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八十七章 崩溃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冰场上,一片狼藉,医馆里一片哀嚎。

    庆幸这体育馆建的时候孙悦就有先见之明弄了两个医馆,否则他还真怕这些少年人火气大一会又要打。

    孙悦捂着脑袋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这一群人里数他被揍的最惨,虽然都是误伤,可谁让全场就他没穿防护服呢。

    关切地扒拉了一下吕蒙正,这货被摔断了两根肋骨,正躺那呻吟呢:“大哥没事吧。”

    “死不了。”

    又转向李沆:“你呢。”

    李沆晃了晃被敲的迷糊的脑袋:“还行”

    “都没事就赶紧起来跟我走吧。”

    李沆道:“去哪?”

    “去给大殿下道歉啊。”

    李沆大怒:“凭什么?明明是他先手脏的。”

    还是吕蒙正挣扎着起身,拍了拍李沆的脑袋道:“就凭他是大殿下啊,不要任性了,你扶我一把。”

    孙悦也无奈的叹了口气,形势比人强,就算换了上辈子新时代人与人之间也不是真正平等的,少年人的成长,总是先从委屈开始的。

    三个人相互搀扶,一瘸一拐的来到隔壁纨绔们的那一屋,这一屋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不过伤的最轻的却是赵德昭这个罪魁祸首,除了一开始隔着头盔挨了李沆一下之外,愣是一点事也没有,显然国子监那边动手的时候都是有分寸的,都故意避开了他。

    “大殿下,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伤?我带着我的大哥二哥来给您赔礼来了,还求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

    吕蒙正强撑着脱开李沆的搀扶,忍着肋骨骨折的疼痛弯下腰行礼,疼的冷汗都下来了,道:“千错万错都是吕某的错,还请大殿下大人有大量,望大殿下海涵。”

    孙悦隐晦的踢了李沆一脚,李沆也只得不情不愿地道:“大殿下,我错了,你要是不解气,你就打回来吧。”

    赵德昭似笑非笑地瞅着他们仨也不说话,还是赵光美踢了他一脚道:“差不多得了。”

    赵德昭突然哈哈大笑道:“兄弟你们这是干什么,快起来快起来,打球么,有点火气多正常点事,难道我是那小气的人么?快起来快起来,不打不相识么,几位兄弟没什么事吧?正所谓友谊第一比赛第二,打球的目的是交朋友,伤了和气就不好了么,这样,一会我在丰乐楼摆上一桌,大老爷们,还能拿把这小事当回事不成?”

    孙悦见赵德昭没有追究的意思,连忙松了口气,别的不提,就光是李沆那句干你娘,不说弄死他,毁他的仕途绝对是够了,当即道:“大殿下说笑了,既然是丰乐楼摆酒,怎么可能让大殿下破费,我来,我来,这球赛是我组织的,便算是我向双方赔罪吧。”

    “也好,那我就不跟孙兄弟客气了,两位兄弟快快回去歇息去吧,切莫牵动了伤势,对了孙兄弟,说起这次比赛,我看其实是很好的,虽然最后出了点意外,但并不能怪在你的头上,是这样,前天父亲找我,说对你那冰球兴趣不大,但对你那橄榄球却很是喜欢,说是很有几分练兵之道,是比蹴鞠更适合军中游戏,打算在全军推广,同时在你这场子里搞个军中大比,因为我最近常来你这运动馆锻炼,这事就让我来负责了,你可得帮帮我啊。”

    孙悦心中苦笑,自然道:“一定一定,那,大殿下,我就先送我两位结义兄长走了。”

    “不送。”

    孙悦弯腰行礼,走到一边扶起吕蒙正,一瘸一拐的走了。

    赵光美坐到了赵德昭的身边,低声道:“小昭你这次……确实是有点手脏了,我知道你这是为我出气,但我真的不喜欢这样。”

    赵德昭笑了笑,用更低的声音小声道:“小叔愿意跟这些人一块玩,自然是极好的,可咱们把架子放下,那叫礼贤下士,端起来,却更是理所应当,爹爹教育我们,对外人可以礼贤下士,但必须得让他们知道知道,谁是主子谁是君,否则,将来这帮人会蹬鼻子上脸的。”

    赵光美叹了口气,不说话了。

    离开后,吕蒙正和李沆自然兴致不高,甚至整个国子监都有点闷闷不乐的,这场群架打的,因为顾虑赵光美和赵德昭,所以他们都感觉有点没发挥好,吃了不小的亏,以至于连之后丰乐楼的大餐都吃的不怎么爽快,关键是他们打完架一会还得接着去上课,这鼻青脸肿的形象多不好。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孙悦这边的小孩子胡闹,孙春明并不如何关心,虽然当天看他鼻青脸肿的也挺心疼,不过打架么,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在确定过赵德昭没被伤着之后,他就连问都懒得问了。

    眼瞅着赌场就要开张,他已经忙的脚不沾地了。

    终于到了日子,孙春明和老曹老方去赌场做事,张氏杨蓉则领着三个孩子雇了一堆佣人忙活着搬家,过了今天,他们就得给房子的买主把地方腾出来,好在新家虽然还没装修妥当,却也已经勉强可以住人,孙悦则换上了朝服,难得的跑去了翰林院执勤,毕竟,他还是个翰林院行走呢,因为魏仁浦并没有像原本历史中一样成天抱病在床不理赵匡胤,所以他也和范质王溥一样有了修书的任务,孙悦作为翰林院行走,正好做他编纂武略的助手。

    却说赌场这边,不同于丰乐楼和体育馆开张时搞得那么大气声张,因为毕竟是律法所不允的东西,但不管怎么说,终究是背后的靠山较硬,来的人也还是不少的。

    赌场分成了两个区,分别是赌区和博区,赌区自不必说,除了色子之外他们还加入了轮盘、大小点、庄闲等纯凭运气的项目,赌场靠概率赚钱,博区则更像是一个棋牌室,引进了麻将和扑克,玩法自然也是多彩多样,赌场主要靠抽水营收,都是宋人没见过的新奇玩意,自有美女负责教授,很快来玩的客人们便沉迷于其中无法自拔,砝码哗啦哗啦的往外兑。

    “兄弟,输光了?可惜,太可惜了,你之前明明运气这么好的,要是再有一点本钱,肯定能全赢回来。”

    “怎么办怎么办,我……我是进京来置办货物的,现在本钱输光了,这要是回了家,我兄弟会砍死我的。”

    “不要怕,赌输了,赢回来就是了,我这有点砝码,可以先借给兄弟应应急,赢了您在还我么。”

    “多少利?”

    “不多,一个月,才两成,今天还上不收。”

    砰的一声,说话之人只觉得后脖领子一紧,整个人竟被提溜了起来,老方怒道:“你在我赌场放贷?找死!”

    “误会啊大哥,误会啊,我是魏掌柜的人,魏掌柜说,跟你们是商量好了的呀。”

    “放屁!我们什么时候答应他放贷了!”

    “是我答应的。”

    老方回头,就见石守信和魏伟一人手里端着杯果酒,肩并肩的走了过来,看起来,关系极是不错。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