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四十四章 如此亲戚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悦哥儿,悦哥儿,你快来帮帮我。”

    孙悦走进一看,却是个对子谜。

    所谓对子谜,便是以对联来猜谜,不但要人猜出谜底,还得以对联的形式答上来,主要考的其实不是猜谜,而是对对子了,却是玩的稍微高端了些。

    只见上书道:“花甲重开,外加三七岁月”

    孙悦笑了笑道:“其实挺简单的,你再想想。”

    曹妮儿毕竟刚学会识字不久,对联这种东西,真有些难为她了,何况还是这种谜语联,所以想了半天,还是摇头道:“想不到,你来帮我对”。

    孙悦却摇头道:“我可不帮你对,你若是想不出,我回家再告诉你便是,把这花灯留给别人。”

    曹妮儿撅起嘴,不高兴了。

    孙悦又好气又好笑道:“花灯本就是一彩头,你既然对不出来,何必要这花灯?你手里那五彩琉璃灯能换十个那白玉灯了,玩乐的东西,哪有包圆吃了的道理。”

    曹妮儿还是不开心。

    孙悦无奈,正打算干脆帮她答了算了,却见一俊俏小生走了过去。

    却见来人大概十四五岁的年纪,身板将将长成,却生得一张好俊的皮囊,货真价实的面若冠玉,身穿一青色的长衫,手拿一溜黑的花灯,这模样若搁现代,参加天团少年组合都不用化妆,妥妥的小鲜肉。

    “你喜欢这个白玉灯?”

    曹妮儿羞怯地点了点头。

    “那我对给你。”

    说罢,少年提笔便写道:“古稀双庆,内多一个春秋。”

    花甲对古稀,重开对双庆,岁月对春秋,倒也工整,而且加一块都是这倒题的谜底,一百四十一岁。

    写完,那帅哥便自然而然的将花灯交到了曹妮儿手上:“送给你。”

    曹妮儿这下脸色更红,在这五彩斑斓的灯光之中更显得好看,乐呵呵的接过,随后又把自己手里的五彩琉璃灯一递:“那,这个送给你。”

    孙悦都看傻了。

    还特么可以这样?话说那琉璃灯是赵光美送的吧,连琉璃都是南唐进贡的,满开封也找不出二十个的极品好灯啊,这要是他问起来咱到底说不说实话啊,说实话的话他会砍人吧。

    俩人交换完了灯,谁也不说话,居然对视了起来,孙悦给他们还查了一下,差不多有七八秒,俩人才脸红着避开视线。

    “敢问。。。。姑娘芳名?”

    曹妮儿羞道:“妾姓曹,名字还没取呢,明日便去读书,还没想好到底要叫什么。”

    “有美一人,清杨婉兮,姑娘觉得,婉这个字,如何?”

    “妾觉得。。。。。挺好,那。。。。以后妾便叫曹婉了。”

    孙悦在一旁都懵了,这么随和么?

    “不知公子姓名?府上何处?”

    “哦,在下乃是洛阳人士,现在嵩阳书院求学,姓吕,双字蒙正,姑娘若是有心向学,可以来嵩阳书院找我。”

    ………………

    回到家,曹妮儿,哦不,现在应该叫曹婉了,曹婉把白玉灯放到房间的桌上,脸几乎贴灯上瞅来瞅去,时不时的又傻乐一下,明显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了。

    孙悦也差不多,被这扑面而来的玛丽苏气息给整的有点迷糊,话说我才是穿越者啊,就算我不是主角那不还有我爹呢么,这浓浓的女频既视感是怎么回事啊!随便猜个灯谜都能碰上寒门偶像吕蒙正?

    好吧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赵光美那怎么交代?按照剧情的惯性,妥妥的备胎命啊!孙悦觉得,以赵光美的跋扈劲,当备胎是不可能的了,他可能真的会去把吕蒙正的腿给打断。

    于是,一晚上,孙悦都在纠结,他在纠结怎么过赵光美这一关,他的童举,他爹的丰乐楼,可都在人家身上系着呢,最起码不能让他真的把吕蒙正给打了不是。

    结果,吕蒙正还没被打,他爹就先让人家给打了。

    突然间外面嘈杂一片,老曹把满脸是血的孙春明背回到屋里,杨蓉哭哭啼啼的跟在后面,可给孙悦吓坏了。

    “怎么回事?这。。。。。这谁干的这是。”

    孙春明捂着血葫芦一样的脑袋,摇了摇头道:“不碍的,没什么大事。开个瓢而已,等血止住了就好了。”

    细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杨蓉惹得祸,红颜祸水,古人诚不欺我也。

    事情并不如何复杂,孙春明和老曹去了杨蓉那取钱,跟众人商量怎么分配股份的事,顺便畅想一下未来,给这些他日后的员工打了一缸鸡血。

    在孙春明想来,杨蓉投资丰乐楼,怎么看都是两全其美的事,她出二十万贯,分他三成的股份,以丰乐楼的地理环境和大小来说,这绝哔是赚大了,杨蓉也知道这是在帮她,很感动,可结果,有人却并不乐意。

    杨家一大家子全是贱籍,一辈子没法翻身的那种,所以杨家上上下下全是在靠那些女人养着,其中杨蓉占了大头,剩下的那些女子也没少卖艺卖笑,好在这些女子都比较有素养,又有魏仁浦罩着,倒也没人沦落到卖肉的地步,又收了些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姐妹,这才到了现在这样的规模。

    可是,奇葩就奇葩在,杨家现在说了算的居然不是杨蓉,而是杨蓉他三叔!而打孙春明的,也正是此人。

    在杨蓉他三叔看来,一旦做了丰乐楼的买卖,杨蓉势必就要金盆洗手,日后跟孙春明在一起也好,不在一起也罢,这赎身钱肯定是打水漂了。

    开酒楼,肯定是又忙又累,赚的还不见得比现在多,这怎么能行呢?他都计划好了,以杨蓉的年纪姿色,至少还能再卖个三四年,等三四年后年后年纪大些了,寻个好财主一卖,至少又是十几万的赎身钱,何必要遭这开酒楼的罪呢?

    至于以后,这院子里这么多的姑娘,他只要再挑一个捧就得了呗,只要魏相公的这条感情还在,捧红个姑娘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只要随便找机会请人到比较重要的场合说说话,跳跳舞,唱唱歌,魏相再随口整两句诗夸一夸,新的红牌不就出来了么?到时候如法炮制便可,他就可以一辈子这么过下去了,说真的,起码他这生活质量上,不比家道中落以前差。

    杨家有这想法的,还真就不止他三叔一个,姑娘们自然都希望有份产业攥在手里面,杨蓉说了,大家愿意出钱的都可以出,到时候人人有股,可男人们却大多都不干了,十年贱民,把这些人的骨气全都给磨没了。

    所以,孙春明就跟他们吵了起来,然后,就这样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