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二百三十一章 准备就绪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卷着无数的牛羊牲口,赵光美和孙悦满载而归的回了夏州。

    本来啊,他们被赵匡胤派出来是准备伐蜀的,结果莫名其妙的在西北战场上玩了三个多月,给赵光美玩的都彻底放飞自我了。

    就在几天前,夏州方面又来了信使,倒也没说什么特别的,只是凤州城被朝廷新派来了个转运使,而且还是赵光义手上的头面人物卢多逊。

    孙悦知道,他该走了。

    河西走廊,是个看起来无比美好的一个泡沫,一戳就破,联军对沙州回鹘的宣战也只是一个政治姿态而已,远没有到动真格的时候,因为大宋并没有汉唐时封狼居胥的硬实力,形势再怎么好,也无非是一场政治游戏,没个几年时间,也经营不出什么东西来,眼前来看,只有那些用水泥换的马算是真正实在的收获。

    至于河西军、归义军、定难军的经略使,起码暂时来看,务虚的成分居多,说白了就是赚了个面子,给赵匡胤的脸上增了点光,如此而已。

    相比之下,后蜀才是真正吃得到肚子里的肉,谁吃谁壮。

    不过孙悦在和赵光美商量之后,孙悦决定暂时一个人走,赵光美将会留下。

    一来,赵光美还没有玩够,他也想在夏州和他的小宝贝多腻歪几天。

    二来,在大宋的三个经略使上任以前,大宋需要这样的一个政治符号,同时继续保持对沙州回鹘的施压,如果他现在走了,这个松散的同盟很可能马上就散了。

    三来,就是赵光美需要离开孙悦。因为赵光美的目标是封王,而封王需要功绩,目前为止赵光美虽然做的很出色,但那都是在孙悦的辅佐下,甚至可以说压根就是孙悦做的,哪怕没人去说,满朝文武自己心里也有数。

    而现在赵光美最迫切的并不是功劳,而是转变满朝文武对他纨绔的印象,目前西北的局势非常好,但对赵光美来说其实是有点不够的,他需要离开孙悦,并且依然有所收获才行。

    走之前,孙悦给了赵光美三条基本原则,第一,如果有什么事儿拿不定主意的话就听慕容嫣的,自己这个未婚妻除了是女儿身之外一点也不输于所谓的少年俊杰,顺便,帮自己看着点,不要让小白脸有机可乘。

    第二,战事中所缴获的牲畜和钱帛都可以优先分配给党项,但党项的势力一定要死死地限制在定难五州,那些河西走廊上的黑党项可以给他们,但要让他们领回去,不许他们借机扩大地盘。

    第三,尽量偏向归义军,尽可能的帮住他们,甚至那些河西吐蕃中汉化程度相对较高的部落都可以分给他们,因为一来他们才是沙州回鹘的死敌,二来他们是汉人。不说什么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之类的屁话,大家同文同种,大宋起码不怕他们做大。

    而赵光美听后,也非常聪明的抓住了重点,道:你放心吧,我一定看好弟妹,把小白脸调的远远的,尽量让他们见不着面。

    孙悦见他领会的这么好,也就放心了,随便带了几十个护卫,就快马加鞭的赶回秦州去了。

    经过他们在西北的这么一耽误,时间已经进入到了十月,离历史上伐蜀之战打响,只剩下不到两个月了,纵马在关中平原上只觉处处都是一片金黄,麦子已经收的差不多了,伐蜀,也差不多要进入到实质阶段了。

    这几个月期间孟昶还办了件特别缺心眼的事儿,他居然派人给北汉送信,想要联合北汉南北夹击,共讨中原。

    结果他派去送信那个小弟可能是比较识时务,直接去开封,把信给送赵匡胤手里去了,赵匡胤还特意给北汉皇帝也写了封信,大概意思是说,你们北汉和后周是世仇血仇死仇,可是跟我没啥关系啊,你们到底是怎么个意思吧,如果有意天下,就从太行山上滚下来跟老子决一死战。

    北汉回信:别别别,大哥我们错了,求你了你别来打我。

    赵匡胤美了,西讨的名分这就算是有了。

    战争机器这就算是调动起来了,早在四月的时候,便出内库钱募诸军子弟数千人,于朱明门外训练水师,号水虎捷,到了现在,大批大批的禁军开始往江陵城调动,他的义社十兄弟之一,现任侍卫马军都指挥使的刘光义,被任命为归州路副都部署,曹彬为监军,统兵两万,计划从水路进攻策应王全斌。

    凤州方面,那就更重视了,派了侍卫步军都指挥使崔彦进为副都部署,枢密副使王仁詹为监军,统禁军步骑两万,支援王全斌。

    要知道此时的大宋是没有人当点检的,也就是说禁军三帅中除了韩重赟这个殿帅,步帅和骑帅可是都派过来了,都归王全斌节制,这不可谓不重视了。

    不过呢,这兵力确实是不多,崔彦进和刘广义各自带了两万禁军,王全斌的忠武军本身也有个四万来人,就算关中一点兵力不留,满打满算也就是八万来人而已。

    而后蜀的兵力,保守估计应该也在十万以上,还有那号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剑门关,当年姜维仅凭三万人就把钟会的十余万大军托了个欲仙欲死,如今凭八万对十万,说实在的,是真少了点。

    可是赵匡胤没办法,他不敢再派更多的人了,谁知道这一战得打多久啊,蜀道难,可不光是进去难,出来也不容易啊,万一他派出大军在蜀道上打的正过瘾的时候契丹兜头盖脸的给他来一棒子,他的兵出都出不来,老巢开封搞不好都得丢了。

    也正是因此,后蜀方面听闻这个消息之后,第一反应并不是害怕,而是兴奋,皇帝孟昶和枢密使王昭远就差放礼花庆祝了。

    之前说过,孟昶一直不服啊,他的亲军,那是叫破柴军的,柴荣的柴,他的枢密使王昭远就更奇葩了,成天拿自己跟诸葛亮比,整日里叫嚣着他也要六出祁山北伐中原,与大宋一决胜负,只可惜因为种种原因这么些年一直没能让他得偿所愿,证明自己,现在宋军居然主动跑过来送死,哈哈,这岂不是天助我也?

    孟昶任命他为西南行营都统,这货喝多了之后放话道:吾此行何止克敌,当领此二三万雕面恶少儿,取中原如反掌儿。

    这特么神经病,二三万人就要取中原。

    与此同时王全斌也放出了狠话,“川蜀若在天上,固不能到,若在地上,到既扫平矣。”

    这些大局本跟他没什么太大的关系,毕竟赵匡胤派出的阵容实在似乎太强,连曹彬都只能当一路偏师的监军,自己肯定是没什么话语权的,可一条特别奇怪的命令,却让他眉头紧锁。

    令,秦州都监孙悦,归西南转运使卢多逊节制。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