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二百八十五章 止戈为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伴着凄凉的月,晚风呼呼啦呼呼啦的从他脖颈后面吹,孙悦觉得心里有点苦,在池塘边上一圈一圈的散步。冷不丁的感觉身上一沉,回过头发现是韩崇训追上来了。

    “我没事。”

    “悦哥你别难过了,咱们人微言轻,决定不了这种层面的大事,咱管好自己就行了,到时候不管别人抢不抢,咱们新军都不抢就是了,那王帅不是说破剑门者屠成-都么,到时候咱们把剑门关给打下来,然后咱去把成-都占上不屠。”

    孙悦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不可能的,这跟湖-南的那次不一样,这一次是有主帅的命令,将士们名正言顺,而且你手里那点新军整编不久,大半都是原来的忠武军,他们身上的沙陀人习性太重,对王老将军也很敬重,到时候所有人都乱抢,咱们还能镇得住他们?”

    韩崇训也无奈的叹了口气,所谓安慰的话,大部分其实都是些自己都不信的话。

    而且说实在的,韩崇训并不是特别理解孙悦的坚持,因为本质上韩崇训也是个武人,而且在事前,除了孙悦也没人知道川蜀的屠城屠到最后会变成什么样。

    比如很有名的一件事,王全斌传回京城一张地图,询问是否继续往南打,赵匡胤一把玉斧砍在地图上的大渡河上,说了句此外非吾有也,从此后这片中华故土就再也跟大宋没关系了,若干年后出现了一个叫大-理的政权。

    后来宋朝的文人大多都将这归功到赵匡胤本人的仁义上,这事儿还挺有名的,大部分了解宋史的人都知道,但这真的是因为狗屁仁义么?当然不,因为特娘的后蜀不静,赵匡胤不敢打啊!

    王全斌确实是把后蜀给打下来了,却是一个遍地焦土的后蜀,短期来看他用了两年才压住了川蜀境内此起彼伏的起义,长远来看,拖拖拉拉的直到真宗赵恒时川蜀都起义不断,大名鼎鼎的王小波起义就是给王全斌擦的屁股。

    川蜀的人,都快被大宋的几代皇帝杀光了。都说大宋仁义,但这个仁义,却是绝不包括川蜀。

    想了一会,孙悦对韩崇训道:“训哥儿,这次伐蜀,咱们不当先锋了。”

    这回换韩崇训愣了,“为什么?咱们驻兵秦州,本就是按先锋给咱安排的啊。”

    “不为什么,我的新军,绝不做屠杀平民之事。”

    韩崇训眉毛拧成了一团:“就因为这个?咱不干,别人也会干,咱们自己干多少还能有分寸一些。”

    孙悦苦笑,“屠城这种事,哪还有什么分寸可言,别人谁屠我不管,我不想自己手上沾无辜之血。”

    韩崇训怒了:“这特么什么歪理,打仗哪有不死人的?你那么怕沾血你还当什么都监,打什么仗,这特么是国战!你知道错过这次机会还要等多久?”

    “我是都监,现在我决定,新军向后。”

    “哈?我还是指挥使呢,新军战时听指挥使的,这是你定的,我现在就去向崔叔叔请战,看他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孙悦瞅了他一会,突然笑了,道:“你别折腾了,咱们当不了这个先锋,或者,我分一半离开,你自己去当也行。”

    “啊?为什么?”

    “因为,我要去帮着卢大人运送兵粮。”

    韩崇训瞪大了眼睛,足有好半天都没说出话来,良久才道:“你,说,什,么?”

    “君命难违,我这也是奉命行事,我累了,先休息了,你如果要争这个先锋,你自己随意就是。”

    说着,孙悦抬起腿来就走了,而韩崇训,则在后面死死地瞪着他。

    孙悦也不知这一瞬心理到底在想些什么,虽说别人的军队里指挥使和都监成天吵架,但他和韩崇训却是头一回,而且他知道这次韩崇训真的是气了,他感觉心里有点堵得慌。

    韩崇训当然也没什么错,这种灭国之功,一个武人一辈子也碰不上几次,他不愿意放弃也是应有之义,想想当初在朗州,人家毅然决然的陪着自己疯,把李处耘都给绑了,眼下自己却因为这种事情跟他吵,这貌似确实是有点不仗义了。

    可是,不这么做,他过不来自己心里的槛。一时间,他心里也迷茫了,分不清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不明白自己的坚持到底还有没有意义。

    就像韩崇训说的,人家上面这么定的,你个在下边的,干不就是了,任性给谁看呢?

    要怪,也应该怪那个不作为的监军吧。

    这特么的,真都不如让李处耘过来呢。

    “怎么?想不开了,还是良心上过意不去,感觉对不住自己心里的底线了?”

    大半夜的身后突然响起这么个动静,吓了孙悦一跳。

    “卢大人?”

    “呵呵,不用客气了,你‘大病初愈’,小心着点。”

    孙悦一时间有点尴尬,只得道:“卢大人见笑了”

    “你知道么,不过我来之前,二大王特意叮嘱过我,说你孙小相公虽然志在功,但骨子里却是个地地道道的文人,你跟那一屋子杀才,天生就尿不到一个壶里面去。”

    孙悦闻言苦笑,一时间居然也不知如何作答。

    “孙悦,承认吧,二大王看的不错,你就是个文人,安邦治天下,上佐君王下活百姓,才是你的路,枢密院,其实从来都不是适合你的地方。”

    “离开枢密院?把头埋在沙土里,就看不到外面的世界了么?我读圣贤书,除了忠孝节义之外,更看到了担当二字,如果不是这两个字,我何必这么折腾?卢大人,我说凭我的本事,混吃等死也能在三十岁之前入朝为相,你信么?”

    “我确实是讨厌杀人,但是我相信,枢密院不仅有杀人之刀,更有活人之剑,武字怎么写?止戈为武!我辈读书,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离开枢密院,埋头于案牍文字之间,沉浸在朝廷斗争,勾心斗角之间么?”

    “你知道么卢大人,有史以来所有帝王里,我最崇拜的就是当今官家,这不是拍马屁之言,跟唐太宗相比,或许他确有不如,但改朝换代而不杀人的,此前还从未曾有过,我相信以后应该也不会有了,大宋开国近五年,官家的手中却没沾一滴的血,官家让我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止戈为武,我相信,这才是官家所坚守的道,这,也是我要坚守的信念,不管多难,我都要坚持下去,这,也是我的道!”

    “呼,谢谢你卢大人,我刚才感觉挺迷茫的,现在,突然还坚定起来了呢。过两天我就去跟着你征调民夫,不过我绝不离开枢密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