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五十一章 雅贿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小子,你可愿随我学经?”

    淡淡的一句话,让孙悦喜出望外。

    “老师再上,请受弟子一拜。”

    北宋初年的教育与北宋中后期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太学里只有一百多个学生,几乎全都是官宦子弟家小,平民想进太学念书可以说是难如登天,虽然开封城的私塾很多,但大多都只是单纯的蒙学,顶多讲一讲论语啊孝敬之类的,孙悦如果去的话基本可以当先生。

    当然,平民求学的路并没有被堵死,出了开封不到一百里就有座嵩阳书院,也是中华四大书院之一,再往南还有一座睢阳书院,不过因为离家太远,所以只得住校,这对孙悦来说虽然没什么大不了,但人家书院根本不敢让这么小的孩子过来,所以,孙悦想学真本事最少还得等个五六年。

    而且说实话,书院里的所谓大儒,都是些坐而论道的空谈之辈,如何能跟魏仁浦这样从小吏出身一步步做到宰相的重臣相提并论?况且魏仁浦不论是名声能力还是气节风度,那都是天下数一数二的人物,若能拜在他的门下,无形中也是很丰厚的政治资源。

    魏仁浦笑笑道:“小子,你前程远大,就不怕我这个前朝余孽会拖累了你?”

    “不怕。”

    魏仁浦却摇了摇头,叹息道:“你不怕,我却是怕的,你小小年纪便如此聪慧,在官家和二大王那都挂着号,又与三大王相交莫逆,只待考上科举,很快就会青云直上,而我,却是个心系前朝的顽固不化之辈,指不定什么时候惹恼了那人,便把我给杀了,你拜我为师没有好处。”

    “那您的意思是……”

    “以后,你可以时时来我府上向我请教经义,我也会给你留下课业,但你不要拜师,你也不是我的徒弟,等将来你高中,再去拜一个真正能庇护你的老师。”

    有实无名么。。。。

    孙悦品了品,确实是这样比较好,不过这样一来,自己以后再出色,在外人眼里跟他也没什么关系啊,如此看来,这魏仁浦果然是君子,这件事上,几乎是零回报的。

    想罢,孙悦大礼跪拜,“学生拜见魏相。”

    …………

    另一边。

    孙春明带着赵光美,带着一些上好的食材和美酒便去了慕容府上。

    赵光美撒娇似地道:“慕容兄长。”

    慕容延卿也宠溺地拍了拍他的头,跟孙春明互相见了礼,就招呼了他们坐。

    说起来,慕容延卿和赵光美之间这么熟,并不完全因为慕容延钊是重臣,事实上,慕容家和赵家本来就是世交,慕容延钊的父亲慕容章和赵匡胤的父亲赵弘毅是很好的兄弟,两家住的很近,两家的孩子自然也就很亲,从小,慕容家的这些兄长们便带着赵家的弟弟们一块玩,赵匡胤也不例外。

    因为这么一层关系,在赵光美的举荐下,孙春明和慕容延卿很快便熟了起来,孙春明道:“知道将军家里位极人臣什么也不缺,平民百姓的,想感谢今天慕容将军仗义出手也拿不出什么像样的东西,唯有这一身庖厨的手艺还算尚可,我还特意带了些自家酿的酒,若将军不嫌弃,一会在下亲自下厨给将军置一桌酒菜,与将军共饮几杯如何?”

    赵光美道:“慕容兄长,孙家叔叔做菜的手艺很好的,我二兄家和宫里的御厨都是跟他学的,平日里叔叔可是从不下厨的,便是二兄要吃,都吃不到呢。”

    慕容延卿闻言笑道:“兄弟有心了,既然如此,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应该的,应该的。”

    说罢,孙春明便拿着东西进了厨房,忙活了起来,顺便指导了一下慕容家的厨子。

    宋人的口味类似于淮扬菜,喜欢吃酸甜香酥的东西,因此不一会的功夫,孙春明便做了一道蟹粉狮子头、一道腌笃鲜、一道大烫干丝、还有一道松鼠桂鱼,油爆河虾,全是宋朝没听说过的东西。

    做好了饭菜,出来见过慕容延卿的夫人孩子,他倒也不见外,直接便上桌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捎带手的介绍了一下菜品的特色。

    拿出酒来,介绍道:“慕容将军,这是家中自酿的几种小酒,您尝尝,哪种喝的惯一些。”

    说着,孙春明拿出他的珍酿,包括了宋人最爱的甜酒和黄酒,还有些他改良过的白酒和果酒,甚至还有他鼓捣出来的朗姆酒和啤酒。

    慕容延卿先吃了口菜,随即便眼珠子直发亮,连连称赞道:“好,好,好,精妙,实在是精妙,兄弟这手艺真的没的说。”

    又喝了口酒,先喝了由孙悦改良过的,九蒸十八酿的白酒,噗呲一声就都给喷出来了,眼珠子灼的通红,却还是道:“这酒好大的力气啊。”

    “这酒确实是烈了些,将军尝尝这个,这也是我独家的手艺,外面喝不到的。”说着,孙春明便把啤酒推到了慕容延卿的面前。

    其实啤酒的酿造并不复杂,孙春明上辈子的时候也曾自酿过,啤酒花在宋朝也并不是难买的东西,只是成本降不下来,也没法大规模酿造,保质期极短只有十天左右,所以只能酒楼自用,没法用它发财。

    当然,这种简易酿造的啤酒肯定没法跟后世的相比,但对这些古人来说,最少这新奇的口感还是一下便让慕容延卿瞪大了眼,一口喝下一大碗,连连夸赞不停。

    “兄弟,有这手艺,你怎么不开个酒楼啊!”

    孙春明笑笑道:“却有这个打算,下月打算将丰乐楼拍下来。”

    慕容延卿笑道:“丰乐楼?好家伙,兄弟大手笔啊,凭兄弟这手艺和这酒,将来肯定是财源广进啊!”

    “却是有个不情之请。”

    “哦?兄弟尽管说来。”

    “正因为这丰乐楼是大买卖,所以最近在下手头有点紧张,不知慕容兄有没有余钱,投一点在里面,算是帮在下个忙,在下用丰乐楼三成的份子,换您十万贯可好?”

    “兄弟的意思是。。。。要我入股?”

    “是。”

    “嘶~这……”

    慕容延卿闻言不由犹豫了,其实那丰乐楼作为开封第一高楼,少说也值一百几十万贯,十万贯换三成的份子,啥都不管坐地分红,说真的这不叫借钱,这就叫雅贿,怪不得今天这孙兄弟又是做菜又是拿酒呢,他相信,光凭这酒菜,十万贯或许几个月就能回本。

    但,如今他们家已经位极人臣,钱这东西,他还真不怎么在乎,相反的,他更怕别人抓到他们的把柄,于是犹豫了没一会,就打算开口拒绝。

    可他正要开口呢,便听身后一个病恹恹的声音道:“孙兄弟果真好手笔,十万贯换三成丰乐楼的份子,却是我们家占了便宜了,如此,我慕容家便却之不恭了,日后有任何麻烦的事情,你尽管来找我二弟便是。”

    慕容延卿惊恐地回过头,“大。。。。大兄?”

    孙春明闻言也连忙站起来郑重的行礼,却见来人身披一个极厚的狐皮坎肩,脸色蜡黄,眼圈深陷,看着跟吸大烟似得,走两步还要咳嗽两声,好像风衣吹人就会倒似得。

    天下第一军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殿前都点检,侍中,慕容延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