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百四十六章 ‘恩将仇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看着李继隆拿出了弓箭,孙悦三人一时间都傻了,尤其是孙悦,浑身都是冰凉的。

    曹军习武,一直以来练的都是相扑摔跤等空手技,兵器只练习过抢棒,这也是他在一众将门子弟中都堪称优秀的原因,因为像李继隆这样家学渊源的孩子,是不可能花费太多功夫在拳脚上的。

    人家练的是骑术、弓箭、马朔,尤其是弓箭,他们老李家弓箭一绝,从他爷爷李肇那辈起到他爹李处耘都有过善射的记载,他本人后来也是以善骑射而闻名天下的,孙悦毫不怀疑,给他一把弓,他能把他们仨全都留在这。

    曹军也吓得傻了,他跟李继隆离得实在是太近了,近到他都能看清那箭矢上雕刻的花纹,在这样的距离下,李继隆闭着眼睛射他也绝对躲不开,一时间他的大脑也懵了。

    赵光美大喝一声道:“李家的,别冲动!不至于此!”

    李继隆赤红着眼睛,不理不顾,大喝一声:“啊!!!!”

    砰的一声,弓弦声响动,孙悦条件反射似的就一捂眼睛,回过头再一看曹军,脑袋顶上的那颗大珍珠已经不翼而飞,披头散发好不狼狈,却是被李继隆给生生射下来了。

    李继隆这一箭是设计好的,不管曹军怎么躲,总不可能跳起来,因此这一箭无论如何都是不伤他性命的,可这特娘的也太吓人了!曹军裤子都湿了!

    李继隆哈哈大笑,手里的弓箭朝曹军一扔,然后插着腰,豪气地冲着曹军道:“换你,可敢一射?”

    曹军气的一把就将弓箭扔了,冲上去就是一脚:“我射你奶奶!”

    孙悦和赵光美也气坏了,冲上去对着李继隆就是一顿圈踢,也不管什么单挑不单挑了,要知道他们虽然裤子没湿,却是真真的以为李继隆要将曹军射死在这,也吓得不轻!

    直到李继隆已经被打的浑身抽搐,一副要死了的样子,三人才罢手离去,走的时候还顺便把那把弓也给带走了,毕竟,要是这货一会再拿起来射一箭,他们可受不起那个刺激,万一心脏病吓出来可咋整。

    晚上吃饭的时候,曹军还在饭桌上一个劲的炫耀自己的光辉事迹,说的自己好像多厉害似的,倒是曹婉现在身怀六甲,母爱大爆发,一边温柔的给他处理伤口,一边不住地埋怨数落他和孙悦。

    孙悦道:“曹伯伯、婶婶,军哥儿在武学一道上真的很有天赋,韩帅的公子亲自说,目前开封的将门子弟中,同龄人甚至没有比的上军哥儿的,这叫天赋异禀。”

    老曹与有荣焉,臭不要脸地道:“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儿子。”

    “所以,军哥儿他天生就是当将军的料,咱们不能再这么放任下去,耽误他的前途了。”

    事关孩子前途的事,从来都是家长最关心的,不由紧张地问:“那又能怎么做?这孩子这么小,总不能让他去当兵吧,咱家又不是功勋官宦,没有蒙荫啊。”

    “当兵是肯定不可能的了,咱家的孩子,怎么也不能从大头兵干起,没有蒙荫,可以走举荐的路子,以咱们家的关系还便是让韩帅代为举荐,又能算的什么?就算退一万步讲,咱们家也可以通过进纳来补个一官半职(合法买官),不过这都不是上策,要说上策,我觉得还得是武进士。”

    “武进士?就他?这……”

    “的确是难度有点大,不过他毕竟还年轻,我们父子可以帮他请最好的老师来教导,魏相和张永德的关系向来莫逆,军哥儿的天赋这么高,我可以试试看能不能让张帅亲自来教导军哥儿,我想有个五六年的功夫,应该就可以中举了,到时候下到地方,少说也是一任指挥使。”

    老曹听的热血都沸腾了,张永德啊,那可是赵匡胤的老上级,若不是柴荣死前不放心他,把他给撸了,哪还有什么大宋了?兴许人家现在就是官家了呢。当然,这么高的资历赵匡胤也不敢用,给了个侍中的高位,本质上跟范王魏三人没什么区别,禁军中的事连个标点符号都不敢说了,不过人家一身的本事却是不作假的,而且在朝中还极有面子,赵匡胤要见他都要用一个请字。

    当然,这也就是一美好的愿望而已,魏仁浦愿不愿意帮这个忙还不好说,就算魏仁浦愿意,张永德能不能给这个面子也不一定,但总可以试试么。

    老曹道:“那我们应该怎么做?我已经让他天天习武了。”

    “光有一身武艺肯定不行,况且武举考的武艺也不是摔跤,而是骑射和步射,分‘绝伦’和‘平等’两科,如果考‘绝伦’的话还得加考脚踏弩,要求弓两石,踏怒五石力,军哥儿就算天生神力也得等几年以后神田长开了再说,不过这还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兵书大义和策问,军哥儿现在字都不一定能勉强认全,差的实在是太远了。”

    “所以……”

    “所以,军哥儿明天起,要读书识字,起码也得有一定基础了,我才能去求魏相开这个口。”

    老曹点头道:“嗯,你说的有道理,那我明天就去给他找个先生。”

    曹军都懵了:“上学?读书?悦哥儿,我帮你打架,都让人打成这熊样了,你居然跟我爹说让我读书?不带这么恩将仇报的吧!”

    老曹一巴掌拍他脑袋上道:“竟瞎说,悦哥儿这是为了你好,光有一膀子力气,能有什么出息。”

    正说着话,便听下人来报,李处耘带着李继隆求见,正在客厅等候。

    张氏都吓坏了,她只知道那李处耘是堂堂枢密副使,大宋朝除了赵普之外最大的文官,曹军把他儿子给打了,这要是怪罪下来,他们哪里吃的下?

    “婶婶莫要忧心,那李处耘身为一国宰执,开国功臣,若是因为这点小事亲自来找茬,闹开了他也不用混了,也没资格跟我师父争斗这么久了。”

    “那他来是干什么的?”

    “谁知道,出去看看就是。”

    事实上李处耘比他们想象中大度多了,他们到了客厅一看,那李处耘手里居然拎着东西,见到他们还颇为不好意思地鞠了个躬道:“实在是对不住,今日小儿与令公子玩闹的时候动了弓箭,冒失了,我已经教训过他了,特意领着他来跟你们赔礼道歉。”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