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百六十章 话痨书单欠更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动员大会上,孙悦对着全军的将士,第八次的重复着同样的一段话:“我最后重复一遍,我们是新军,跟原来的禁军是不一样的,朝廷养我们一个营,能养其他禁军仨,所以这一战,我们一定要让朝廷看到我们的价值,尤其是各营的政委,都特娘的给老子把人看住了,我绝不是在开玩笑,破城之后,有任何人胆敢劫掠民财,奸银妇女,杀无赦!而且他的家属也将不再享受军属待遇,以逃兵罪处理!听明白了没有!!”

    “知道了。”

    台下回答的懒洋洋的,一点精神头都没有。毕竟同样的一段话听八遍,再有耐心的人也受不了。

    孙悦点点头,就要下去,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太放心:“我最后再强调一遍啊,……”

    好一会,韩崇训才将孙悦几乎是扛着从高台上领了下来,再让他说下去天都该黑了,他们就特娘的要夜袭益阳城了。

    慕容延钊破岳阳的消息已经传来,经探马查明,目前湘江流域的所有湖-南军全都汇聚到了潭州,汇聚到了湖-南第一大将杨师蟠的麾下,即将展开一场湖-南第一军人与大宋第一军人之间的最强对决,益阳城几乎就是空的。

    如此千载难逢的良机,韩崇训当然不会错过,马上就拍板下了进攻奇袭的命令,没想到,一向屁事儿不管的都监孙悦居然在动员大会上生生墨迹了一下午,气的他肝都有点疼了。

    大哥你不知道啥叫兵贵神速么?万一益阳城有了防备怎么办?

    孙悦想了想,又把卓伯鑫叫了过来,道:“卓大哥,真是对不住,益阳城外的水寨就交给你们了,您跟弟兄们解释解释,不是我不信他们,实在是……唉。”

    卓柏鑫笑道:“孙都监不必解释了,莫说你信不过,我手下这帮人就连我都信不过,我打仗也十多年了,破城不抢劫的军队,连听都没听说过,既然你坚持,我听你的就是。”

    孙悦不好意思地道:“委屈卓大哥了,不过你放心,益阳府库中的财物,我做主全都分给将士们,我保证,我们新军分多少,就给你们分多少,绝不会比你们多拿一个铜板。”

    “行了行了,信你还不行么,不过我就纳闷,你搞这些,有什么意义呢?打仗么,能打赢不就行了?你不让将士们抢劫,谁会给你卖命攻城?”

    孙悦道:“如果将士们只有靠抢劫才能激励士气,那我这新军,我看不建也罢,正是因为这么多年来仗一直都是这么打的,所以咱们炎黄子孙之间才会仇恨难消,所以才会有这千年未有过的百年大乱,我做的这些,又怎么会没有意义呢?”

    孙悦见卓柏鑫爱听,就想趁机给他洗脑,灌输自己的理念,结果韩崇训在边上急的都快捅他了:“活祖宗,您白话完了没有?算我求您了,赶紧的吧,一会真打成硬仗了!”

    孙悦闻言耸了耸肩,俩手一摊,示意自己不说了。

    韩崇业大吼一声:“出发!奇袭益阳城,先破城者全营重赏,此战立功者,孙都监说了,可以在洛阳水泥厂的军委会中给你们的家眷流出名额,杀!!”

    众将士一听,唉呀妈呀可算是能打了,嗷嗷叫着就跑了,这特娘的一下午就听都监叨逼叨叨逼叨的,烦都烦死了,将士们感觉脑子里好像有好几百只苍蝇似的。

    他们觉得,以后也甭研究什么军法不军法了,打输了就让都监讲一下午,忒特娘的折磨人了。

    …………

    一天后。

    韩崇训和卓柏鑫还有一票将士们席地而坐,将一缸一缸的酒水发下去,烤肉篝火,划拳作乐,玩的不亦乐乎,本来孙悦也想加入的,但现在全军的将士瞅他都烦,居然愣是把他给撵出来了,让他先忙活点别的。

    战事结束的比预料中要快得多,面对他们这些精锐,益阳城的守军连一个时辰都没坚持下来就跪了,将士们都很高兴,就是各营政委比较事儿哔,一点没痛快着不说,还真有好几十个弟兄掉了脑袋,这要不是这些政委们平日里威望比较高,搞不好都能闹出兵变来。

    韩崇训本来还紧张兮兮地研究布放呢,毕竟他们现在也算得上是湖-南的眼中钉了,这地方不管是离朗州还是离潭州都不超过两百里,怎么也得守上一波才算赢吧。

    结果想不到的是,他们一个晃神的功夫,慕容延钊居然就已经把潭州给拿下来了!这噼里啪啦的速度,快的简直让人目不暇接,只等修整数日,就可以跟他们会合了,这样一来他们这支孤军可就并不孤独了,一下子大家伙的心就都放到肚子里去了。

    孙悦站在益阳的府衙门前,将益阳城有头有脸的乡绅豪强全都聚到了一块,第十几次的开始了他的高谈阔论:

    “大宋和湖-南,本来就是一家人么,我跟你们保证,我大宋军队所到之处,对湖-南的百姓肯定秋毫无犯,咱们原来日子咋过,现在就还咋过,你们放心,我孙悦用我的人格担保,只要有宋军欺负人的事情发生,你们尽管来找我,我保证没有一丝一毫偏心的给你们把事儿办了。”

    孙悦发现自己居然还挺有话痨的属性,这点车轱辘话他从昨天说到现在又是一天时间过去了,说起来滔滔不绝,居然还停不下来了,益阳城的百姓现在都可乖可听话了,这在他看来,全都是他的功劳。

    直到………………

    “大人,城北出现千余湖-南溃军,是否允许他们进城?指挥使大人让您来定夺。”

    溃军?莫非是杨师蟠的残兵败将?

    “没关系,没关系,都是一家人,一家人么,就算是杨师蟠的溃兵,只要放下了武器,那就都是炎黄子孙么,咱们大宋是仁义之师么。”

    说着,孙悦就领着一大票的益阳本地豪绅上了城墙,打算对着城下的溃军发表一通感人肺腑的演讲,教教他们什么是汉人一家亲,作个漂亮的政治秀。

    却听下面的那伙溃军一边跑一边喊:“不好啦!不好啦!快逃命啊!宋军吃人啦~~”

    孙悦的脸色唰的一下就沉下来了。

    这特么不是潭州溃军!是朗州李处耘那边的溃军!

    “来人,快来人,他们不是什么溃军,全都是奸细,是细作,韩崇训呢?让他给我射,全部射杀!不许放跑一个!骑兵营,出城杀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