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百零一章 物伤其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议政殿上,石守信哆哆嗦嗦地跪在地上,看着身前的一纸书信,心里头就跟寒冬腊月里被冷水里外浇透一样。

    “好兄弟呀,论资历,你跟慕容兄长差得可太远了,这满朝文武中,莫说是你,比功劳比资历,比我强的都不是没有,你说,我为什么要让你来当这个点检呀。”

    石守信只得道:“因为我是大哥的兄弟,是大哥信得过的人,大哥让我在这个位子上,用的放心。”

    赵匡胤猛地把书信摔在他脸上,高声怒道:“可是你让我放心了么?枢密院的人事任命,也是特娘的你能碰的?”

    “我……我……大哥,我错了,我这是一时糊涂,我真的错了。”

    赵匡胤叹了口气,无奈地扶了扶眉心,道:“滚吧,拿着朕之前赏赐你的钱,去山-东放一任节度使吧,不过不属于你的钱你就别带走了,盘口留下,人赶紧给我滚蛋。”

    “我……”

    “嗯?”

    “是……”

    “哼!”

    赵匡胤怒哼一声,道:“这个叫吕蒙正的,取消其进士资格,永不叙用!想当官,就要靠真才实学,这种投机钻营的小人,就不要来污了老子的朝堂了。”

    …………

    与此同时,赵光美府。

    “小生刘涛,见过孙掌柜,见过孙小郎君。”

    “哦?刘先生,请问您这是……”

    “自我介绍一下,我也是赵枢密的妻弟,奉我姐夫的命令,来给二位送点东西。”

    “哦?你也是枢密大人的妻弟?那个魏伟呢?他怎么没来?”

    “来了。”

    “啊?”

    “这呢。”

    说着,这个叫刘涛的恭恭敬敬的递上一个包裹,打开一看却是个精致的木头盒子,盒子再一打开,则是一个血粼粼的人头:魏伟。

    “姐夫让我把这个送过来,算是给孙小郎君的回礼,另外,这是那栋宅子的房契和魏伟在那座赌场里的股份,算是个添头,还请孙掌柜和孙小郎君笑纳。”

    孙春明整个人都傻了一样,就连孙悦也有点受不住了,虽然他们俩都杀过人,但冷不丁看见一个血乎啦的脑袋,谁能受得了啊,尤其是这脑袋还特新鲜,盖子一开,血臭味直接往鼻子里冲,孙悦觉得胃里极不舒服,一转脸就干呕了起来,差一点就吐了。

    “这……”

    “孙掌柜,以后魏伟的生意就由我来接手了,孙掌柜的大名刘某也是如雷贯耳,还希望今后咱们能有多多合作的机会,您放心,刘某自认比不上魏伟聪明,但却比他实在,像这次这样的事,一定不会再发生了,我相信,咱们一定会合作的很愉快,我跟孙掌柜也一定会成为好朋友的。”

    见孙春明还捧着个人头好像被吓住的模样,刘涛笑了笑,倒也不以为意,鞠个躬就告辞了,也没用孙家父子俩送。

    父子俩小心翼翼地将盒子放在桌子上,一时间都有些相顾无言,说真的,孙春明一点都没觉得痛快、爽快,反而有点物伤其类的感觉。

    且不说魏伟干的这事赵普到底知不知道,可说到底他这是在给赵普办事啊,这二年多来魏伟类似的事应该也干了不少,出门都被人戳脊梁骨,可就因为孙悦的一句话,仅仅是疑似他嘴不严,就被赵普亲手了结了性命。

    况且孙悦又不是真从他嘴里知道金瓜子的事的,感觉他应该死不瞑目吧,他这回是真的冤。

    “爹,这就是白手套啊,被带在手上的时候看起来威风,可一旦破了或是脏了,上位者随时可以把手套扔了,换一双就是,这魏伟还是赵普的妻弟,尚且落得如此下场,爹爹您和赵光义……”

    孙春明沉默地点了点头,不但没把盒子盖上,反而伸手进去将人头拿了起来,找了块麻布,亲自一点一点的将上面的血擦拭干净,然后捧起来仔细的瞅,连那扑鼻的血臭味道都不顾了。

    “别人的力量终究还是别人的,真正的关键时刻,还是只有自己才靠得住啊,这个人头别埋了,找人处理一下吧,我想放在我屋的床头,时刻警醒一下自己。”

    “哈?爹您口味这么重了么?还没娶媳妇呢,在床头就摆个人脑袋,还是你仇家,不怕半夜上厕所的时候吓着么?”

    “嗯……那还是找个石匠照这个雕一个假的吧,说的这么渗人。”

    正打算把人头收起来,外面便传来了爽朗的笑声:“春明兄弟,哥哥来看你来了,哈哈哈哈。”

    孙悦和孙春明齐齐一愣,因为他们都听出来了,这是石守信。

    赵光美的府邸当然不会像以前孙悦家那样任他出入无忌,所以石守信很快就被拦下来了,赵光美也跑出来一脸警惕的望着他:“你要干嘛?这可是我的府邸,由不得你乱来。”

    石守信又哈哈大笑道:“三大王说什么呢,什么乱来乱来的,这不么,下面小的们给我送了个大王八,要说这玩意啊,还得是春明老弟做的香,春明老弟,老弟?哥哥来看你来了。”

    孙悦和孙春明笑着对视了一眼,这特么的滚刀肉。

    孙春明只得苦笑着走出去,鞠躬道:“见过石点检。”

    石守信大手一挥,亲切地笑道:“还叫什么点检,丢官罢职了,这不你们亲手弄的么。”

    “额……”

    “哈哈哈,玩笑,玩笑而已,孙兄弟你跟我这么客气干什么,还是叫大哥吧。”

    说着,石守信搂过孙春明的肩膀就往屋里走,一进厅堂正好看见魏伟的脑袋,不由道:“这不是魏伟那孙子么?给弄死了?好,弄死的太好了,都是这孙子,离间破坏咱们的兄弟感情,好兄弟,千错万错,可都是他的错呀,咱们俩之间,那可都是误会惹的祸。”

    “…………”

    “对了,这是我赌坊的股份,你收着,我就要离京了,这地方也顾不上了,这可都是你的心血,还是还给你吧,哈哈哈。”

    随即,石守信苦笑一声道:“兄弟呀,哥哥再怎么贪,也无非是想图你点钱而已,兄弟你这出手却是真的狠,你这是惦记着要哥哥的命呀。”

    孙春明和孙悦俩吓得一激灵,这才想起石守信也是沙场上的悍将,他俩还真挺怕他恼羞成怒,三拳两脚的把他俩打死在这的。

    “哈哈哈,玩笑,都是玩笑,好兄弟,把这汤炖了呀,今天咱们兄弟俩好好整几杯,不醉不归,哦对了,把老方也叫上,我特喜欢老方这个人,对我口味,哈哈哈哈哈。”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