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百六十一章 孙悦的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大概二十分钟后。

    “都监,这……都杀么?”

    孙悦恶狠狠地点了下头:“杀,全都杀,一个活口也不许留!”

    刚才,在孙悦发疯似得命令下,新军派出了骑兵营出城迎战,这些溃军本来就士气全无精疲力尽,之前也没想过益阳城会易主,完全没有一丝的防备,所以被新军砍瓜切菜似得给平了,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砍杀射杀的加一块大概有六七百人,还有一千多的溃兵直接投降,成为了宋军的俘虏,可是一向矫情的有些妇人之仁的孙都监,居然下令杀降!而且还是一个不留!

    说好的大宋湖-南一家亲呢?说好的仁义之师呢?这还是我们那个叨逼叨的都监么?

    孙悦冷冷的回头瞥了一眼那些跟着他一块上了城墙打算看一场政治秀的乡绅,这帮人霎时间只觉得脊椎骨都是凉的,要知道这一天下来孙悦的表现简直是太好了,他们是真特娘的有几分相信他那套炎黄子孙一家亲的说法了。

    结果一上来砍瓜切菜的就把那小两千人全给弄死了,还要杀降?这大宋的都监脑子有问题吧!

    “来人,将他们押下去,不要为难他们,但也不要让他们在三天内接触旁人,对外就说我请他们喝酒喝多了。”

    “是。”

    没精力再在这些所谓的乡绅身上浪费了,孙悦忍着太阳穴上的一阵阵疼痛,开始思索对策。这场讨伐肯定是进入到了尾声了,却也是最关键的时刻,一个处理不好随时可能会阴沟翻船。

    从俘虏的口中得知,朗州城已经被李处耘给破了,虽然周保全逃走了,但单单从军事角度来说的话,李处耘确实是成功的抢了慕容延钊的首功了。

    一个‘天才’的设想,李处耘将俘虏抓住后,胖的煮熟,全军分食,瘦的则在脸上刺字,毒打一顿放掉,然后这些脸上被刺了字的俘虏逃回去后就会像见鬼一样的宣扬宋军的恐怖,把后面的守军都给吓住,使湖-南不论军民全都畏惧宋军如虎,不战自溃,朗州城兵将也全都没了战心,李处耘没来就已经跑没影了。朗州城也不到一天就打下来了,这效率当真是比慕容延钊高出太多太多了。

    “超耐磨,真特娘的能给老子出难题啊。”

    孙悦不是一个弑杀的人,甚至他在枢密院里都算得上是一号圣母了,但这不等于孙悦就真的不会杀人,他很清楚,这些所谓的溃兵实际上已经成了一种病毒,走到哪就会将恐慌传递到哪,就像传染病一样的到处扩散,如果让他们进了城,将自己的亲身经历跟城中的百姓一说,再站出来几个被刺了面的现身说法一下,自己这几天来的所有努力就都算白做了。

    要知道伴随着恐慌传递的可并不只有畏惧,更是仇恨。

    “赶紧杀,一个活口也不要留,另外,派出所有骑兵沿江巡视,凡是从朗州来的溃兵,一个活口不留全部杀死,尤其是那些面上有刺字的,封锁所有的渡口和出路,严防死守不许半个朗州百姓南下,命令一营政委李沆为权县令,管理益阳事物,有造谣宋军吃人者,无需审问就地格杀,马上让韩崇训和卓柏鑫来找我开会,李处耘已经祸害了半个湖-南了,无论如何咱们要把另外半个给保住。”

    吃人这种事都做了,人和野兽的区别也就很模糊了,一路上李处耘的大军烧杀抢掠自然是一刻也没停的,湖-南人民对宋军自然也就恨之入骨了,所以朗州虽下,战事却并没有结束,那些将士们纷纷躲进了深山,开始和宋军打游击,那些被他刺了面的俘虏也成了反宋的星星之火,在原本历史上,平乱打的比攻坚还要费劲,朗州甚至都差点易手过,等乱平下来之后整个湖-南也被祸害的剩不下啥了,也幸好他跟慕容延钊已经兵分两路,杨师蟠的主力已经被慕容延钊击败了,否则指不定后面还得多墨迹呢。

    扔下话,孙悦头也不回的就走了,杀降这种事,他愿意背负责任,却不愿意用眼睛去看,那是一次人性的撕裂。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卡死资水,最好能确保片板不能过江,保证潭州方向的湖-南百姓不会听到宋军吃人的消息,能多瞒一天是一天,给慕容延钊收理地方争取足够的时间,也让自己的怀柔政策起码在短期能发挥一点功用。

    至于资水以北,那就真是无能为力了。

    回到县衙,韩崇训和卓柏鑫都已经在等他了,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孙悦好歹还有一点心理准备,他们俩却是已经彻底懵逼了,韩崇训上来一把抓住他的手,感觉冰凉冰凉的。

    卓柏鑫道:“悦哥儿,我听说将近一千个俘虏,你都给杀了?”

    “啊,杀了,有什么事儿我兜着就是,你们一会跟下面的弟兄们都说好了,从北边来的百姓管不过来的可以不理,但溃兵一定要杀,这是为了大宋与湖-南之间的情谊。”

    卓柏鑫闻言不由呆了半天,这些天跟孙悦相处下来,他自问已经对这个小都监有了一定的了解了,可结果现在看来,这人设算是彻底崩塌了。

    谁说这特娘的是个书生,你们家书生杀人这么利索?

    “急着找你们来,商议的就是之后的事,现在的局势是,朗州跟潭州都已经被我大宋给拿下了,但我看,李监军和慕容主帅暂时也没什么合兵的必要了,韩大哥,卓大哥,我想守死资水,以此为界将湖-南一分为二,一边接应慕容主帅,一边将朗州溃兵尽量驱到武陵山里去,你们怎么看。”

    卓柏鑫听了嘴角直抽,这特娘的是真的狠啊,资水那么长,他们这么点兵怎么可能靠‘守’来断江,唯一的方法就是主动出击,杀出一条真空带来,把溃军的方向带偏,而乱世之中谁能分得清是军是民,孙悦说的好听,可实际上潜台词他们还听不明白么?北边来的,无论军民,杀无赦啊!至于武陵山?真进了那鬼地方十个里能活着出来仨都算湖-南人命大了。

    这特娘的枢密院里培养的都是什么玩意,杀性怎么一个比一个大呢。

    孙悦只是提供大概战略,战术上的事儿他就真的不会了,说到底人家只是说封锁资水,到底怎么个封法,怎么个杀法,归根到底还是他们两个将军的决定,说句不好听的,出了事儿,凭孙悦一个人也背不动这个锅,十之八九这笔血债还得算到他们俩头上。

    所以孙悦话说完了,韩崇训和卓柏鑫却面面相觑了,一时间居然心中都生出了点推脱的想法。

    好半天,老卓才道:“你们都是有大背景的,有些事可能不太好做,我这条命是你们救的,就当我现在还给你们,资水以北,我来吧,千夫所指,我一人受了便是。”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