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二百八十四章 打太极的大佬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从孙悦的本心来想,王全斌显然不是什么坏人,恰恰相反,老将军这一辈子,绝对担得起忠义二字,五十年前李存勖死的时候,身边只有十余人,其中就有他和符彦卿,是王全斌给他收的尸。

    或许他没什么太高深的政治智慧,但他这一辈子,至少保证了地方永远服从中央,他和韩崇训来秦州分他的兵权,人家也基本上保持了克制,没安排什么障碍阻挠他们。

    要知道,这五十年里他其实有太多次割据一方的机会,就说赵匡胤黄袍加身的那时候,他如果趁着赵匡胤立足未稳之际,直接出兵把潼关一占,就足够大宋难受个十年八载了。

    残忍好杀,这算是缺点么?将军哪有不杀人的呢。王全斌在军中的口碑可是宽仁两个字,当然,这是指他对将士们宽仁,对待敌人,他已经习惯了像秋风扫落叶一般的无情。

    简单来说,这就是个地地道道的五代名将,地地道道的沙陀人将领,可是赵匡胤想开创的,却是个江山永固的盛世,这个时候,老头就有点跟时代对不上了。

    老头也是真有点气坏了,被孙悦这么怼,他也是真有点下不来台,就像他自己说的,他已经不用再给任何人面子了,包括赵普的,甚至也未必就不包括赵匡胤的,又跟孙悦对视了一会,见孙悦目光坚定,似乎一点没有退让的意思,一咬牙,就真的打算把孙悦拉下去乱棍打死。

    当然,如果本书就这么烂尾掉,那孙悦就真成了二货了,王全斌确实有资格倚老卖老,但别人却不行,关键的时刻,该说话的人还是说话了。

    却见监军王仁赡轻轻的伸出了手,笑眯眯地道:“王老将军不要生气么,孙悦乃是都监,作为文官,提出些非议,这也是他的职责之内么,不过是心疼后蜀的百姓涂炭而已,怎么算,应该也算不上是影响军心吧。”

    这王仁赡乃是枢密副使,赵普的嫡系,所以虽然他心里已经因为孙悦的不懂事儿而骂娘了,但行动上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王全斌砍了他的,否则他这监军不就成了摆设了么,孙悦是枢密院的人啊,是赵普的徒弟,是官家所看重的俊杰啊。

    王全斌闻言冷冷的回过头瞅了他一眼,看得王仁赡心里直发毛,不顾却依然躲躲闪闪的跟王全斌在对视,因为紧张还嘿嘿笑了两声。

    监军么,毕竟是代表着天子的,碰上主帅弱势一些的甚至还能夺主帅之权而代之,比如他的前任,同样以枢密副使身份监军的李处耘,不就活生生把慕容延钊给气死了么?嗯……虽然他的下场也是挺惨的,而且巧的是,就折在了台下那个少年人的手里。

    王全斌再怎么嚣张,也不可能连监军的面子都不给了,只好阴沉地道:“莫非,王监军您也是这个意思?”

    “这个么……哈,孙悦刚才说的,多少也是有一定道理的么,官家的三条约法中,第二条,可是明确规定,不许砍桑树,不许挖坟,不许打人伤人的。”

    “那官家还承诺说钱财布帛尽归将士呢!老子屠城时不砍桑树不挖坟不就是了,不打人不杀人,后蜀的百姓就会自发的把钱帛给将士们送上来?”

    “这个么……我觉得可以试试,派人将百姓的钱财收上来就是了么,如此,才不会违背官家的第二条约法么,我听说北汉那边就是这么对待契丹人的,把钱给够,契丹人就不杀人了,毕竟将士们带的走的也就是些细软,真屠城,也未必就能比这样强多少。”

    “哈,那除了钱帛以外呢?”

    “这……”

    王全斌闻言也不太敢说了,一来他虽然是监军,可资历上差的实在是有点太远了,而且李处耘的前车之鉴在前,他也不太敢头铁。

    二来么,这事儿他拦着多少是有点得罪人的,得罪全军将士,这是个相对圆滑的主,说实在的孙悦这时候还真有点怀念李处耘了。

    如果是李处耘的话,这会或许就已经拍桌子怼回去了,而他么……则是用一种近乎于求救一样的眼神在瞅崔彦进。

    钱财以外是什么,王全斌没说,但谁都明白,女人呗,这屠城么,抢钱只是一半的目的,女人才是另一半的目的,男人么,永远都是差不多的生物,兽性起来之后永远也不能指望他们比畜生能强得到哪去,至少在革命军以前,这世上就没出现过又能打素质又好的军队。

    要知道这些忠武军的将士有许多都是没老婆的,一年到头也就攒点钱逛一逛窑子,还舍不得玩好的,现在整个后蜀的女人都可以任他们予取予求,想玩谁玩谁,想怎么玩怎么玩,你这时候拦着这个,人家还不恨死你啊。

    崔彦进收到王仁赡的眼神,一时间也有些无语,他也觉得王全斌这命令有点不地道,屠城这种事儿他不反对,事实上这种事儿他也没少干,但一般都是为了激励、发泄、震慑,可王全斌为了屠而屠,似乎也确实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在他想来,破剑门者屠绵阳,那是应该的,发泄么,可傻子都知道,伐蜀伐的就是剑门关,只要剑门关一拿下,剩下的地方就可以一路投降了,人家都投降了你还屠城,是不是有病。

    可是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他是个军人,他是侍卫步兵司都指挥使,是禁军三帅之一,他能带头反对这种给将士们发福利一样的命令么?军心还要不要了?

    一般来说,这种事不应该是主将和监军唱双簧么,不应该是老子非要屠,你死活拦着不让,最后看在你身后站着官家的份上老子‘悲愤’的忍了,当着大伙的面骂你两句,然后该干啥干啥么?

    你特么一个文人监军要军心干毛啊,监军不就是用来让将士们骂的么!

    所以王仁赡这么一递话,崔彦进也懵了,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孙悦抬头看了看两位互相打太极的大佬,一时间也是郁闷的要死,尤其是瞅王仁赡极其的不爽,活该你特么战后被曹彬给反骑在了头上,就特么这么点担当,你监个屁的军啊。

    不过这两位有一个态度确是一样的,那就是都在替孙悦求情,毕竟孙悦也算是朝廷派来的人,王全斌就坡下驴也就算了,只是这屠城与否,却是被搁置下来了。

    孙悦也意兴阑珊的随意朝他们仨拱了拱手,就出去了,他又不是真的二愣子,他引子都给王仁赡抛出来了,可人家接不住,他有什么办法?

    或许,后蜀这点破事儿真的还会如历史上一样的重复上演,孙悦也只能说,老子尽力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