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百四十八章 文武之争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当李处耘的大军成功与慕容延钊会师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月以后了。

    时隔将近两年,再见慕容延钊,孙悦发现他比之前在开封的时候更瘦了,瘦的跟麻杆似的,两个黑眼圈都快到鼻孔了,身上披着一件特别厚的紫貂裘,一走路身体都直晃,好像风一吹都要倒下似的。

    相比之下,李处耘身穿一明光重铠,留着根根坚硬的胡子,面如重枣,眼似驼铃,手持一长长大砍刀,身背一黑漆金丝的三石强弓,骑在马上雄赳赳气昂昂,举手一抱拳,怎么看怎么硬派,往他边上一站,怎么看那慕容延钊怎么像文人,而李处耘倒像个征战沙场的武夫。

    “李监军,路途辛苦了,襄阳蛮夷之地,无甚佳物,枢密院的各位快进帐喝一杯热茶,暖暖身子吧。”

    李处耘却道:“不必了,我们虽是文官,却也没慕容主帅想的那么娇气,战事紧急军情如火,还是先商讨破敌之策吧,请慕容主帅召集众将,本监军要在白虎账开会,也顺便认识认识山南这边的诸位将军。”

    说着,李处耘随意的将手一抬,算是行了礼了,便径直的走了。

    慕容延钊当真是好不尴尬,脸上唰的一下就有些青了,这算什么?下马威?

    这一仗,赵匡胤可以说是下足了决心,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足足给慕容延钊调去了南方的十州兵马,凑了六七万人,号称十万大军,说实话要不是为了等李处耘这个监军,慕容延钊此时说不定已经在江陵城饮酒作乐了。

    也因此,在这么多人马面前,李处耘带的不到三万禁军其实也就是个锦上添花,此时的大宋可并不同于一百年以后,经慕容延钊亲手调教的山南兵,还真不见得就比禁军弱,再加上他两年前还是禁军第一人殿前都点检,禁军将领也不敢跟他拿大啊,所以在正常人看来,李处耘就是来给他当幕僚的。

    当然,那是对正常人来说,可问题就在于,这李处耘他根本就不是个正常人,或者说,领兵作战的兴奋,让他已经有点像是个神经病了。

    在他心里,现在的慕容延钊就是个山南节度使而已,论官职,他这个枢密副使给个地方节度使一点脸色又算的了什么?论关系,他是赵匡胤亲信中的亲信,陈桥兵变的执行人,而慕容延钊,则只是个后周的余孽,论差遣么,监军和主帅本就没有谁大谁小之说,老子又不是不知兵。

    李处耘早就把这场战争当做他自己叫板赵普的舞台了,所以他不允许任何人来抢自己的风头,慕容延钊也不行,相反,正因为慕容延钊的威名太大,他才更要狠狠压一下他的风头,这样才能将指挥权抢过来么。

    慕容延钊青着脸,狠狠地吸了一口气,又因为空气太凉,他的身体太虚,忍不住的就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跟着李处耘来的大大小小的枢密院官员一看自家老大这么硬,自然连忙小跑着就跟上随着李处耘去大帐议事了。

    在他们看来,这是枢密院和军方第一人的一场无声较量,自己是枢密院的,难道还能站在慕容延钊的一边不成?以至于,慕容延钊在这咳的都快吐血了,他们却谁也不敢多看一眼。

    当然,孙悦是个例外。

    “慕容大伯,您没事吧。”

    慕容延钊咳了半天,面色苍白,但对孙悦的这句关心却很是受用,孙悦是枢密院的人,这好歹算是给了他一个台阶,因此笑笑便道:“没事,习惯了,人快死了,什么阿猫阿狗都敢蹦出来气我了,两年不见,你倒是长高了不少,都当上一军都监了啊,真是出息,快去吧,那毕竟是你的上官,伯伯不怪你。”

    “慕容大伯要好好保重身体啊,对了,我爹前些天收到一根三百年的老参,他便让我给您带来了,就在我的行军背囊里,您等一下我找一找。”

    慕容延钊笑的更开心了,道:“你爹有心了,那我就不客气了,带我谢谢他。”

    “应该的,慕容伯伯乃是国之栋梁,一定要保重身体才是,那我就先去了伯伯。”

    “嗯。”

    孙悦毕竟是枢密院的官,总不可能做的太过分,一直陪着慕容延钊那就太不是那么回事了,便也跟上了枢密院的大部队。

    还没等孙悦走远,便清清楚楚的听到后面一个炮仗似得声音道:“大帅!那姓李的居然敢给您脸色!他以为他是个什么东西啊!要不大帅,今晚上我找几个弟兄,打他一顿,或是干脆弄死他得了。”

    这声音跟小钢炮似的,分明是故意说给李处耘听的,虽说只是毫无意义的嘴炮,但也未尝不是一种威胁。

    虽然赵匡胤重文轻武的意思虽然已经很明显了,按说枢密院也确实是应该压武将一头,但是,人的思维惯性可不是赵匡胤一纸制度就能立刻改过来的,韩琦能将狄青压的跟孙子似的,那是因为大宋百年来重文轻武已经成为习惯,而此时毕竟刚过了五代十国,在人们的想法里,书生才是百无一用,后周的十年里,因为被主帅看着不顺眼而被砍的监军足有两位数,柴荣不也忍了么?

    难道刚登基仅仅三年多的赵匡胤,威望已经超过了那个霸凌天下连契丹人见了都要退避三舍的柴荣了么?似乎并没有吧。

    所以将士们相信,他们哪怕是真的杀了这个所谓的监军大人,赵匡胤也顶多不过是下一道圣旨,将慕容延钊痛骂一顿,该有的封赏一样都不会少,这有什么的呀?

    这,就是五代十国的惯性。兵骄,将悍!

    文官?官家怎么可能因为一个书生,而跟领兵在外的大将翻脸呢。

    慕容延钊摆了摆手,制止了将士们的胡说八道,因为他很清楚,赵匡胤不是柴荣,柴荣一生勇猛精进,所以敢于驾驶着一辆没有缰绳的马车去驰骋,而赵匡胤,你信不信这两马车哪怕有一丁点的颠簸他就会先停下来,修好车再去作战。

    李处耘在他眼里确实不算什么,可这个监军,毕竟代表着赵匡胤,如今他病入膏肓眼看着就要死了,他既不想割据一方听调不听宣,也不打算让他儿子世袭他的节度使,何必要在死之前给自己已经当上官家的小老弟添堵呢?

    忍忍得了。毕竟他死后还想要混个好一点的追封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