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二百八十六章 先锋中的先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领了两千多人,孙悦在金州特别无聊的在跟一大票的乡兵、民夫在侃大山,乡亲们都觉得,孙小相公真有意思。

    但孙悦自己却觉得,太没意思了。

    之所以只领出两千来人,是因为他跟韩崇训决裂了,韩崇训领着剩下的一多半冲在了前面,他则领着他这一小半在后面‘心甘情愿’的在服务大家。

    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些辅助工作一般都是准备在大军开拔之前的,所以战事虽然还没正式打响,但孙悦的共同工作却已经展开的有条不紊了。

    具体工作包括:征调粮草,给民夫们编组,安排民夫们运粮草,修桥铺路……去特么的吧,孙悦直接甩手交给了下面人,他自己的全部时间则用来跟民夫们吹牛哔。

    “上回说到,郭靖练成了降龙十八掌,把那梁子翁打的那叫一个落花流水…………”

    因为实在无聊,孙悦居然想起了他爹的老本行,说评书,可是他作为一个长于互联网时代的新青年却是没听过那么多单田芳刘兰芳的,那怎么办呢?他索性啊,讲起了射雕。

    这他熟啊,小时候小说看过三遍,各种版本的电视剧加一块看过三十几遍,瞎编乱造也能记个大概,至于背景问题,将铁木真换一下变成石勒,南宋变成东晋,金国变成匈奴前赵,妥妥的除了人名需要改一下之外毛都不用变。

    从这一点上来看,历史总是多么惊人的相似啊。

    当然了,孙悦也是有一点小私心滴,他知道慕容嫣喜欢这种狭义的故事,于是命人将他说的内容全部都整理成书,快马给慕容嫣送去,这在他的理解里,这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情书。

    至于慕容嫣会不会把自己理解成华筝,然后同意他去寻找自己的蓉儿,那绝不是他的本意。

    但所谓无心插柳柳成荫,那些普通的百姓们对射雕的喜爱居然一点也不输孙春明所讲过的那些正经评书,很快就引起了轰动,说书人蜂拥而至,再一股脑的散开各自润色之后,很快就将故事传遍了关中各地,不少的将士刀法阵法箭法都不练了,成天比比划划的钻研绝世武功。

    比如王凯,这货本来也是个文官,居然也跟着自己过来了,孙悦那天去找他一块吃饭,只见他一个人在院子里,左腿微屈,右臂内弯,右掌划了个圆圈,呼的一声,向外推去,手掌扫到面前一棵松树,喀喇一响,手就脱臼了。

    “悦哥儿啊,你来看看我这招亢龙有悔,是哪练的不对,怎么就打不出威力呢?”

    孙悦白了他一眼,这智商,也就懒得跟他解释什么了。

    “对了,卢大人找你。”

    “哦。老头估摸着是来催更的,我看看去吧,一天天的一点规矩都不懂,没打赏哪来的加更。”

    果然,只见卢多逊摆好了茶,异常热情的招呼孙悦坐下,然后道:“孙悦啊,哈哈哈,快来快来,昨晚上老夫想那剧情可是想了一整天啊,快说说,那认贼作父的杨康,后来怎么样了?”

    孙悦翻了个白眼,他跟卢多逊相处了这么多天也熟了,不悦地道:“老卢啊,您说您好歹也是个转运使,地地道道的封疆大吏,将来那是要当相公的,眼下前线摩拳擦掌的眼看着就要打起来了,您不操心粮草补给,成天跟我这催更一个破评书,你蛋疼不蛋疼啊,就不怕辜负了皇恩?”

    卢多逊笑笑道:“那怎么能说是眼看着就要打起来呢,是已经打起来了,喏,这是王全斌刚送来的战报和命令,他在兴州与后蜀的先锋大将韩保正交战了。”

    “哦?看来是赢了?”

    “哈哈哈,何止是赢,简直是大胜,滚汤泼雪一般,韩保正被生擒活捉,两万多的敌军全军覆没,将后蜀经营十几年的兴州防线连根拔起,现在已经全军压向剑门关了。”

    “所以,老卢你的意思是说,王老将军他们在前线浴血奋战一路凯歌已经到了川蜀门口了,而你不但不去琢磨着怎么保障粮道,反而过来跟我催更?”

    “呵呵,你知道兴州城缴获了多少军粮么?别吓着你,七十万,斛!我特么还运个球的粮道啊!你说那孟昶是不是缺心眼,这简直是在给咱们送礼啊,还有那韩保正也是个废物,打不过也就算了,他连几天的功夫都坚守不住,输之前也不说放把火把粮食给烧了,这下整的,咱们的工作好像完全都没必要了呢。”

    孙悦一时也有些吃惊,七十万斛粮食,这特么疯了?换算成现代单位的话,大概就是四万吨左右,王全斌就算关闭了粮道,这些粮食也够他们吃个大半年的了,孟昶长了个猪脑子?

    得,这下他们这后勤工作算是彻底的没啥意思了,因为人家王全斌已经不需要后勤了。

    “所以,这就是你不干正事儿跑来找我催更的理由?”

    “不,正因为咱们马上就要干正事儿了,所以动手之前,我要给自己过个瘾。”

    “啊?啥正事。”

    便见卢多逊珍而重之的从房间里小心翼翼的拿出了一个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根特别漂亮的金属管。

    “你爹说,只要你看到此物,就什么都明白了”

    “我……艹!”

    孙悦直接就懵了,然后熬的一下就吓的跑门外去了。

    开什么玩笑啊,他老爹在大宋玩雷管?他就算再怎么文科男,也知道这玩意是要用硝酸甘油的吧,就大宋这化学底子,这不扯呢么。

    所以孙悦很快就判断出,这特么是一根没用硝酸甘油,或者说硝酸甘油纯度不够,所造出来的雷管半成品,也就是传说中,随时可能爆炸的炸弹。

    简单理解的话,诺贝尔他们一大家子都是被这玩意炸死的,最后就剩他自己一个命好,把成品给鼓捣出来了。

    这是玩命啊!用特么人命造,然后再用人命去用!

    “看来你是真的了解这个东西,那就好了,我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二大王的意思是,从王全斌他们抵达剑门关那一刻起,军事上我就改听你的,我这次带来了大概有一千根,够用么?”

    孙悦点了点头:“所以,我特么不但不是干后方的,反而是……先锋中的先锋?卧槽你早说啊,你早说我把韩崇训拉来啊,我特么也不会打仗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