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百六十六章 揭盅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朗州城。

    周保全的一封劝降信,乱了将近半个月的湖南终于消停下来了,慕容延钊和孙悦两个‘侵略者’在湖南也被人竖起了大牌坊,不敢说万家生佛,却也算是小有仁名。

    与之相反的是,威风八面不可一世的李处耘,却成了阶下之囚,堂堂监军,却已经被新军软禁,整日里气的暴跳如雷,却没什么卵用。

    孙悦也没强到哪去,这些天他辅佐慕容延钊安抚湖南百姓,整日里忙的底朝天,虽然走到哪都能收获一大票尊敬的目光,但在众人眼里,却已经是个将死之人了,他自己的压力自然也不小,毕竟是兵变的罪过,他现在每一天都在当生命中的最后一天在过,巨大的压力压得他都开始掉头发了。

    军令如山,军法无情,自己能做的都已经做了,能不能活下来,就只能听天由命了,不过想来这次就算是死了,至少也能混个青史留名吧。

    忙完了一天,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孙悦特意亲手炖了一只肥鸡,整了两坛上好的黄酒,来到了李处耘的面前,笑呵呵地道:“李监军,今天下官做了只鸡,一块吃点?”

    “你来找我吃饭?怎么,想羞辱于我?”

    孙悦笑道:“谈不上羞辱,只是算算日子,咱这边的战报,应该已经送到御前,该有回信了,咱们俩赌上的这条命,也差不多该揭盅了,心情忐忑啊,你就不心虚么?也不知,这是不是我的断头饭,却是奇怪了,这最后这顿饭,还真就想跟你吃。”

    “哈?笑话,本监一心为公,被你和慕容延钊无耻绑架,我有什么好心虚的?心虚的应该是你!他慕容延钊命不久矣,又是累功之臣,官家或许还会网开一面,你?战场兵变,难道还以为能活命?赌命?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赌命?我活,你死,没有第二种可能。”

    孙悦又好气又好笑地道:“烹人而食,滥杀无辜,与野兽何异?里监军做出如此千古未曾有之兽举,却能问心无愧,佩服,佩服。”

    李处耘面色一抽,面上也闪过一丝慌乱,却道:“杀人,是军人的宿命,小娃娃,你以为这是在干甚?这是战争!是你死我活的战争!你不杀人,人就会来杀你,既然都是杀人,用刀子杀和煮熟了吃下去有什么分别?我吃了七十个人,便震慑了敌胆,朗州城不战而下,少打了多少硬仗,这一仗打起来我大宋健儿七百个七千个都不够死,难道打成胶着之战,这湖-南的百姓死的就会比现在少么?不会的,战事每多打一天,河水就会多红一分,百姓涂炭,十不保一,你见过白发老翁被一条绳子牵上战场,只为了消耗敌军的箭矢么?我见过!你见过为筹军粮,将没成熟的麦子割下,举村恸哭么?我见过!你懂什么?你知道什么?我告诉你,我救的人不比你少,我的功德,比你还大!我入地狱,万般罪孽加我一人之身,我这是要成佛的!我有什么好愧疚的?我这是为国吃人,我,没有半点私心,我,问心无愧!”

    “噗呲!”听了李处耘臭不要脸的说法,孙悦实在是没忍住,乐出来了。

    规规矩矩的给李处耘夹了块肉,给他倒了杯酒,孙悦笑道:“李监军,事情过了这么久了,你居然一点都没感觉出自己的错,还振振有词?”

    李处耘神色倨傲道:“我本来就没错。”

    “为了胜利,就可以不择手段么?”

    “手段?手段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孙悦注视着他,良久无言,终于确定了一件事,这,是个畜生。

    要知道,孙悦此前对李处耘,是有尊敬的。

    这李处耘不管怎么说都是开国元勋,而且其人之忠勇也确实值得称道,据说他从不贪污受贿,家无余财,而且从不任人唯亲,在枢密院工作时也总是来得最早,走的最晚的那个,可以说是兢兢业业了,相比之赵普的贪得无厌,其实孙悦知道,他在枢密院中的口碑相当的不错。

    更何况,他还是个能文能武的全才,平定李重进之后,此人也曾任扬州知州,负责过战后重建工作,做的也非常的好,据说他离任时扬州百姓堵在道上涕泣挽留,竟至数日不得成行,还给他立了牌坊。

    所以孙悦觉得,这应该是一个值得他尊重的人,他想听一听这个男人心里的故事,是什么,让一个在扬州爱民如子的仁德之人,变成了一个在朗州吃人的畜生?他的心里会不会备受煎熬?他想听一听这个男人的心里话。

    可现在,他一点都不想听了。

    这是一个是非观念彻底扭曲的人,他在思考,是什么让一个饱读圣贤书的值得尊敬的长者,变成了畜生。是战争?是乱世?还是那永无止境的权利欲?

    鸡还没吃完,慕容延钊便亲自过来了,而紧跟在慕容延钊身后,是一个身穿朱袍,面容清秀的男人,孙悦和李处耘同时放下了筷子,他们知道,是时候揭盅了。

    “薛侍郎?官家竟然让你亲自来宣旨?”

    孙悦也将此人认出来了,乃是当朝枢密直学士,户部侍郎薛居正,未来的绝对大佬,真正可以跟赵普掰手腕的人物,大宋二十四名臣之一。心头一惊,这么大的腕,亲自下来了?

    却见薛居正叹息一声,道:“老哥哥,我来送你一程。”

    李处耘心头一震:“送我?我……我是军中监军,送我去哪?”

    “官家有旨,命我任朗州权知州,暂判朗州事,至于老哥哥您……唉,罪入京师,待朝中议定,再行处置。”

    李处耘砰的就坐地上了,满脸的不敢置信:“官……官家要治我的罪?我……我有罪?”

    说着,李处耘一把揪住薛居正的衣襟怒道:“我有什么罪?我有什么罪?我一天下江陵,三天下朗州,破敌五万,伤亡不过千余,为朝廷收了一十四州二十六县,我有什么罪?我有什么罪啊!”

    却见李处耘愈发的癫狂了起来,突然抡起了他沙包大的拳头狠狠打在了薛居正的脸上,吓得慕容延钊赶紧上前一个大背跨将他撂倒,可是慕容延钊毕竟身体不行了,折腾了半天居然没整过他,反倒是让李处耘给一脚踹到了一边,好半天,才在一众亲兵的帮主下将他摁住。

    此时的李处耘,哪里还有半点宰相的样子,状若封魔一般,披头散发的歪着脑袋,通红着眼睛突然瞪向了孙悦:“那他呢?他呢?他阵前兵变,绑架监军,与慕容延钊坑壑一气,夺取军权,这样的大罪,他呢?”

    孙悦也反应了过来,李处耘的结局他心中早就有数,可是自己却还悬着呢,忙用闪着光的眼神盯着薛居正,就怕他说出斩立决三个字来。

    薛居正瞅着孙悦笑笑道:“一并回京,不过小子不用担心,朝堂上大多都赞成对你法外开恩,你的命肯定是保住了,只是具体怎么处理,还需要商议。”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