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九十四章 准备动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赵光美府邸,庖厨之内。

    孙春明围着个围裙,正在亲自下厨,仔细地盯着小火,灶台上喷香的佛跳墙从早上炖到现在,时候已经差不多了。

    孙悦也在厨房里忙活着,他在仔细地处理着一条河豚,这东西在北宋来说属于第一等的美味,不过做的不好的话容易吃出人命来,所以他做的格外小心。

    他们父子俩穿越过来两年,还是第一次联手下厨,也不知这样一桌丰盛的饕餮大餐,能不能等来那个配得上品尝它们的正主。

    孙悦昨天拜别了后周三相之后,便找到了吕蒙正,一五一十的将自己的计划全都说给他了,吕蒙正自然也晓得了其中的风险,孙悦说,如果他愿意做这件事,就在今天午时的时候来他们家吃一顿便饭,如果不愿意,他们依然是结拜的好兄弟,不怪他。

    时间一刻一刻的逼近,饭菜也已经一道又一道的上了桌,全家人整整齐齐地坐在饭桌边上等待,其中曹军还特别没出息的咽了口口水。

    “三大王~来了来了,来了!”

    赵光美急道:“什么来了!”

    “吕公子,是吕公子来了。”

    众人大喜,齐齐的松了口气,再看时,吕蒙正穿着板板整整的一袭长衫,已经缓缓的走了过来,依然是那么帅,依然是那么的俊秀,仿佛是从天上仙家走下来的小仙童一般。

    鞠躬行礼,“三大王,伯父,三弟,吕某来吃饭来了。”

    孙悦眼泪都快止不住了,冲上去一把将人保住,坚定的说:“我兄弟,君不负我,日后我必不负你,从今以后,你我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这样的话他们结拜的时候自然也是说过的,但别看当时又是赌咒又是发誓的,谁也不会真记在心上,而此时这样的话说出来,却是颇为掷地有声。

    全家人齐齐朝他鞠了一躬,孙春明道:“吕小兄弟高义,孙某谢过了。”

    “孙叔叔说笑了,吕某受孙家大恩,本也是无以为报,又跟三弟结为了异性兄弟,孙家的事,自然也就是吕某的事了,读圣贤书,又不只是为了做官,若是连恩义二字都不晓得,便是做到了宰相,也是枉然。”

    孙悦刚松开人,正要再说两句,突然一阵香风吹过,就感觉自己好悬没被推了一跟头,就见曹婉一把冲了过来,猛的往吕蒙正的脖子上一抱,旁若无人的就是一口。

    这俩人居然亲上了!什么情况?多肃穆感人的兄弟情谊呀,怎么一下子整的一点气氛都没有了呢?

    几乎是下意识,条件反射似得,全家人的目光一下子就全都集中到赵光美身上了,而赵光美的脸色也确实是不怎么好看。

    曹军还不知什么时候悄悄地溜到了赵光美的身边,握住了赵光美的手:“那个……三大王,今天是我们家的大事,你就当帮帮忙,忍忍?给个面子吧。”

    赵光美狠狠瞪了曹军一眼,这下脸更黑了。

    好半天,等他们俩互相亲完了,俩人的脸也红了,赵光美才施施然的走了过去,曹婉一把挡在前边“你要作甚。”

    赵光美叹了口气,强挤出一丝笑容道:“没什么,吕兄,我是想跟你说,上次冰球那事,是小昭错了,我这个做叔叔的代他向你赔礼了。”

    说着,赵光美也朝吕蒙正鞠了一躬。

    吕蒙正笑了笑道:“没事了,我已经好了,自然也不会放在心上,今日之事后,若是我还有机会,再与三大王一块较量冰球。”

    “好,我等着你。”

    孙悦赶忙张罗道:“好了好了,再墨迹一会菜都该凉了,快吃饭吧吃饭吧。”

    于是众人分宾主就位,谦让一番之后竟让吕蒙正坐了上首,吕蒙正实在是推辞不过,竟也做了,吃了一会,互相敬了几杯酒,彼此都有了一点醉意,吕蒙正略陪着几分小心道:“这位……就是曹伯父吧,那个……小生……小生想……”

    老曹笑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跟妮儿的事,我同意就是了,等这次的事情完了之后,咱给你们风风光光的办一场喜事。”

    张氏却突然道:“不过你以后一定要对妮儿好一点,不要学你岳父,有点钱就瞎抖落学人家什么风流。”

    老曹脸一红,这特么女婿第一次上门,还能不能给留一点面子了?

    孙悦哈哈大笑道:“有了大哥的帮忙,咱们这一次稳赢了他们,憋了一个月的气,终于可以痛快的出了,今天在座的没有外人,来,我先干为敬。”

    …………

    饭后,孙家父子俩本想好好跟吕蒙正说说话,结果人家却被曹婉给拽走不知上哪玩去了,老曹却黑着脸不太开心,虽然他也知道人家这么讲究他不能多说什么,也知道这吕蒙正除了家里穷点之外哪配他宝贝闺女都是绰绰有余,但他就是开心不起来,感觉堵的难受。

    都说嫁出去的姑娘是泼出去的水,他这姑娘还没嫁呢,就只知男人不知道爹了,这姑娘啊,就像是一盆养了十几年的小花,每天给她浇水,每天给她施肥,给她说阳光给她雨露给她爱,好不容易长成了,让一个叫做女婿的小瘪犊子连盆都给端走了。

    孙悦则找上了赵光美,此时他正一个人坐在他们家院子里生闷气呢,小孩子失落的时候努力摆出一副老子很有风度的样子,其实看起来是很好笑的,明明不开心三个字都写脸上了,还非得嘴硬着说老子祝福你们。

    于是孙悦先是低头瞅了一下他的脸,赵光美白了他一眼道:“你干啥?”

    “看看你掉眼泪没有。”

    “滚,老子是那么没用的人么。”

    孙悦坐在他边上,用胳膊肘捅了捅他,笑道:“真不怪他?”

    “怪什么怪,我跟你阿姊又没有可能,我要铁了心想争,就凭他也配是个对手?只是以前以为他没担当不是良配,不太服气罢了,今天这么一看,他倒是还挺爷们的,嗯,虽然长着一张小白脸。”

    孙悦笑笑道:“你看得开就好,没事,有我陪着你呢,以后肯定帮你找个更好的媳妇。”

    “滚,说的跟龙阳似得,我估摸着我媳妇大兄已经给寻好了。”

    “人的一生很短,短到只能爱一个人,但是你可以纳很多妾呀。”

    “噗呲,”赵光美终于被孙悦给逗笑了,一脸无奈的用小拳头使劲锤了孙悦好几下。

    “不说这事了,说说你吧,你的利剑找好了,是不是该动手了?”

    “啊,明天就要动手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