赵匡胤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开口道:“赵普,你觉得,李处耘该如何判罪。”

    却见赵普越众而出,笑呵呵地道:“雷霆雨露俱是君恩,官家自有圣断,臣,没有意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