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不给面子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当孙悦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自己家里了,看了眼外面的时辰,也已经是日晒三竿。

    小蝶懂事地端来二陈汤喂他吃下,感觉自己胃里好受了不少,却还是有点断片,昨晚的许多事他都忘了,就记得他一高兴,让将士们把军营里的神火飞鸦全都当烟花给点了,那都是孙春明辛辛苦苦几十万贯改良出来的,他想当大宋的诺贝尔还没成功,但至少他的飞鸭炸的时候比大宋原版的好看,是全聚德跟馋嘴鸭的区别。

    “小蝶,我昨天没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吧。”

    小蝶脸一红道:“您倒是想做来着,搂着我玩了半天,胸都被您给咬出牙印来了,却也没玩出什么结果出来,我看啊,您还得再等两年。”

    说着,小蝶还拉开自己的衣襟,给孙悦看他昨晚上的战果。这丫头已经十五岁了,双峰已经开始发育了,大概有馒头大小,雪白雪白的看得孙悦也不由的脸红了,这丫头这二年来越来越会勾人了。

    “咳咳,不是说这个,哎呀算了,我还是有点头疼,再睡一会吧。”

    “您可不能再睡了,李枢密下午要开会,您再不去,就该挨骂了。”

    孙悦一拍脑门,忘得死死的,看了眼时辰,已经迟到了,索性也就不着急了,李处耘跟赵普不和,连带着看他不顺眼在枢密院也不是什么秘密,反正都是挨骂,迟到跟旷工好像也没啥区别。

    好像昨晚上喝多了之后还领着全营的将士们一块骂李处耘来着,骂的什么来着?记不清了。

    一出了院子,就看曹婉正在有模有样的锻炼身体,孙悦登时就愣了:“你咋回来了?跟大哥吵架了?”

    曹婉白了他一眼道:“昨天我就回来了,某人醉的跟死猪似的,居然一点都不想我。”

    孙悦挠挠头道:“想你,咋能不想你呢,可是你到底是为啥回来的?”

    “我怀孕了,回家躲躲。”

    “哦,嗯?你怀孕了?我靠,你们都不避孕的么?”

    曹婉结婚也两年多了,按说怀孕了也正常,但是,吕龟图刚死了两年,按规矩吕蒙正是应该给他爹守孝的。

    守孝三年,按礼法来说是不能行房事的,这条规矩一般人还真守不住,吕蒙正跟他那个爹也没什么感情,但最起码你别怀孕啊!封建礼法中官员丁忧期间有子是要罢官夺职的,吕蒙正虽然不是官但以后肯定是宰相,这不等于扣死了不孝的帽子了么?

    “所以我才回家躲躲呀,这两年肯定是没法出门见人了,等过两年让孙叔叔在户籍上改动一下,应该能蒙的过去。”

    孙悦不得不竖起大拇指道:“你牛,可惜我伺候不了你了,我要去打仗。”

    “知道了,祝你旗开得胜,建功立业。”

    姐弟俩又说了会话,眼看着时辰差不多了,李处耘的会应该也已经开完了,便上差去了。

    坐在自己座位上,屁股还没等坐热呢,曹彬就告诉他,李处耘气的骂娘了,让他赶紧去找他,应该是昨天他醉酒时当着全军将士的面大骂他的事被他知道了。

    孙悦哦了一声,往桌上一趴,就不理会了,头还有点沉,今天的工作不多,他在考虑要不要再睡一觉。

    他已经想的很明白了,这次出征他有便宜行事之权,肯定是要站在慕容延钊这一边狂怼李处耘的,否则就特娘的得吃人肉了,慕容延钊毕竟是天下第一军人,就不信他李处耘真能闹出什么花来,反正都是要翻脸的,自己也没必要再给他什么面子了,两年来,这货都不知道给自己穿了多少小鞋了。

    至于回来之后?回来之后李处耘就被贬了,估计他俩这辈子都见不着了。

    曹彬皱眉道:“你是真不打算给他面子了?他毕竟是枢密副使,官家的霸府老臣,你非要用你的小细胳膊跟人家的大腿拧?虽然你有便宜行事之权,但他毕竟是监军,真给惹毛了,他真能拿军法斩了你的。”

    “啊,没事儿,慕容叔叔会向着我的,反正他也不喜欢新军的政策,我认不认怂都好不了,何必去跟他受那个气,他那么大个官,总不至于亲自过来找我麻烦吧,就不去,爱咋咋地。”

    李处耘反对新军政策,其实也未必是他真觉得这政策不好,无非是因为这条政策是赵普牵头的而已,真要让赵普做成了,赵普在大宋肯定就更稳了,赵普稳了,哪还有他的出头之日,所以他对新政的打击可以说是不遗余力的。

    这也是他时不时的给孙悦穿小鞋的根本原因,并不全是因为他是赵普的徒弟,否则人家那么大的官,真不至于跟他这样的小角色一般见识。

    曹彬苦苦劝了半天,见孙悦实在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也就不再说什么了,毕竟这军委司现在是他在负责,对李处耘也没什么好感。

    “新军的指挥使人选定下来了。”

    孙悦闻言来了精神:“是谁?”

    “韩帅的公子,韩崇训。”

    这个结果并不太出孙悦的预料,这位置明摆着是要飞黄腾达的,没有过硬的后台根本连想都别想,他爹韩重赟如今贵为殿前司都指挥使,在殿前司罢黜了点检和副点检之后已经是实质上的三帅之一,又是赵匡胤的义社十兄弟,军中能跟他争这位置的大佬真的不多。

    这对孙悦来说算是一件好事,韩崇训跟赵光美的关系不错,他自然也是认识的,关系谈不上多近,但好歹也还算是熟人,将来跟他搭档起码不会有什么大的冲突。

    而且,韩崇训在北宋虽然谈不上什么名将,但是在将二代里也还算凑合,毕竟也是青史上留了名字的将领,能力上应该也是够用的,跟着他也许真的能立下不小的功劳。

    正说着话,却见一比孙悦还要小一些,也穿着枢密院官服的小孩进了屋来,小孩是个圆脸,红彤彤的特别可爱,说话声音甜甜的,特别有礼貌:“请问,哪位是孙悦。”

    孙悦闻言笑眯眯地道:“我就是,小朋友你找我有什么事么?”

    小朋友深深地鞠了一躬,行了一礼:“我叫李继隆,在兵房当后曹,今年十三岁,所以我打你不算欺负你。”

    说着,小孩上来就是一拳,直接怼了孙悦一个乌眼青。

    孙悦懵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