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二百八十二章 古怪的军令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莫名其妙的一条命令,实在是太奇怪了。

    从大局上来说,西南方面的绝对领导无疑是王全斌,从小局上来说,新军的直属领导也应该是崔彦进,就算单纯从他个人来说,他的领导也应该是监军王仁詹啊。

    卢多逊按说应该是秦州的权知州赵光美的领导才对啊,当然,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赵光美能给卢多逊脸才怪呢。

    隐隐的孙悦就觉得哪好像不太对,但是好像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等孙悦一路上风尘仆仆的回到秦州之后,韩崇训二话没说直接就把他给放倒了,这可怜的孩子,明明说好了是三兄弟一起闯天下,结果就剩他一个人孤军奋战,关键那俩还立下了大功。

    明明走之前说好了用不了一个月就能回来,结果再回来时已经将近小半年。

    若不是李沆勉强算是得力,不但做好了本质工作帮赵光美做好了秦州的政务,还帮着他参赞了不少的军务,他都快被军改这点破事儿给逼疯了。

    孙悦笑着解释道:“我这不也是帮着新军开拓业务么,军委在关中一代足足批了六个水泥厂,需要用工数万人,你这军改工作不是好办多了?”

    “呵呵,你们俩在西北吃肉,好家伙现在都拿你们跟班超裴矩相提并论了,结果连跟骨头都没给我留,合着还得谢谢你们喽?”

    “嘻嘻,别生气么训哥儿,那河西走廊上的事儿都是虚的,后蜀的战功多实在呀,这才是你大显身手的时候呢,我跟你保证,伐蜀有功我不跟你抢了还不行。”

    韩崇训无语地看着他:“我是指挥使,你是都监,一根绳上的蚂蚱,你告诉告诉我什么功劳不是咱们俩一块分。”

    “哈哈,这个……外边的天,是真蓝啊,对了训哥儿,我给你带礼物了,我媳妇不是骑走你一匹青海骢么,你看看我给你带什么了,上好的青海骢二十匹,这不是给你的,是给你的亲随的,至于你,嘿嘿,传说中的汗血宝马,送你了,够诚意了吧,归义军给朝廷的,一共就三匹,两匹进京,一匹给你送来了,消气没?”

    “你给我滚一边去,少转移话题,三大王呢?他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不知道,他可能还得浪一段时间。”

    韩崇训无语地道:“你们俩还能不能分得清哪头轻哪头沉了,啊?下个月崔帅就要率军过来了,就作为前军先锋驻扎在秦州,结果咱们秦州的知州却没了,到时候谁招待?人家跟我老子是平级的,三大王不在还怎么镇得住场面?失礼不失礼?”

    孙悦无所谓地笑道:“他要是挑理就让他有本事去找三大王去啊,跟咱有什么关系,咱一当小兵的,服从命令听指挥,让干啥干啥呗。”

    韩崇训苦笑一声道:“正要跟你说这个呢,你说,咱听谁的命令?”

    “啥意思?”

    “咱这新军,三千多是咱自己的老班底,从京中跟咱带出来的,剩下的将近七八千人都是原来的忠武军整编的,到时候崔帅来了,万一他跟王老将军有什么地方冲突了,咱到底听谁的?原来三大王在,咱们是想听谁的听谁的,本来咱也是殿前司,算是身份特殊,谁也不太指使得动,多少还能有一定的自主权,可现在没了三大王,咱特么就是俩婆婆中间的那个儿媳妇呀!”

    孙悦之前还真没想到这一块,一时间也是没了主意,问道:“你爹没给你写封信,给个指导思想啥的?”

    “写了,我爹啥都没说,就让我听你的。”

    孙悦也没了主意,只好道:“走一步看一步吧,崔帅和王老将军也未必就会不和,真要有什么矛盾,尽量不去掺和就是,实在不行,那就大事上听王老将军的,小事上听崔帅的。”

    “那,卢多逊呢?”

    “啊?”

    “转运使卢多逊,圣旨里特别写了一条说让你归卢多逊节制。”

    “你是说,他会和两位将军的意见相左?他凭什么?区区一个文官,连枢密院的编制都没有,凭什么在这种国战上指手画脚?他不就是负责运粮运补给的么。”

    “他如果真的只负责运送补给,特意加的这一条还有什么意思呢?唉,反正我是懵了,打个仗而已,咱头上仨领导,如果王仁詹跟王老将军再闹出点什么事儿来那就是四个,我特么脑子都大了。”

    孙悦也没强到哪去,前世看史书的时候就光看个热闹了,设身处地在其中才知道事情有多复杂。

    按说这种军事行动中掺杂政治势力乃是大忌,可是这世上,哪又来的跟政治无关的军事呢?

    四个领导中,崔彦进和王全斌分别代表着禁军大佬和地方半军阀,都是老大中的老大,这没什么可说的,而王仁詹的背后则应该就是代表着赵普了,那赵普的对手么,自然就是赵光义了。

    谁不知道,卢多逊现在是赵光义的头号马前卒,按说这种军事上的事儿,应该没有赵光义说话的份的啊,可人家不但来了,还拥有节制自己的权利,这未免太诡异了些。

    所以眼下这局面,要么就是赵匡胤老糊涂了,乱派人,要么就是,这其中有什么东西他不知道,而且是足以影响此战胜负走向的大变数。

    孙悦对此是百思不得其解。

    结果仅仅几天之后,他就再不用思了,因为,转运使卢多逊,居然亲自屈尊降贵,跑到他们秦州来了,没等孙悦他们摆下酒宴给他接风洗尘,这位转运使大人一张口,一条啼笑皆非的命令把他们都给整懵了。

    令,秦州都监孙悦,带两千人,随他去金州,征调民夫?押送粮草?

    韩崇训仗着自己有个当殿帅的老爹当场都摔杯子了,怎么个意思啊这是,拿我们当三线部队用呢?拿我们当厢军用呢?老子是精锐好不,老子是要打前锋的啊!

    当天晚上,他们的新军答应就炸了,在后方押运粮草固然安全,说实在的那剑门关如果真要去爬,那根本就不是人打的仗,可是他们是精锐啊,精锐自然有精锐的脾气,往好了说那叫荣誉,往实际里说那就是战功、就是金银财宝,先锋固然危险,但事后先锋赚的也多,他们的这些新军中,原来从开封来的,那都是殿前司的精锐,后来在秦州本地政变的,那也是忠武军的精锐,天生就应该是要打先锋的。

    于是当天晚上,卢多逊住的地方就被围住了,大有今天不给个合理说法,丫就弄死你的意思。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