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百五十一章 奇袭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高继冲决定见孙悦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吃完饭以后了。

    其实高继冲还想多拖两天的,但孙悦一句话就给他整懵了:“慕容主帅的大军就在路上,如果你们想等到兵临城下之后再谈也随你们。”

    一整天的时间,孙悦觉得自己已经够意思了,到底要怎么办,荆南小朝廷应该已经商量的差不多了,再商量无非也就是扯皮而已。

    当孙悦来到荆南所谓的王宫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只见大殿上两排甲胄鲜明的刀斧手,整整齐齐的在朝他行注目礼,那足有半米的宽大斧刃似乎还闪着寒光,这让他毫不怀疑,只要高继冲一声令下,自己就会变成饺子馅。

    情不自禁的,孙悦就咽了口口水,虽然孙悦熟知历史,知道高继冲的胆量,自己这一趟出使必然是有惊无险,但本能的还是对此有些发憷的。

    孙悦暗暗的告诫自己,绝对不能怂,自己现在代表的可是整个大宋,今天这一幕很有可能是要写进史书的,这要是怂了可就遗臭万年了,想想痛揍俄国大力士的霍元甲,想想佛山黄飞鸿,想想*****,想想血液里流淌面条的功夫熊猫,无论如何不能有失国体。

    老子就算变成饺子馅,也要做一盆帅气的饺子馅。

    “高国主这是什么意思?打算与我大宋开战么?若如此,请斩孙某项上人头,不过本使来时慕容主帅曾跟我说,若我有事,江陵城破之日,鸡犬不留。”

    高继冲登时脸就绿了,他当然不敢与大宋开战,整这套无非也就是想吓唬吓唬孙悦,他听说这个孙悦只是个小孩子,万一能吓唬住,探出大宋的底线了呢?

    却没想到,这小娃娃居然如此的强硬,或者说,大宋居然会如此的不留余地,难道这就是大宋的底线?

    “哈哈哈,尊使莫要误会,这可不是刀斧手,这是我荆南的金瓜武士,尊使若是不适应,我让他们这就下去。”说着,高继冲一挥手,两排‘金瓜武士’呼呼啦啦的全都不见了,高继冲还特别客气的将孙悦请到他的位置上坐下,他自己则主动坐在了下首的位置,以表示荆南对大宋的臣服。

    孙悦也笑了,笑的好像刚才的不愉快全都不存在似的,“高国主,李监军的信可看了?我大宋发义兵湖-南讨伐叛贼张文表,实在是急呀,那张逆现已攻陷了潭州(今长-沙),周节度他们岌岌可危,晚一步,恐怕就会有那不忍言之事发生啊,所以我大宋也是实在没办法,这才向贵国借个道,我们总不能绕到南唐去吧?您放心,只是借道,绝对没有假途灭虢的意思么。”

    高继冲心说,谁特码信你谁缺心眼,可话却不能这么说,大宋如今已经拥有一百一十一个州,九十六万户人口,士兵更是柴荣留下的百战精卒,水陆军兵种齐全,领兵的还是大宋第一军人慕容延钊,他难道能像三国里的诸葛亮一样,大言不惭的说一句滚吧,下次想一个新鲜点的计谋再来,这可能么?

    “尊使明鉴,上国所要的一应劳军物资,我荆南绝不敢缺少半分,三千助战水军也绝不是问题,只是我荆南百姓久不识兵戈,恐惧王师,能否在百里之外的荆门备下物资款待王师?”

    高继冲的姿态放的很低,意思也很明确,只要你大宋的军队不进江陵城,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荆南人的算盘打的很精明,军事对抗,他们肯定是不行,想坚持到后蜀来援都费劲,况且大宋不好惹后蜀难道就是慈眉善目的老太太么?所以他们决定,尽量在政治上不留任何的把柄,尽量不给他们发兵的借口,托一天算一天,只要托的时间长了,孟昶收到消息自然会做出相应的反应,到时候两个大国相互博弈,他们趁机左右逢源,说不定这一劫就过去了。

    经过他们幕僚的一致认定,大宋的皇帝赵匡胤啊,是个要脸的人,也是个讲道理的人,前几年征讨李重进的时候,隔江就是又肥又软的南唐,大兵们磨刀霍霍的眼看着就要杀过去了,南唐派出了他们的英雄冯延鲁来到江北对赵匡胤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献上了丰厚的进贡,赵匡胤在实在找不着借口的情况下,不是也退兵了么。

    有这样的先例在,多多少少也给了荆南人一点底气,他们相信,只要自己拿出比南唐恭敬十倍百倍的态度来,一丁点借口也不给大宋,大宋对他们就无可奈何了,至少可以把时间拖下去等到后蜀做出反应掣肘大宋,等大宋平了湖-南班师回朝,自己就可以歌照唱舞照跳,继续过自己舒坦的小日子了。

    多么卑微的幻想啊。

    至于慕容延钊是否会满足他们的幻想,那就不干孙悦的事了,孙悦的目的很明确,他就是来借道的,现在道已经借来了,那么自己的任务也就算是圆满的完成了,可以回去复命了。

    二月九日,孙悦完成了使命,在荆南的王叔高保寅的陪同下,带着荆南足有几百大车的劳军物资,在江陵城百里之外的荆门,终于等来了慕容延钊的大军,一路上,宋军平平稳稳不费半点周折的读过了归州和峡州的两处天险。

    接待高保寅的是监军李处耘,李处耘先是表彰了孙悦深入虎穴的大无畏精神,然后笑呵呵的告诉高保寅,他们的主帅慕容延钊实在是身体不适,舟车劳顿已经累倒下了,等晚上他老人家的身体好一点,就要亲自设宴招待你们了,不过你们别怕,我们这次来啊,真的只是单纯的来借个道滴,感谢你们的劳军物资,我们收下了,明天我们就在荆门拐弯,绝对不会去惊扰江陵的百姓滴,你们现在就可以派信使回去报个平安了。

    高保寅本来,还心有疑虑,可是等到晚上他真的见到慕容延钊的时候心里的大石头也就放下来了,慕容延钊比孙悦前几日见他的时候还要憔悴,大宋威风八面战功赫赫的慕容大帅都病成这个熊样了,却依然坚持亲自作陪,这是多么给荆南面子啊。

    至于上午亲切热情的监军李处耘为什么并未出席这场欢迎的盛宴,自然也就不重要了。

    而此时,并未出席在酒宴上的李处耘,却已经全身披挂好了甲胄,手按配剑冷着脸的召唤了跟他一道二来的枢密院全体同仁,命令道:“出发。”

    众人都懵了,出发?去哪?

    李处耘冷冷地命令道:“趁着敌军不备,诸将随我奇袭江陵城!”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