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百一十三章 用纸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领着秋月往老曹他们那院走,一路上便听两个教司坊的小吏嘀嘀咕咕的。

    “田舍奴啊,真没见过这么难伺候的人家,这前前后后见了得有三四十个了吧,愣是没有一个看的上眼的,就是找个丫鬟,还想咱们把后蜀的花蕊夫人给弄来不成?”

    “谁说不是呢,这曹掌柜看上去挺和善个人啊,名声在开封城也是不错的,怎么这么事呢。”

    孙悦想了想,插话道:“你们找的是不是都是漂亮的?”

    俩小吏闻言吓了一跳,刚才俩人没看见孙悦,这下连忙躬身行礼,毕竟背后说东主坏话被听着了,也挺尴尬的不是。

    孙悦摆摆手道:“没事,我问你们,给曹伯伯挑的姑娘是不是都是漂亮的?”

    “那是自然,今天来给您家中过眼的全都是精挑细选的,不管是模样还是伶俐都是百里挑一。”

    “嗯……你们换上一些又老又丑的试试。”

    “啊?”

    “我曹伯伯惧内,你的丫鬟若是太漂亮,他不敢收的,碍于面子他又不好意思明说,你照我的法子试试,肯定行。”

    俩小吏面面相觑,可能实在是被老曹给整的没招了,居然还真将原本打算当厨娘卖的一个娘们给领了进去,却是大屁股圆脸,上下一般粗还腿短的一壮妇,看着跟猪站起来了似得。

    老曹目瞪口呆的瞅了半天,不敢置信地问道:“这特娘的是伺候老子的通房丫鬟?”心想,这就是伺候我娘恐怕都嫌手粗吧。

    张张嘴刚想说些什么,张氏便一拍桌子道:“这姑娘好啊,一看就合眼缘,什么来历,我要了。”

    老曹都快哭出来了:“夫人,您三思啊!我……我知道您的意思,可您也稍微差不多点吧。”随即偷偷趴在张氏耳边小声道:“瞅着她我硬不起来呀,这会影响咱们夫妻生活的”。

    张氏一听大喜:“真的?太好了,就她了我要了,小晴那屋不是还没有丫鬟呢么,这个就送给她了,省的外人说我这个主母对她刻薄。”

    老曹:“…………”

    孙悦在边上瞅了一会,倒还真是个皆大欢喜的局面,笑笑就去找曹婉了。

    “阿姊,怎么样,有挑中的么?”

    曹婉回过头一见是孙悦,只得苦笑了一下道:“还没有呢,关键是我还是不太确定吕郎会喜欢什么样的。”

    孙悦笑道:“喏,我给你带来一个,这女子不错,大哥会喜欢的,若是将来真有敢争宠的侍妾,也能帮你收拾她,你过过眼?”

    曹婉笑道:“既然是悦哥儿说的,那想来一定是合适的,那就这么定下吧。”

    “大哥最近怎么样?”

    “读书,学习,管理体育馆,没中童举之前啥样现在还是啥样,没事。”

    又说了会话,便见曹军跑了过来,哈哈大笑地道:“悦哥儿,阿姊,你们看你们看,我这个丫鬟怎么样,哈哈哈哈哈。”

    孙悦回过头去,便见曹军身后居然还站着一个黑不溜秋的小丫头,看上去好像已经有十四五岁了,比曹婉还要大一些,模样上看起来虽然也算是清秀,却跟美沾不上边,平胸粗腿,还没屁股,孙悦实在是想不明白他这是怎么个审美。

    小丫头略有些羞涩,低头行礼道:“萍儿见过孙少爷,见过小姐。”

    曹军激动的拍了拍萍儿的肩膀,拍的啪啪直响,道:“怎么样,不错吧,今天见的这些丫头中,就属他她能打,沦落贱籍之前她爹还是个武将呢,刚刚我们俩切磋了一下,我差点都没打过她。”

    孙悦无语道:“那个……军哥儿啊,这是找大丫鬟,不是找陪练啊,你知道大丫鬟是干啥的不?”

    曹军道:“我当然知道啊,我娘跟我说,大丫鬟除了要照顾我的起居之外,还要负责跟我玩摔跤游戏,我看过了,还是这个好,这个经摔,我刚才把她都摔出血了她都没吭声。”

    “额,你就是这么理解摔跤游戏的么,等等,你说她受伤了?”

    曹军一指萍儿两腿中间道:“可不是,你看,刚才出了可多血了,都渗外边来了。”

    “…………”

    看着萍儿的脸都红的透了,曹婉都坐不住了,忍不住的就拿东西砸他,骂道:“你那脑子里长得就是木头,什么时候能开窍啊,咱们曹家可还指着你传宗接代呢。”

    曹军则一脸的懵逼,不明白自己为啥挨了骂,曹婉却不搭理他,领着萍儿去处理月事去了。

    等到曹婉回来,孙悦不由问道:“阿姊已经来过天葵了么?我还真不知道。”

    曹军道:“什么是天葵啊。”

    曹婉脸一红,瞪他一眼道:“一个长不熟,一个熟的都糊了,我这是摊上了俩什么弟弟呀。”

    孙悦笑笑道:“别闹,咱们姐弟俩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不成。”

    曹婉怒道:“懂就赶紧过来帮忙,跟我一道弄点草木灰来。”

    “草木灰?用这玩意干啥。”

    曹婉瞥他一眼道:“你不是明白么,还问个甚?”

    孙悦是真的懵了,他明白什么?

    曹婉没好气地道:“当然是裹在布条里了。”说着,哪怕他早就拿孙悦当了亲弟弟,也不由得一阵脸红。

    “包在布条里?啊!你该不会是用它来吸血的吧。”

    见曹婉恨不得要捏死他的目光望过来,孙悦只好怯生生地道:“那个……为什么不用纸呢?如果将纸裹在布里,应该比草木灰的效果好吧,而且相对也卫生一些。”

    曹婉闻言登时就呆了,楞楞的看着孙悦。

    “那个……你该不会从没想过用纸吧。”

    “…………”

    这却是孙悦无知了,古时候的女子,其实并没有用买月事带的地方,这东西向来都是口口相传,自己做自己的,而纸张开始普及到寻常百姓家,其实也就是这几年的事,而且还死贵死贵的,所以人们用的最多的就是草木灰,就算富贵人家开始用纸也是宋中期以后的事了,曹婉做月事带的方法自然便是张氏教的,所以虽然他们家早就用得起纸,但还真没这么想过。

    “你真不知道可以用纸?”

    曹婉无奈地点了点头。

    “那你跟我来,我教你做一个好东西,比月带好多了。”

    曹婉大怒道:“哪个用你教了,老娘自己不会做么?这种姑娘家的东西你还挺明白啊,你给老娘滚!”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