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二百八十九章 狭路相逢勇者胜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看着不远处的后蜀大营,向来一副胸有成竹,好像无时无刻不在装哔的卢多逊彻底的慌了,文官到底是文官,这会已经急的有点懵逼了,甚至还提出了掉头就跑的意见。

    真不知道这货后来是怎么在太宗朝跟赵普掰手腕的。

    “卢大人稍安勿躁,二大王,哦不,是晋王殿下之前是不是吩咐过,一旦山路炸开进入了后蜀境内,一切就要听我的。”

    “额……是,那咱现在到底怎么办啊,你倒是赶紧拿个主意啊。”

    “不要慌,我看这支军队应该不是特意来堵咱们的,就是碰巧遇上了,而且直到现在为止,他们都没有发现我们,你看,他们的阵营很松散,一点也看不出要作战的样子,而且他们没有派哨骑,说明他们完全没有防备会有人突然出现,只要咱们躲在山上不下去,他们不会发现我们的。”

    “啊?碰上了?那……那怎么办啊,这下咱们还能过得去了么?”

    “慌什么,既然不是早有预谋,那就不怕他们了,以有备攻无备,找个机会突袭了他们不就得了,狭路相逢勇者胜,这不是咱们倒霉,而是特么的撞到大运了,把这支援军一灭,后蜀离灭国也就不远了。”

    “啊?打?可是,咱们只有两千多人,人家可是有两万啊,十倍于我们……”

    “兵贵精而不贵多,大人您看,他们的营盘如此松散,东一块西一块,连基本的防御都没有,一旦打起来我看跟两万头猪也不会有什么区别,况且,孟玄喆这人,我之前有过点耳闻,这就是个废物,就算退一万步来说,我大宋强军,以一当十的时候难道还少么?”

    卢多逊一时间也是真看不明白,这货是个纯粹意义上的文官,连枢密院都没待过,根本就看不懂什么营盘啊,阵型之类的,只是觉得看人家连营几十里,呼呼啦啦一堆看着好像挺吓人的。

    既然孙悦说能打,那就打呗,真要让他调头回去,他也不会甘心的,而且晋王对他这一仗寄予厚望,这要是让他失望,那……呵呵。

    想到此,卢多逊一咬牙一跺脚:“打!打他们个王八犊子的,老夫率领先锋,第一个上。”

    说着,老卢同志拔出剑来好像就有点冲动。

    孙悦连忙一把抓住他,道:“你干嘛?往后退一点,先躲在山上别下去,等他们走过去,远远的派哨骑拿着望远镜吊着他们,等等战机。”

    “这……不会被他们发现吧。”

    “如果他们是正常行军,肯定会发现,可他们肯定想不到咱们已经把剑门关绕过去了,跟你说的太专业你也听不懂,这么说吧,看他们的营盘,完全就是来踏青的,等着吧,相信我,战机很快就会出现的。”

    …………

    一天后。

    卢多逊一把将望远镜摔在桌子上,“搞什么啊这是,那孟玄喆什么情况,一整天了,才走了二十来里,他们到底是干啥来的?不是说这是王昭远的援军么。”

    孙悦笑笑道:“或许,人家太子殿下是觉得这样走不会那么累吧。”

    “啊?不可能吧。他好歹是一个太子,连最基本的兵贵神速都不懂?他不懂军中也总会有懂的人吧,他怎么可能这么蠢?”

    “相信我,他只会比你想象中更蠢,快了,战机就快要出现了,你看这天,是不是快要下雨了。”

    “额……是有点阴。”

    “让将士们准备好,快要开战了。”

    卢多逊还是想不明白下雨和突袭有什么必然联系,他们又不是骑兵,没法趁乱突袭,下雨不下雨不都得列阵而战么,顶多也就是雨天射箭不太方便呗,可是这玩意是相互的啊,他们射不了咱们自己不也射不了么,大宋的弓弩其实比他们的还要厉害不少呢。

    不过见孙悦一副特别自信的样子,特装哔的摇摇头表示到时候他就知道了,他也只好忍住了心中的疑惑,毕竟,他是真不懂战事。

    事实上,孙悦自从知道了这次碰上的是孟玄喆之后,他心里就冒出了两个字:稳了。

    后人都说赵光义不知兵,却喜欢瞎指挥,北伐契丹输了个底掉,还尽失北地民心,是个不折不扣的昏君。

    其实这个说法真的不怎么客观,打仗这事儿吧,还是得看跟谁比,跟他哥比他当然垃圾了,可假如跟眼前这位后蜀太子相比,那他差不多就可以算作是韩信再世,白起复生了。

    这真是不夸张,看看孟昶在这一路派出来的三个人吧,都是什么东西,王保正,三天都不到就让王全斌给打没脾气了,关键是不但仗输了,还丢了七十万斛的军粮。王昭远,成天自比孔明再世,结果坐受天下第一雄关,历史上从未被人正面攻破过的剑门关,一个月都不到的时间居然就求援了,要知道他的人手一点也不比王全斌少啊。

    至于太子么……这么说吧,前面两位顶多也就是无能,这位太子殿下基本上就可以归类到缺心眼那一堆里去了。

    孙悦他们就一直调在他们后面等啊,等啊,一开始还都挺小心的,后来看他们根本没有一丁点警觉的意思,看这架势哪怕是他们之间相距一里之内,估计都看不见他们,索性也就贴的越来越近了,近到孙悦用望远镜已经能看清他们的大营了。

    一直到黄昏时分,太阳都快下山了,终于伴着一声沉闷的雷鸣,下雨了。

    孙悦连忙拿起了望远镜,死死的顶着孟玄喆的大营。

    果然,这孟玄喆见到下雨,第一件事并不是安排扎营,而是让他的将士们,先把旗收起来。

    原来啊,这孟玄喆第一次领兵出征,可能实在是骚的厉害了,他居然特意将军队里的所有旗杆加长,然后在旗杆上,缠上了异常名贵的蜀锦!

    要知道蜀锦这种东西,乃是当今世界上最名贵的衣料,赵匡胤也没有几身蜀锦的衣服,甚至于在整个后宫,除了他的皇后之外,后宫嫔妃如果能有一件蜀锦的衣服,就可以显摆了。

    或许在这货的眼中,他的旗杆比较金贵吧,可是更奇葩的是,他见外面下雨了,居然心疼了,怕雨水把他的宝贝蜀锦给淋坏了,连忙命人将他的宝贝蜀锦给收了起来。

    换句话说,此时的后蜀军,是特么没有军旗的。

    隔着大雨,孙悦也看不太清楚了,估摸着他们应该收的也差不多了,便随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抽出刀子大吼一声:“狭路相逢勇者胜,有我无敌,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