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二百二十五章 六合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孙悦好奇地看着骑在马背上威风八面的赵光美,倒是颇感觉有些新鲜,应该说不愧是老赵家的种么,如果不是微微打哆嗦的腿和直冒冷汗的手,以及那稍稍有些沙哑和微颤的声音,还真有些大丈夫的豪迈呢。

    话音落下,从六谷的大队骑兵中缓缓的分出了一条路出来,一个看起来颇为威武的中年男人缓缓的走了出来,颇为欣赏地瞅了他们一眼,随即笑道:“大宋三大王,还有国士无双的第一俊秀孙悦,久仰久仰,蛮夷番邦不懂礼仪,不周之处还请见谅,一路风尘辛苦,还请入内一叙。”

    说着,中年人就将他们给领了进去,一路上就听那些吐蕃骑兵嗷嗷的咋呼,跟狼叫似的要多难听有多难听,甚至城中还传来了阵阵整齐的鼓声,还有一大群穿着怪异的男男女女在大白天围着火堆跳着十分难看的舞蹈。

    或许人家不是轻视咱们,只不过确实是接人待物的方式不同罢了,比如洗澡时,孙悦和赵光美本以为服侍的女子是侍女,结果一问才知居然都是几大首领的妻女,吓得他们连连摇头,赵光美好悬吓出点毛病出来。

    大宋的风气也只是用小妾来待客而已,这吐蕃却是用妻女,这特么实在是太热情,太好客了。

    洗完了澡,歇息了片刻,也就该谈正事儿了,六合的大首领摆下了酥油茶待客,十分客气地请他们饮用,孙悦仅喝了一口象征一下就放下了,因为实在是喝不惯这个东西,反倒是赵光美,居然杜昂杜昂杜昂的一饮而尽,看表现居然比孙悦还要强上几分。

    “两位贵客以千金之躯,只领百余卫士就敢来我番邦蛮夷之地,不知有何大事相商啊?”

    孙悦笑道:“我们带来了贸易、富足、还有和平,更带来了我大宋的诚意,就看大首领是否接受我们的好意了。”

    “贸易、富足、还有和平?有意思,很有意思,详细说来听听?”

    孙悦道:“大首领可识得汉家文字?”

    “倒是认得,不过之乎者也,却是不懂。”

    “这是我大宋与定难五州党项所达成的共识,明年这个时候,定难五州将会铸城,党项人将会变得更加繁荣昌盛,与大宋的合作也会变得更加紧密,还请大首领先看看。”

    说着,孙悦便将有着李彝兴签名和大宋门下印的联合文件递了上去。

    大首领郑重的接过来,神情严肃的看完,抬头看了他们俩一眼,神色颇为复杂的将文件传了下去,又给其他首领们看,六合吐蕃虽然汉话程度不高,但至少几大首领还是都看得懂汉字的。

    嘭的一声,某个一脸大胡子,满脸写着我脾气不好的首领一把将文件摔在了桌子上,怒道:“汉家王爷你什么意思,来我凉州是耍威风的么?”

    六合吐蕃跟党项的关系很差,毕竟游牧民族么,只要是邻居关系肯定都不怎么好,按照这计划书上所说,党项将在大宋的帮助将会建城修路,大规模的开展贸易,可以想象,三年之内党项的实力至少会增强一倍以上,而且跟大宋的关系也会与之更加紧密。

    嗯,用脚后跟想也知道,他们快要倒霉了。

    大首领伸出手,示意他稍安勿躁,沉声道:“如果是耍威风,大宋没必要搭上一个亲王的,敢问二位,你们所说的贸易、富足、跟和平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加入其中便是,大宋能答应党项的条件,一样可以答应六合,六合想要铸城的话,大宋也可以提供水泥,一应贸易与吐蕃无二,我大宋的最终目的是联通整个河西走廊,凉州在西汉时就是河西四郡之一,商业位置得天独厚,任何贵族所需的生活物资,我大宋都可以换给你们甚至是送给你们,这难道不是贸易和富足吗?”

    “称臣纳贡换来的富足么?”

    “六合若向大宋称臣,恢复河西军节度使的名头,我大宋愿意出面为六合与党项之间调停矛盾,这,不就是和平么?”

    还是那个长得很凶的首领,一拍桌子骂道:“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想让我们给大宋当狗?做梦!大哥,杀了他们,跟他们打。”

    孙悦和赵光美笑了笑,压根就没搭理他,因为六个统领中,只有他一个人拍案而起了,其余人么,全都露出了一副深思的表情,孙悦暗道,这事儿有门了。

    大首领也没搭理他,这个三首领向来都是不长脑子的,打仗很猛,但这种事他们已经习惯忽略他的意见了,现在的事儿很明显,如果他们说不,等党项人富足起来之后,他们面临的将是灭顶之灾。

    一边是富足,一边是毁灭,脑子稍微正常一点的人都知道怎么选,至于称臣什么的,那也就是个笑话,他又不是松赞干布,真不在乎那么多名声上的东西,或者说他们六合还没有资格去务那个虚,实惠才是要紧的。

    唯一可虑的,也就是信誉了。

    “我们倒是信得过大宋,可是我们信不过李彝兴。”

    “若是大首领有意此事,随时可以去夏州与李节度缔结盟书,党项、吐蕃、大宋三方共襄盛举,共同分润河西走廊的大利润。”

    长满了胡子的首领不屑道:“让我们去夏州?那岂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么?”

    赵光美冷哼一声道:“所以我亲自来了,若是李彝兴胆敢有什么失信之举,你们大可以把我的脑袋砍下来,我若死在夏州,莫说这贸易黄了,便是党项,恐怕也受不起我家兄长的雷霆一怒,怎么,我一个亲王都敢只身犯险,难道你们吐蕃人都是胆小的鼠辈么?”

    “你……”

    孙悦也笑着接话道:“大首领,我二人的性命,便是我大宋的诚意了,是富足还是灭亡,全看您的决断了,您诸位商量着,我们先休息去休息?”

    “好,贵使去吧。”

    …………

    晚上吃完了饭,孙悦和赵光美满满一肚子烤肉,舒舒服服的回了屋,颇有些志得意满。

    虽然还没给个准话,但晚宴上六合部的几大首领起码表明了一个意向,十之八九,这事儿就算是成了。

    这事儿要是没点把握,孙悦也不可能拉着赵光美就来,他相信,只要六合吐蕃的首领肌肉没长到脑子里,这事儿就没跑。

    但可惜,千算万算,他却没算到,这六合吐蕃的几大统领中,真的有一个肌肉长到脑子里的人。

    就在他们俩懒洋洋的躺在床上互相吹牛逼的时候,之前他们见过的那个大胡子首领,已经抽出了他的弯刀。

    “我等乃是松赞干布的子孙,绝不给汉人当狗,弟兄们,跟我杀,杀了汉使,跟他们干!”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