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百六十四章 跟李处耘赌命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让我们将时间轴往前拨动几天,看看孙悦到底做了什么。

    本来,孙悦和韩崇训的打算,只是锁死资水而已,他也从没想过要亲自跟李处耘去怼,毕竟那李处耘再怎么疯也是堂堂枢密副使,是可以跟他师父赵普掰手腕的大佬级人物,他这小细胳膊小细腿,实在跟人家不是一个量级。

    而事态急转直下,其实都是因为一个十一岁的少年:周保全。

    朗州易主之后,周保全就在大将汪瑞的保护下逃到了资江南岸的一处佛寺中藏了起来,也是昏了头,当时的周保全并不知道益阳已经姓宋,等他知道的时候,其实已经晚了。

    周保全本就是强弩之末,身边亲卫所剩也不过三千多人而已,再加上连日奔波,人困马乏,正好落到了以逸待劳的韩崇训手里,要知道新军本来也是禁军中的精锐,所以作战过程相对也没什么好说的,半日不到,周保全和汪瑞就成了阶下之囚。

    生擒周保全,这可是泼天的大功,孙悦也很兴奋,亲自到寺庙里跟周保全谈了会心,因为孙悦和周保全同岁的关系,他们俩还真的有许多共同语言。

    总之,孙悦的套路就是极尽安抚,对周保全及其家眷,可以说伺候的是恭恭敬敬,完全就是按照一国国主的礼遇去对待,毕竟湖-南现在乱成这个熊样,若能让周保全亲自站出来安抚湖-南百姓,这比多杀十万人、二十万人还要来的划算的多啊。

    甚至于,孙悦还打算劝降汪瑞,并亲自领着他们在益阳转了一圈,告诉他们,自己和李处耘是不一样滴,宋军也不是每个人都像李处耘那样神经病滴,天下一统又是这个大势所趋滴,我们官家对你们也是非常有诚意滴,这些百姓这么跟宋军拼命,这是在用自己的脖子跟宋军的刀子比谁硬啊,这湖-南百姓供养你们周家好几十年,为了这一方百姓的福祉,能不能请你们站出来,让这场闹剧尽快平息呢?我们官家在开封给你们建了可豪华的宅院了,你们的晚年生活,那是非常有保障滴。

    周保全才十一岁啊!他能懂什么?你以为每一个十一岁的少年都能像他一样天才么?

    在孙悦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劝说之下,周保全终于动心了,并答应给藏在深山里打游击的张崇富写信劝他投降,孙悦自然是大喜过望,连夜就给慕容延钊写了封信,让他赶快扔下手头的事儿来益阳,只要他这个主帅拍板认可,这事就算是定死了,大宋平湖-南,所付出的代价也就比原本历史中少的多了,他也终于特娘的不用再杀人了,很快就可以回家了!

    结果,就差了那么一点点,信使前脚刚走,估摸着信还没到慕容延钊手里呢,田守奇就来了。

    田守奇那叫一个气啊,要知道他可是李处耘的心腹,否则追讨周保全这种事也轮不到他,他为了这泼天的功劳也是真急了眼,从朗州一路到资水一天一夜都没下过马,现在大腿里子上面还全都是血。

    结果,孙悦和韩崇训两个小娃娃,不但杀了他的信使还抢了他的头功,换了谁能忍啊!也顾不得这俩娃娃背后通天的背景了,指着他俩的鼻子就是一顿骂,直接让亲兵把人给包围了,非要跟他们俩算算账。

    这事儿吧,说实话也确实是孙悦他们理亏,再加上这田守奇又是上官,韩崇训也并不缺这么一份所谓的功劳,便同意将这个功劳分润给他一半,就说他们俩是在田守奇的英明领导之下,才抓住周保全的,这也是军营里的规矩,上官分一半么,几千年来哪个国家都是如此。

    韩崇训对此没有意见,孙悦自然也不会再节外生枝,毕竟他是文官么,他看中的是周保全三个字的政治意义,功劳不功劳的他还真不怎么在乎。

    可是万万没想到,这田守奇就是个棒槌!他居然要去欺辱周保全的后妈!

    周保全的后妈,那就是周行逢的女人啊!周行逢虽无国主之名,却有国主之实啊!他的女人,那就是王妃啊!

    上梁不正下梁歪,李处耘不严苛军纪,宋军在湖-南自然就烧杀抢掠,而田守奇手底下那些大兵自然也就跟田守奇差不多都是一路货色,周保全好歹带着几百个家眷呢,哪个不是大美女,再加上寺院里一地的金银财宝,这些将士们全都眼红了。

    周保全他们倒是不敢杀,但是除了周保全之外,他们敢杀这寺院里的任何一人,敢干任何的事儿,可要真让他们把周保全的家眷先玩一遍过了瘾,周保全还能给张崇富写劝降信了么?十一岁他也是男人啊!十一岁也是有血性的好吧!

    孙悦这下可是真急了,加上最近在他的命令下被杀的人也有那么个一两万了,身上的杀性不知不觉的有些重了,一时间急中没生出智来,便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杀!!!

    然后,战报上新军就兵变了。

    这一刀砍出,痛快倒是挺痛快了,但孙悦的小命,说实话也就悬了。但说实话,这事儿干的吧,孙悦并不如何后悔。

    穿越过来将近四年的时间,孙悦的身体一天一天的长大,他思考问题的方式也越来越像是个宋人,不敢说什么为万世开太平,但得益于魏仁浦对他的教育,至少他觉得,君子当有所为有所不为,这么说可能有些矫情,有些不太像是个现代过来的穿越者,但是,彼时彼刻,那就是他的本心。

    军民齐叛,在青史中只是单调而苍白的四个字而已,看上去没有任何的感觉,但,若换成这资水之上滚滚而下的血呢?

    周保全一封信,换来的很可能就是十几万甚至几十万湖-南百姓的命啊!当然,田守奇在这场国战之中跟自己一样,都不过是小人物而已,劝降张崇富最大的障碍,从来都是李处耘。

    一边是自己的前程甚至是身家性命,一边是十几万几十万的湖-南百姓,怎么选?四年前刚穿过来时候怎么选不知道,但现在,他选择,跟李处耘赌命!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