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九十七章 出手中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北宋禁赌,只有在过年的初一至初三这三天没有这个限制,赵匡胤年轻时混迹江湖,也曾迷恋赌博,甚至输光了他的盘缠,要不然他爹好歹也是有八面玲珑之称的赵弘殷,他也不至于偷人家白菜吃。

    虽然很快就戒掉了这个坏习惯,并奋发图强混到了人生巅峰,但他对这一恶习却可以说是深恶痛绝,所以听说石守信开盘口之后微微皱了皱眉毛,还是觉得不喜。

    当然,就像孙春明所说,后世还特么禁黄呢,这种人性深层需要的东西,终究还是止不住的,他刚收回了石守信的兵权,再加上眼下正是侍卫司拆分的关键时刻,倒也不想因为这个去找石守信的麻烦。

    “嗯,开始比赛吧,让我看看大宋将士们的英姿,咦?那个是慕容家的丫头么?她怎么回京了?他身边那是孙悦?老三,去把他们叫过来。”

    “好嘞。”

    不一会,孙悦和慕容嫣被叫到了赵匡胤的跟前,“微臣孙悦,见过官家。”

    “慕容嫣见过官家。”

    “哈哈哈,丫头,你怎么回京了?慕容兄长的身体还好吧。”

    “官家,我回京是办一点私事的,我爹的身体……唉,他有点住不惯那边的水土,也就那样,还凑合吧,应该还能再挺几年。”

    赵匡胤苦笑,这丫头说话从来都这么怼人肠子,也不知是真傻还是假傻,这个时候难道不应该说托官家的福,身体安康么?还不习惯那边的水土,这是埋怨我呀,我倒是想让你爹回乡养病,可你爹是地地道道的开封本地人,我费了多大的劲才把禁军中的头头脑脑们都给撸掉,难道还能让你爹回来?

    因此赵匡胤只得尴尬的笑笑,强行转移话题道:“孙悦啊,听说这次的比赛是你跟昭儿一块办的,费了不少的心吧,你的这些点子都不错啊,我给你记着,回头等你长大了一块赏你,哈哈哈。”

    “官家抬举了,大半都是大殿下做的,那些主意也都是大殿下出的,我也就是帮着他打打下手罢了。”

    慕容嫣不爽的拿白眼珠子翻了赵匡胤一眼,他们家跟老赵家是几十年的交情了,她对赵匡胤还真不像别人那么敬重,更何况她是真想让她爹能回京养病,人都说叶落归根,她爹这眼瞅着没几天活头了,怎么还非得要死外边呢?

    好在她也知道现在跟找赵大之间说不了理,也只能把这口气给忍了,只得跟他们一块看球。

    孙悦偷偷给慕容嫣递了一个眼神,既然赵匡胤来了,给石守信布的局也就可以开始了,夜长梦多,万一人家一会想起有什么重要的军国大事要处理提前走了,他这么长时间可白忙活了。

    慕容嫣偷偷的朝他比了一个手势,表示一切尽在掌握,然后他们就跟众人一起,陪着赵匡胤安安静静地看起了球赛。

    要说孙悦上辈子其实不爱看橄榄球比赛,因为这玩意太野蛮了,整个比赛就俩内容,一个是撞,一个是跑,一点技巧性都没有,但要说这世界上的体育项目,却也确实是没有比橄榄球更适合练兵的了。

    这玩意要想赢,团队的组织纪律和配合的默契要求极高,抢球的套路包括各种包抄围攻,跟用兵有异曲同工之妙,大家比的就是谁身体素质好,谁的指挥更高明,甚至比田猎还要合适练兵,毕竟田猎练的主要是骑兵,而宋军终究还是以步兵为主。

    于是赵匡胤看着场上的大兵们叮叮咣咣的撞作一团,看得可开心了,时不时的就要站起来拍手叫好。

    “场上的这是控鹤军和虎捷军吧,不错不错,果然是不错,真不愧是我大宋的好男儿啊。”

    两队打完,赵匡胤站在观众席上对着胜利的队伍发表了好一通激动人心的演讲,整的大家伙热血沸腾的,整的他自己也热血沸腾的,看那架势好像恨不得脱了衣服甩开膀子跟着一块干一场似的。

    当然,他也就是想想。

    很快,新的一组又开始了,这回是虎捷军对龙捷军的一场较量,赵匡胤兴致勃勃的看,结果很快他的脸就有点黑了。

    过了一会,赵匡胤忍不住站起来大吼道:“撞啊!你们倒是撞啊!那个四号那个,你撞他呀,你们是娘们么?为什么都不撞!”

    慕容嫣笑道:“这龙虎二卫,不都是侍卫司么,许是念及袍泽之谊吧,或者是石叔叔有什么吩咐,自己人节省体力,合伙打殿前司也不一定。”

    赵匡胤黑着脸,不说话了,但心里却是极其不爽的,他废了多大的劲,才搞出这么个三衙四卫来,难道在这些大兵心里还是殿前和侍卫两司的概念?那他这两年到底在干嘛,玩么?石守信莫非真拿自己当点检了?

    只有赵德昭眼神颇为不善地瞅着孙悦,他清楚的记得这一场应该是控鹤对龙捷的呀!什么时候换的?恰好在父亲的眼前,又恰好打的这么烂,这是故意的吧!

    他组织这球赛都好多天了,什么侍卫司殿前司,谁碰上谁都没有讲情面的时候,怎么这么巧,这一场就出了这么大的问题了?

    当然,随着赵匡胤的喝骂,很快场下的两军就开始拼命的干起来了,但赵匡胤却黑着脸,已经看的一点都不开心了。

    孙悦笑着道:“官家,下一场是铁骑对虎捷,应该不会有这样的情况了。”

    赵德昭已经有点慌了,下一场不应该是铁骑对控鹤么?怎么又给改了?这孙悦到底在搞什么?

    偷偷的凑过去,严厉地小声问道:“你到底在干什么,你到底要干什么,这可是御前,你别搞事呀。”

    孙悦笑笑低声道:“大殿下说笑了,官家面前,我哪有搞事的能力。”

    赵德昭自然不信,全神贯注的盯着场下的两支队伍,他预感,这一场肯定还有幺蛾子,而且只会比上一场还大,还坑。

    尤其是赵德昭回头,发现孙悦和慕容嫣隐晦的对了一下眼神之后。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