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百六十八章 慕容延钊的交代欠更几来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当天晚上,慕容延钊设宴给薛居正接风洗尘,众人推杯换盏,好不高兴,慕容延钊明明病的快死了,却非得要喝个痛快,拦都拦不住,却见薛居正不知从哪整出来一个大木桶,对慕容延钊道:“慕容主帅身体抱恙,既然您非要喝,那您用酒杯,我用这个。”

    众将士一听这话纷纷叫好,他们不认识薛居正,不知道他的海量,纷纷叫嚣着要给这个文官一点厉害尝尝,甚至还在宴席中公开设赌,押慕容延钊和薛居正谁先躺下。

    结果,孙悦押了薛居正一百贯,一赔三,换了三百贯给新军发了福利,惹的众人哈哈大笑,对这个书生也是好感大升。

    薛居正大概喝了有两三缸的酒,纵使是号称大宋第一酒神的他也有点高了,眼珠子锃亮,一脚踩在酒缸上,大声吼道:“还!有!谁!”

    孙悦顺手就拿出了一瓶高浓二锅头,这是孙春明怕他战场上受伤,当酒精给他带着的,直接打开盖子道:“薛侍郎,咱来这个,我陪您干一瓶。”

    薛居正接过来一闻,只觉得那酒劲直往脑子里冲,登时就谜了,这尼玛是酒?

    可能是因为喝多了胆冲,也可能是他真的对自己的酒量有信心,要知道他喝酒都是论斗的,看着孙悦略带挑衅的目光,薛居正一咬牙,杜昂杜昂杜昂的就把一瓶少说七八十度的酒精给干进去了,然后一仰头,噗~

    跟喷泉似的,怎么进去的怎么出来的,俩眼一闭就躺下了。

    众将士自然是哄堂大笑,慕容延钊和薛居正两个官最大的都倒下了,他们喝的也越来越嗨了,不一会,那帮大兵们居然挨个跑过来灌起自己来了,孙悦也是高兴,只记得自己来者不拒,喝了好几碗,后面的事儿就不记得了。

    第二天早上一睁眼,孙悦只觉得脑子昏昏沉沉的,看了眼外面的日头,已经是日晒三竿,亲兵告诉他慕容延钊让他醒了就赶紧去一趟,有事儿要吩咐他。

    来到帅帐,慕容延钊看起来精神还算不错,正津津有味的在捧着一本司马法在看。

    “喝美了?过来,坐。”说着,慕容延钊还挥挥手将书房中服侍的众人全都撵了出去,只留下孙悦一个。

    “这次,多亏了你了,我这人生的最后一战,若没有你,都不知要打成什么德行。”

    “都是慕容伯伯指挥的好,我就是个打酱油的,跟着慕容伯伯屁股后面捡一点功劳。”

    慕容延钊呵呵笑道:“功劳?你这次闯下这么大的祸,就算命保住了,但朝廷恐怕也不可能一点都不罚吧。哪还有什么功劳,怎么?一点都不在意?”

    孙悦挠挠头笑道:“那又能有什么办法呢?没事儿,我还年轻么,罚了就罚了。”

    慕容延钊笑笑道:“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也得有点表示才是,送你一样礼物。”

    “慕容伯伯送的,一定是好东西了,是什么啊。”

    “我的命。”

    “哈?慕容伯伯?”

    “你这次不管怎么说,都是违背了军法,不罚肯定说不过去,而且据我所知,李处耘平日里在枢密院为人刚正,有不少人对他都是比较推崇,门生故吏多少也有一些,这些人自然会因此对你不满,最关键的是,官家是个仁德之人,那李处耘毕竟是他的从龙之臣,立过大功,以我对官家的了解,他舍不得罚的太重,将来保不齐还会有东山再起的那天,若是这样,你可就难了,既然光凭吃人这事儿钉不死他,那就再加上我的命吧。”

    “伯伯?您……您可千万不能作如此之想啊!那李处耘算是什么东西,如何能跟您相提并论?”

    慕容延钊伸手打断他道:“我的身体,我知道,就算再怎么休养,也顶多能再活个三两月,没什么差别,与其默默无闻的死去,不如用这无用之躯,再送他一程。若我被他李处耘活活气死,官家就是再念旧,再舍不得,也得给我一个交代,给军中将士们一个交代,给天下一个交代,更何况,我跟官家二十几年交情,论私交,也不是他能比的,到时候,你的处境就会好多了,谁敢替他说话,谁就是跟整个军方为敌,枢密院这个衙门里,应该没人会这么没眼力劲。”

    “可是……”

    “不用可是了,我意已决,叫你来,是有些事要吩咐你,你总不想让我白死吧,好了,好歹也是上过战场的人了,莫要做女子之态,我这一辈子,也算是醒提杀人剑,醉卧美人膝,值了。”

    孙悦心里叹息一声,颇不是滋味,却也只得道:“您请说。”

    “嗯,这第一封信,你帮我转交给你爹,我死以后,我慕容家除了老二之外,将不再涉足军旅之事,我一家富贵,便托付给他了。”

    孙悦自然是郑重地接过:“孙家与慕容家世代交好,三代不易。”

    慕容延钊诡异地笑了下,却并没有说什么,而是道:“另外,我身边这些将士,都跟了我许多年了,尤其是我的亲卫营,都是当初从殿前司跟我过来的,唉,是我对不起他们,官家重内而轻外之心已经很明显了,况且荆南湖南既已平定,襄阳以后也不会有什么像样的战事了,我这第二封信,是给赵普的,希望他能帮我把跟我出来的这些兵再调回去,他们本来也是殿前司中的精锐啊,我和那赵普不熟,也向来没什么交情,此事,希望你能帮帮我。”

    “义不容辞之事,您放心,我保证您的亲卫,一个不少的全都回到开封,若是我师父不允,三年内我也一定想办法把此事办了。”

    慕容延钊满意地点了点头:“如此,我就放心了,对了,那个卓柏鑫,他跟着我都已经快十年了,可惜,一直都没能给他什么立功的机会,前些天提他当了一军指挥使,还有些不能服众,跟着你跑了一趟益阳,多少也沾了些因果,再加上杀俘这事儿,他以后在军中也不太好待了,亲卫中有些兵以后也不想再打仗了,我打算把他们也交给你们父子,帮我给他们在开封找一个能养家糊口的营生吧,这些兵,我都是当家人看待的,若是不能将他们安顿好,我死的不放心啊。”

    “伯伯放心,从此以后他们就是我孙家的家人。”

    “嗯,去吧,去看看薛居正醒酒了没有,你和李处耘也差不多该走了,还有,你现在年纪还小,少饮酒,不要总喝的那么嘴,伤脑子,而且年轻时如果喝的太多,你裤裆里那东西会发育的很慢的,你现在还小不懂事,万一要是长不大,将来有你哭的时候。”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