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百七十四章 这突兀的转折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孙悦简单的吃了一口饭,就跑去跟曹军一块玩曹婉的肚子去了,他跟曹婉这么多年当姐弟处下来,早就没有什么男女之防了,如今的曹婉九个多月身孕,随时都有可能啪叽一下生个小的,孩子他爹又还在洛阳守孝,大半年来为了避嫌甚至压根就没回来过,根本指望不上,用曹婉的原话说,指不定在洛阳又找了几个小的了,男人,呵呵。

    所以现在曹婉是家里的重点监护对象,孙悦也拿这个即将出生的孩子真的当自己的外甥或外甥女,九个多月已经能感觉到孩子的心跳了,谁还愿意掺和孙春明的破事儿,让他自己愁去吧。

    如果慕容延钊还活着,那没什么可说的,直接见一面把自己的意思表达清楚也就是了,毕竟这种事在哪个年代都得讲究你情我愿不是,不是你不好,只是我们不合适,说清楚了两家也不可能因为这个结仇。

    但特么的慕容延钊现在死了啊!这就很难办了,他想回绝都不知道要去找谁,况且那慕容延钊的死,多多少少也有几分是为了孙悦,不是他李处耘也不至于疯了,这么大的恩情你让他怎么办。

    所以孙春明愁啊,愁的一把一把抓头发啊,外边张氏拿鸡毛掸子噼里啪啦的抽小晴的配乐可好听了,特别适合做他此时心境的bgm。

    他只好给自己打气:我是小说主角,我一定是小说主角,小说主角都有一个帮着老公纳妾,一点醋都不吃,武功盖世也不会欺负相公的女主角。啊呸!谁家男主角会娶一个自己不想娶的人,这不是虐主么,会掉订阅的,嗯,没错,我可以拒绝的,一定可以。

    杨蓉更惨,她吓得脸都白了,慕容嫣,将门虎女,从小在军营长大,还有比这更吓人的事儿么?这两天她连香都不玩了,整了好几桶红花不停的洗,生怕最近哪次再给种上,顺便练习一下怎么跪下磕头,显得比较怂一些。

    两天里,跟孙悦预料中差不多,他没有受到任何实质性的处罚,不但没有流放,就连官职都保持不变,只是象征性的暂时免去了他在军委的差事,毕竟李处耘在枢密院还是很有威望的,避避风头,省的有人看他不爽找茬,搞的曹彬难做。

    也就是说从今天起,孙悦正式成为了一名光领工资不干活的朝廷蛀虫。这感觉,还真是挺不错的呢,用赵普的话说,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沉淀沉淀,在家闭门读书修身养性一番,没什么坏处。

    而李处耘,在赵匡胤的反复斟酌之下,终究还是发配雄州了事,孙春明居然还给符彦卿写了一封信,说是让符彦卿替他‘关照关照’这个刺史。

    孙悦也有点迷了,自己的老爹什么时候手眼通天到连符彦卿都搭上线了?那老头压根就没来过开封啊!

    孙春明解释说,他弄水泥那会低价卖给过符彦卿几十船水泥,并将水泥的制法教给了他,用于修筑瓦桥关,从而结下了一点善缘。要知道此时的燕云十六州可并不都是在契丹手里的,柴荣当年连下三洲十七县,重兵已经押在幽州以南了,若不是他不知什么原因突然就倒下一病不起,回京就挂了,兴许那地方都已经收回来了。

    所以此时的大宋防御工事与后来大宋的北疆工事完全不同,最起码瓦桥关是在咱们自己手里的,大宋对契丹也是呈进攻态势的,当然,天雄军只有六万来人,所以符彦卿的压力也是贼鸡儿大的。

    孙悦完全不知道孙春明是什么时候跟符彦卿搭上这条线的,要知道这其实已经多少有点犯忌讳了,此时的符家乃是货真价实的军阀,不说是听调不听宣吧,但也确确实实是赵匡胤的一根心头刺,若不是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估计孙悦还蒙在鼓里呢。

    孙悦也是因为这事儿才发现,自己这个老爸有时候这的得刮目相看才行,看着不显山不漏水的,关键时刻居然也有着那么一股子愤青的劲,一下子在孙悦的心中就高大了不少,这特么是民族英雄啊。

    当然,这事儿自己知道就得了,万万不能传出去,符彦卿就是用水泥把雄州建成雄安新区也跟自己家没关系。

    而此时的民族英雄,却是贼没出息的在房中接待慕容延钊的儿子慕容德业,怂的跟个鸡儿似的。

    这慕容德业乃是慕容延钊的长子,生的也算是一表人才,小模样长得挺帅的,手拿一把宝剑看上去英气逼人,却还算颇为有礼,抱拳道:“见过孙叔叔。”

    孙春明连忙挥挥手打住,心想你特么莫不是在逗我,道:“别介,我跟你年岁上差不多,咱们各论各的,叫我声大哥好了。”

    “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你就先这么叫吧。”心想,莫不是以后你管我叫叔,我管你叫大舅哥?这辈分没有这么论的呀。

    慕容德业想了想道:“也好,那……那就先这么叫吧,孙……兄长,家父写给您的信,您应该已经看了吧,当然,家父新丧,按礼,我妹得给家父守一年的孝,若是孙兄长不反对,此事咱们不妨口头上先应下来。”

    “这个……这个……令妹天香国色之姿,又是将门虎女,这个……我们家这门第……太高攀了吧。”

    “唉,孙兄长这说的是哪里话,谁家还是天生的贵族不成,满大宋谁不知道,孙家父子是将来的一门双宰相,反倒是我们家,虽然家父被追封为了异性王,但那毕竟都是过去事了,我还要担心孙家看不上我们家呢,哈哈。”

    “这个……这个……这这这个……”

    “嗯?孙兄这是何意,莫非孙家真的看不上舍妹?没关系,这种事没有拉郎配的,若是您真的看不上,我们慕容家绝不怪罪。”

    孙春明眼角一抽,你特娘的要是真不怪罪,你把剑推开一指干嘛?

    不过,你以为老子是谁?老子是主角啊,你慕容家多个鸟?你以为你爹追封异姓王我就怕你了?你以为你带着剑来我就会怂么?你以为慕容延钊对我们有大恩情我就说不出口一个不字?

    “哪里哪里,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慕容德业闻言顿时笑逐颜开道:“好好好,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不说两家话啊,哈哈哈,您放心,舍妹性格虽然有些顽皮,却是个孝顺孩子,以后一定会孝顺您的,回头您把小悦的生辰八字给我,我认识一个大师,请他算上一算,他们俩肯定是天生的一对。”

    “噗~~~~~!!!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