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百四十一章 小悦哥要上战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时光如梭,一转眼又是两年,孙悦已经十一岁了。

    十一岁的少年,虽然还没有进入青春期,但身体已经猛地长高了一大截,看上去起码已经不是那么的小了,只可惜,他的小弟弟还是不能用。

    孙悦现在就盼着自己赶紧长大,并不只是因为嚣弟弟,要知道他组建军委有功,按说早就应该升个稍微有点重量的官了,却依然还是只能给曹彬当个小小的主事,就是因为他的年纪,眼看着连李沆都快要升官去当都监了,他能不着急么。

    孙春明的官位也没有变化,虽然开封府已经由他说了算了,但本质上他还是一推官,放在开封城还只是一个小角色,不过老曹和老方却很争气,他们家的生意也是越做越大,老曹现在全力酿酒,丰乐楼每月都要卖出几万斤的酒曲,最近还在跟慕容家商量,打算在南方包下大片的甘蔗地,开一个制糖厂和朗姆酒厂,老方也成为开封城最大的甚至是唯一的一个承建商,还在码头上包下了上百个仓库,手下兄弟几千人。

    嗯,反正差不多就是他们家已经混成大宋的民间首富了,不过钱却几乎一分都没攒下,都让孙春明给花了。

    孙春明在南城包下了八百亩的地,建了个实验室,一心在研究那些出现在别的穿越小说中的黑科技,这两年一直都在跟玻璃和火药较劲,因为这两样东西大宋本来就都已经有了,但琉璃是用来做灯的,火药也主要是用于放烟花的,咱不是理工男,不玩无中生有,只玩改进和大规模生产还不行么?

    事实证明真的不行,花了一百多万贯了,屁都没研究出来,改进出来的琉璃卖的比南唐进贡的还便宜,改良的火药武器也比不上军队里本来就装备着的神火飞鸦。

    失败是成功之母,可惜这个成功有点六亲不认。

    不过这也没什么可伤心的,人生么,不就是这么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的么。

    总的来说,这两年他们过的也都还不错,孙春明在开封府虽然是推官但说话比判官好使,孙悦在枢密院虽然是不入流的小官,但也没什么人真拿他当小官看待,在军委司中说话的分量也几乎是仅次于曹彬,除了有事没事就找他茬的李处耘之外,大家起码对他都挺尊敬的。

    开宝元年(因为主角的原因没有乾德了),正月,一起飞马入城,送来一封求援信,彻底打乱了枢密院假期刚结束,慵懒散漫的工作节奏。

    割据湖-南武平节度使周行逢病死,十一岁的幼子周保全继位,而刺史张文表趁机发动了兵变,攻占潭州,周保全身边的人也不知是怎么想的,居然傻了吧唧的给大宋写了一封求援信,希望大宋能够帮他出兵平叛。

    要知道,所谓五代十国,细说起来其实是十一国,而再细分起来,还有许多不称为国,但却各行其是的国中之国,湖-南便是其中的典型,他们名义上臣服于大宋,但实际上却拥有着一套自己的小朝廷,赵匡胤早就想把他们给吃下去了,只是苦于一直没有太合适的借口而已。

    现在,一个完美的借口出现了,还是周保全自己送来的。

    这算啥?形象一点的比喻,古巴内乱了,特娘的去跟美帝求援,这特么用作死两个字已经不能形容他们的愚蠢了。

    更让人不敢相信的是,湖-南的老邻居荆南,君主高保勖居然也死了!他们出兵湖-南最后的一块障碍也没了,甚至他们完全可以捎带手的把荆南也给灭了。

    这运气来的时候啊,真是挡都挡不住,满朝文武的脑子里就只剩下一个词了:天命。

    天命在宋,否则都没法解释这样的巧合,这是老天爷将馅饼做好了,直接扔在大宋的嘴里,而且还一扔就是两块。

    那还等什么?出兵吧,人家怎么说也是向自己臣服的‘臣子’呀,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于是整个枢密院,都随着这一封求援信的道来而忙活的鸡飞狗跳的。

    统帅之人根本就不用去选,因为荆湖一代正好是大宋第一军人慕容延钊的地盘,大宋也不太可能大老远的派太多禁军过去,主力肯定是南边那些节度使的兵马,整个大宋也不可能有人敢在这个时候跳出来跟慕容延钊争夺主帅。

    但是慕容延钊是山南节度使,他已经不是禁军的将领了,朝廷总得派个人制衡一下啊,于是枢密副使李处耘就顺其自然的成了监军,节制慕容延钊。

    至此,一切都跟历史上一样,对于一心琢磨军改的军委司和孙悦来说,也就是看个热闹,本来这事跟他没什么关系。

    可是赵普却不知突然抽了什么风,说是反正禁军也要派人,何不把目前已经军改完成的几个先锋营派出去试试成色?要知道那些有政委的先锋营他们的隐形花费可是普通禁军将士的两倍以上的,这不正好是检验他们战斗力的时候么?

    于是,包括李沆在内的九个完成军改的先锋营,也跟着李处耘上了此次的出征名单,独成一军,号新军。

    既然这新军上了,这军委不能没点表示吧?毕竟是新军的第一次上战场么,总得有个军以级的政委呀,军委是不是也得派个人?于是,孙悦的名字居然也出现在名单上了,任新军都监。

    简而言之,孙悦这次将作为李处耘的书令,跟随大军去襄阳找慕容延钊汇合,然后将荆南和湖-南给灭了。

    他,要上战场了。

    十一岁!

    调令传来,孙悦整个人都懵了,一脸的不敢相信,他连杀人手都抖,乃是个纯粹的读书人,上战场?开什么国际玩笑啊!而且别人不知道,他还不知道么?这一战枢密院谁跟着去谁挨坑啊!说是北宋太祖一朝第一大坑也不为过!这特么是谁的主意?

    正在那骂娘呢,曹彬哈哈笑着就来邀功来了,“悦哥儿,你就说我这个领导对你咋样吧,这可是实打实的军功啊,咱们司里几十双眼睛都盯着呢,这两天给我送礼的都能凑一个营了,我谁也没搭理,独独向上面举荐了你,高兴不?”

    见孙悦一脸目瞪口呆的表情,曹彬还笑道:“你也不用这么激动,回头让你爹请我吃一顿就行了,哈哈,你小子,能耐是有的,就是缺资历,咱们枢密院的资历除了年头之外,可没有比战功更实在的了,等你回来,你就等着升官吧。不用谢我了。”

    看着曹彬一脸得意洋洋的表情,孙悦简直恨不得将一桌子奏章摔他脸上,我谢你奶奶个抓。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