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百三十八章 将计就计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事已至此,周判的局,终于已经完全清晰了。

    之前孙春明就隐隐的觉得不对,因为私杀囚犯这一条罪名固然是大罪,但这事就算栽赃也不可能伪造出文书签押来,凭着赵家哥俩对他的信任,那幕后黑手就那么肯定,他孙春明能栽在这上面?

    所以他始终觉得,这事应该还不算完,还会有下一环,只是始终没想明白那幕后之人会从哪出手。

    今天,他也是灵机一动,突然才想到吕龟图的问题的,之前吕龟图管他要底价的时候,他因为正烦着呢,所以并没有察觉什么,但事后一寻思,却发现这其中颇有不对之处。

    一个生活在洛阳的土财主,就算他爹当过侍郎,那也是后唐时候的事了,官卖暗拍的这个流程可是后周才建立起来的,他怎么懂得暗拍,还来找他公然作弊?要知道肥水不流外人田,这种事从来也没有大做广告的,没一定的门路一般人连参与进其中的资格都没有。

    所以孙春明突然想到,这吕龟图,和开封府里,除了自己之外的人有勾结!而且最少是曹官以上。

    孙春明今天其实是心血来潮的突然问的,结果却是让他大吃一惊,那宅子居然是特么铁老三的!这特么已经不是贪赃受贿的事了。

    想想吧,铁老三前脚刚不明不白的死在牢里,后一脚这个明显跟孙春明关系非凡的吕龟图便以低价买了人家的宅子,让本就说不太清楚的孙春明怎么去解释?就算赵大和赵二愿意相信他,可是别人呢?他还能服众么?哪怕是纯粹为了避嫌,他也得离开开封府,换一个衙门做事了。

    这特么他也是服了,虽然他跟吕龟图的关系很不好,但他毕竟是吕蒙正的爹啊,哪怕是吕蒙正对他并无多少好感,就冲着这个名分,他还能亏待他不成?他们孙家和吕蒙正早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这货连洛阳的家业都不要了,一心一意的抱自己儿子的大腿,然后又伙同敌人一块算计他?

    长脑子了么!这么蠢的人当初是怎么生出吕蒙正这么聪明的孩子的?

    既然今天这事是李推官给说破的,那么这幕后主使自然也就不是他了。

    他估计十之八九,吕龟图那天过来就是顺手打个秋风的,这么缜密的算计,不可能为了那么点蝇头小利就自己送上破绽,所以那吕龟图,肯定完全是自作主张。

    也特么幸亏这吕龟图鼠目寸光,自己把破绽露出来了,否则他搞不好还真的要栽了。

    周判官的计策不可谓不毒辣,也可以说是相当的高明,先是在明知道李皮为人的情况下,故意引诱铁老三的妻子在开封城搞事,由李推官出面平息,将他的目光吸引到李皮身上,然后再用一招死间计,泼他一身脏水,还不等他擦干,再由吕龟图抹他一身的屎,到时候他就算不被脏死也要臭死,最关键的是,还找不到他身上去。

    说他所料不差的话,这其中应该还有一环,用于将嫌疑在李皮的身上锁死,将自己彻底的摘出去,这样一来,哪怕是孙春明事后仗着关系报复,死的也只会是李皮,做到这一步也并不难,有心算无心之下,孙春明自己也有几十种办法把这个关系算到李皮的头上。

    这充分的说明,敌人的阵营里面有个猪队友是多么的重要啊。

    不过,阴谋之所以是阴谋,就在于他摆不上台面,若是上了台面,在绝对的力量之下,也就没什么卵用了。

    “爹,怎么处理这事?”

    “咱们父子俩虽然仁善,却也不是挨打不还手的软蛋不是,大宋虽然不杀士大夫,但杀人的手段多了去了,又不是非得上一趟刑场不可。”

    “我不是说他,我是说吕龟图。”

    孙春明闻言不由得面色一苦,苦笑着道:“我特么的想直接弄死他,但他毕竟是吕蒙正的亲爹,就算再没感情,可血浓于水,真要是由我动手,是告诉他还是不告诉他?告诉他,就等于是让他参与弑父,甭管他心里怎么想,这都是天下第一等的大罪,不告诉他,咱以后还怎么面对人家?咱爷俩成什么人了?况且万一人家以后知道了呢?就算你跟他的兄弟可以不处,那还有着妮儿的这层关系呢。”

    孙悦也特么叹息了一声,血脉亲情,实在是封建社会中,最无解的关系,没有之一,哪怕不喜欢皇帝你都有希望可以换一个,却没听说过换个爹的。

    “此人不能留了,今天利用他的可以是判官,将来咱们走上朝堂,利用他的就可能是宰相,这破绽太大了,若他单纯是蠢也就罢了,恐怕或多或少还夹杂着对我的恨吧,他必须得死。”

    “怎么做?”

    “如果您是老周要杀他呢?”

    孙春明沉吟了:“杀人灭口?”

    “爹,这可不是咱害他,若是让那他死在咱们的仇人之手,那咱面对吕蒙正的时候,可就没什么尴尬了吧。”

    “你的意思是……”

    “只需要…………”

    一切都正如他们父子所料,不到三天的时间,便传来消息,李皮和吕龟图寻芳饮酒的时候被李皮的老婆撞破,还大闹了一场,闹得李皮很是丢了不少的脸面,不过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整个开封府上到几位官身,下到帮闲的小吏,都知道了李皮和吕龟图相交莫逆,是可以一块喝酒瞟昌的好兄弟。

    如果不是前些天孙春明已经知悉了老周的算计,恐怕等事发之后,他真的要去跟李皮拼命了。

    但是现在么……

    孙春明很自然的再次邀请李皮喝酒,李皮也没有拒绝,而这一次,孙春明和李皮之间很顺利的就制定了攻守同盟。

    要知道周判这么栽赃李皮,孙家父子最后会怎么样还不好说,作为背锅的李皮,面对孙家父子的报复,却是真的死定了,所以,尽管这周李二人已经十几年交情了,但李皮现在还真是恨不得亲手把姓周的活剐了才甘心。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