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五十四章 开业前的琐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孙家。

    孙悦正和曹军一块玩闹,曹军这货居然抓到了一支野兔子,正琢磨着怎么把它扒皮抽筋,放火上给烤了。

    曹婉在屋里洗头发,这丫头也是二,之前听杨蓉说鸡蛋清对头发好,一口气打了七八个鸡蛋,结果水太热,她拿鸡蛋汤洗了个头,出门感觉整个人都是香气扑鼻的,不得不重新洗一遍。

    最近,曹婉和杨蓉打的火热,人家杨蓉是真正的大家闺秀出身,虽说后来沦落风尘了,可也是捧着养的,远非他们家这样的暴发户能比的,说白了就是人家知道钱这个东西要怎么花。

    杨蓉其实不会歌舞,却是琴、香、茶、诗四绝,尤其是一手香道的水平堪称是冠绝京华,无人能比,这也是大户人家女子都会学的东西,她自然是学的如饥似渴,杨蓉也不藏私,算是倾囊相授。

    什么龙涎香啊龙脑香啊,沉香木啊蔷薇水啊之类的,杨蓉居然随身带着大大小小二十多种香料,各种搭配各种组合,各种炮制手法都能散发出不同的香味,适合不同的场合,曹婉学的是不亦乐乎,只是当老曹听说那巴掌大的一块龙脑香需要二十贯的时候,心疼的牙花子都肿了,从此再也不看曹婉玩香。

    那特么不是在玩香,那就是在祸害钱。

    昨天曹婉还去了嵩阳书院一趟,赵光美昨天来的时候还问来着,孙悦只得尴尬的打了个哈哈算是掩盖过去了,好在赵光美沉迷于滑板车无法自拔,问一句也就算了,否则他还真怕未来的寒门偶像变成个缺胳膊少腿的残疾人。

    不一会,老曹鬼鬼祟祟地过来,还颇为羞涩地道:“悦哥?悦哥?伯伯跟你商量个事啊。”

    “啥事?”

    “你那有没有两贯钱借我用用。”

    孙悦诧异道:“不是吧伯伯,你,管我借钱,咱家账上这么困难了么?”

    “那倒不是,这不是你婶不让我拿钱么。”

    要说这老曹也是惨,自从跟张氏把事办了之后,张氏贤惠归贤惠,可管他却管的更严了,尤其是杨蓉他们住进来之后,整天琢磨着老曹是不是跟她们有事,死死地把他们家钱把在手里。

    毕竟自家人知自家事,以前大家都穷,老曹跟她算是高攀,现如今老曹已经是南半城出名的财主了,张氏难免有点自卑,尤其是杨蓉她们这一票人,各个都是大家闺秀出身,又都流落了风尘,一颦一笑全都风情万种的,整的张氏都有危机意识了,而老曹也是个不错的人,起码挺体谅的,也并没有要振一振夫纲的想法。

    孙悦道:“伯伯,你要两贯钱是要干啥呀。”

    “我给小红买胭脂啊。”

    “…………”

    “咳咳,说错了说错了,我相中一把刀,你也知道,我是当兵的出身,平日里就喜欢这类东西,嗯。。。那把刀是名家名款,所以贵一些。”

    孙悦回过头,问曹军道:“军哥儿,你信了不?”

    曹军摇摇头道:“悦哥儿,我知道我不聪明,可我起码不是傻子呀,爹肯定是想纳妾了。”

    吓得老曹连忙照着曹军的屁股打了几下,“瞎说什么呢,你爹是那样人么?这么些年了,你娘跟着我也不容易,你大母现在都是她在伺候着,这日子好不容易才好了一点,你爹能干丧良心的事么?”

    “哦。”

    然后,曹军转过头不搭理他了,继续摆弄兔子,老曹一脸尴尬。

    孙悦道:“伯伯,你这样不是办法啊,不就是要钱么,我教你一招。”

    “你?什么办法。”

    然后,孙悦就在老曹耳边耳语了一番,老曹大喜过望,扯着嗓子便喊:“婆娘?婆娘?你过来。”

    张氏不一会过来道:“喊啥?”

    “给我拿两贯钱。”

    “多少?”

    “两贯。”

    “你要那么多钱干啥呀。”

    “我一个一家之主,管你要两贯钱,还得跟你汇报一下干啥不成?”

    张氏怒道:“你说不说。”

    “我说,这不是我刚才回家的时候么,路过之前那个街对角老王的店,老王拉着我问,那个张氏是你婆娘啊,我说对啊,他说你婆娘太漂亮了啊,还贤惠,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拿两贯钱,去照顾照顾他的生意?”

    张氏闻言羞涩一笑,随后抬手就打,边打边骂道:“人家街对角老王是卖胭脂的,老娘我从不用这玩意,说,你是给哪个小狐狸精买的?”

    曹军小声地开口道:“好像是叫小红。”

    然后,老曹就被打了,没多大一会曹军又被老曹给打哭了,然后,又肥又香的兔子就全归孙悦了。

    傍晚的时候,孙春明还没回家,孙悦挺关心的就去找他了,丰乐楼这么大的酒楼自然有个自己的大酒窖,年产少说也有几吨,孙春明和老方以及一众弟兄果然都在这忙活着。

    一进门,一股子发酵的酸味便扑鼻而来,孙春明和老方和几个工匠正嘀嘀咕咕地研究着,孙悦走过去道:“爹,天快黑了,咱该回家了。”

    孙春明摆了摆手道:“不了,你既然来了,就帮我一块忙活忙活。”

    “这是研究啥呢?”

    “眼瞅着酒楼就要开张了,这酒还没着落呢,喏,这便是丰乐楼的酒,一为眉寿,一为和旨,不过配方都在原主人手里,我跟着这些酿酒师父们一块研究了好几天,试着酿了好几回,可始终酿不对味道来。”

    孙悦过来尝了尝,微微皱眉道:“酸不拉几的,有什么好?我看还不如咱自己酿的啤酒和朗姆酒。”

    孙春明笑骂道:“你懂个屁,喝酒这玩意讲究个习惯,习惯喝什么酒了就会一直喝,那啤酒也好朗姆也罢,那以前的老顾客不得拉着么?再说了,咱们用家酿法酿的啤酒保质期实在是太短了,除了楼里消费之外根本就别想外销,这丰乐楼此前光卖酒曲一月就是几万斤,哪怕一斤酒曲赚他个三文五文那又是多少?这钱你赚不赚?”

    孙悦想了想道:“那你在这呆着又有什么用啊,咱爷俩以前一年到头能喝几斤黄酒,喝的都没有做菜用的多,你就别在这外行指挥内行了,既然手头的酿酒师父研究不出来,你就再去找啊,挖墙脚您还不会啊,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丰乐楼历史上因李师师而扬名天下,少说还有一百多年的历史,期间光我知道的就最少换过三四次主人,也没见他们的酒曲断过,怎么可能研究不出来?”

    孙春明道:“说的容易,谁家的酿酒匠不是宝贝?你挖了人家的酒匠,人家能与你善罢甘休么?这丰乐楼出事这段时间都已经走了将近一半的酒匠了,要不然也不至于难成这样。”

    孙悦道:“爹啊,咱连慕容家都拉进来了,总不是摆着看的吧,他们家不用负责日常经营,可有些事总得出头不是,这事交给我了,给我三天时间,我保证给您办的漂漂亮亮的。”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