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二百二十七章 爱是一道光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战战兢兢的奋战了一夜,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太阳出来,众人也杀的疲惫了,这一场闹剧才总算是停了下来。

    孙悦和赵光美,在慕容嫣的保护下,也终于算是安全了,虽然人家别人都是英雄救美女,自己却颠倒了过来有点没面子,但面子这东西跟生命比起来,一点都不重要。

    就在孙悦以为自己可以歇口气的时候,慕容嫣这一队人马中,一个长得特别帅,身材特别好,笑起来特别温柔,孙悦瞅着特别不顺眼的一个男人,风骚的策马而来,道:“嫣妹,你没事吧。”

    “多谢曹大哥关心,没事。”

    帅哥点了点头,笑道:“那你先跟你朋友聊,我去清点一下人马。”

    孙悦一下子就不乐意了,怒道:“嫣妹?他居然叫你妹?什么情况?你是谁的妹子?他是谁?你这些骑兵又是哪来的?”

    慕容嫣白了他一眼道:“你管得着么?”

    “我管不着?我怎么管不着?我是你未婚夫,还有半年咱俩就要订婚了。”

    “这不还没订呢么,名义上来说我跟你任何关系都没有。”

    “我……”

    慕容嫣看他气不打一处来的样,噗呲一声就乐了,笑道:“行了行了,瞅你那小气样子吧,人家曹大哥刚救了你一条命,为你拼杀了一晚上,一安全了马上就露出一副小人嘴脸,你不觉得跌份么?”

    “你少来,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就……我就……”

    “你就如何?”

    “我就不高兴了,哼!”

    慕容嫣是又好气又好笑,不过还是笑着解释了一下她这半年的行程。

    原来,慕容嫣自从那一日跟孙悦玩了次沙盘推演之后,便孤身一人西来,要去吐蕃和党项等地实地考察,看看孙悦所说到底有没有可能,如果将来真的有一天局势恶化,她至少可以绘制一些军事地图,记录一些西北的风土人情,为大宋尽一点绵薄之力。

    而孙悦所不知道的是,慕容嫣在江湖上也是有着一定名望的女侠,加上身份高贵本领高超,一路行来又时不时的有行侠仗义之举,身边居然不时的有所谓的游侠开始跟随,这些人或许只是单纯的仰慕慕容嫣,认同她为国为民的侠举,又或许是想趁机搏个出身,将来仗着慕容家的关系势力在禁军中混个小官,总之,她人来到西北的时候,身边便已经多了三十来人的‘义从’。

    而这三十来个汉人义从在这西北草原上还是很扎眼的,渐渐的也有了不小的名气,时不时的总有流落于此的汉人来投,直到几天前,碰巧也在凉州一带,大名鼎鼎的归义军少将军曹破虏,居然也听说了这样一支宋军义从,亲自过来结交。

    曹破虏,自然就是那个孙悦看着很不爽的小白脸了。

    曹破虏听说了慕容嫣的志向,本想亲自领着慕容嫣去瓜、沙二州去看看的,结果还没等成行,就发现凉州城突然闹腾起来了,一打听才知道是有汉人大官过来了,细一打听,她的小未婚夫居然也到了。

    慕容嫣本来是想来介绍曹破虏和孙悦认识的,结果就发生了昨晚的那场乱战,也是因缘际会,于乱兵中找到孙悦他们的时候他们已经被大胡子给盯上了,慕容嫣二话不说打马便上,曹破虏见状也率着他身边的归义军精锐亡命厮杀,这才救了孙悦他们的性命。

    要知道慕容嫣身边的那点游侠在这种真格的战场上本没什么大用,昨夜之所以能守得住他们一宿,多赖人家曹破虏的亲卫们不惜生死之力,所以这小白脸实际上确确实实乃是孙悦的救命恩人,按说怎么感谢都不为过。

    但孙悦却不这么想,他只知道那小白脸长得比自己帅,武功比自己好,家世也比自己显赫,尤其是小白脸瞅着慕容嫣的眼神,作为老司机的他可以清楚的分辨其中的欣赏和仰慕,而且似乎慕容嫣对他也挺有好感。

    这特么不能忍啊,虽然他一天天的口口声声嘟囔着爱情啊,自由恋爱啊等蛋疼的牢骚,坚定的相信自己并不喜欢慕容嫣和这场政治婚姻,但是看到这么个小白脸,他还是不可抑制的气炸了,甚至觉得,隐隐的有一道绿光,在自己身周围绕。

    所以,当赵光美热情的招待归义军将士们共进晚宴,感谢他们救命之恩,并热血沸腾的听着他们的传奇故事的时候,孙悦一脸不爽的在跟自己面前的小羊排较劲,用餐刀狠狠的在小羊排上扎出了无数的眼。

    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这小白脸之所以会出现在凉州,乃是路过于此,人家真正的目的,居然是去开封向大宋称臣献马,接受宋帝的册封。

    赵光美一听简直是欢喜的浑身鸡皮疙瘩都掉下来了,哈哈大笑着连干了好几碗马奶酒,漂亮话不要钱似得往外说,与小白脸越聊越是投契,就差纳头便拜结为异姓兄弟了。

    孙悦不爽地嘀咕了一句:“要饭就说要饭,整的这么高大上干啥。”

    声音不大,但也不是没人听到,坐在他身边的慕容嫣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看那架势跟要揍他似的。

    孙悦也自知失言,好在那小白脸没听见,或者人家是听见了故意装听不见,他便理亏似得埋头继续啃他的羊排。

    其实孙悦这话也不能算错,不管那归义军在历史上多么让人敬重,如何的让人热血沸腾,如何的让人肃然起敬,这个时候遣使献马,本质上确实是一种要饭。

    所谓归义军,原本是唐朝强盛时在敦煌设的一个藩镇,隶属于河西节度使管辖,主要的目标是跟吐蕃人抢夺河西走廊,后来安史之乱的时候河西军被大举内调,归义军便成了河西走廊上的重镇取代了河西军,被封节度。

    但是中唐以后,大唐连长安都被人家一次次的旅游,哪特么还顾得上什么河西走廊啊,自然也就没有了跟吐蕃争雄西域的资本,这归义军实际上就成为了一招废棋,死棋,甚至就连想把他们调回来都做不到。

    于是乎,归义军便在敦煌落地生根,先后经过了张、曹两姓的统治,成为了河西走廊上,唯一一个汉民族的割据政权,如今的吐蕃早已经衰败,但战争却始终没有停止,归义军的主要对手变成了沙洲回鹘,虽说是能勉强生存吧,但也是皮与招架,总的来说就是很惨很惨就是了。

    如果用一句热血一点的说法,归义军就是一群热血不减的汉人,披荆斩棘的,在没有任何支持的情况下,坚守着汉家江山最后的一点荣光,紧紧抓住汉家子孙在河西走廊最后一个战略要地的悲情英雄。

    他们在后世也是有许多许多的粉丝的,归义军的苦,也成了宋朝懦弱,无能,无用的铁一般的罪证。

    但如果用现实一点的讲法么,这就是一群在河西走廊上谁都能来欺负欺负的苦哔,起码跟大宋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所谓的称臣献马,无非也就是希望赵宋看在大家都是汉人的份上,给一点支持,我们名义上臣服一下,你脸上也好看不是。

    大家隔着这么远,中间又有吐蕃人、回鹘人、党项人、以及各种乱七八糟的少数民族挡着,这个臣服有个毛的现实作用啊,大宋没有任何一丁点的办法去节制他们。

    好吧,孙悦自己也知道,自己就是吃醋了。或许,他对慕容嫣也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喜欢的。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