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九十一章 破局之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孙府。

    夜已经很深了,但他们家从主子到下人,一个睡觉的都没有,全家点着灯火,面面相觑的干耗。

    老曹和老方低头擦拭着兵刃,张氏和曹婉不停的煎茶,只有孙春明和孙悦两个人不在,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不知在商量些什么,这样的场景还真是有些似曾相识,两年前,他们父子俩咸鱼翻身的那一战,拉下来王彦升的前一天夜晚,几乎跟现在一模一样。

    两年前他们赢了,并从此搭上了赵光义的线一飞冲天,直接从平头老百姓变成了开封城排的上号的富豪之家。

    两年后,对手强大了百倍,这一次他们还能绝地反击么?

    书房里。

    父子俩其实已经各自沉默了好久好久了。

    “唉~这次的事,是爹错了,若早听你的,不去碰这东西,也就没这个事了,连累你了啊。”

    “唉,两辈子你都是我爹,还说这个干啥,世上只有亏欠父母的子女,哪有亏欠儿子的老子?爹,咱现在可是在封建社会,老子给儿子道歉,我可就不孝了。”

    “好,这关要是过不去了,下辈子我还当你爹,你可还愿意做儿子?”

    “做儿子有什么不好呢,你还真别说,咱爷俩死一次都能跑一千年前来,要是再死一次,没准还真能再往前穿一千年,秦汉?我记得咱穿越过来之前网上的秦汉文好像挺火的,以咱俩的本事,说不定还能割据称王,甚至跟刘邦项羽争霸天下呢。”

    噗呲,孙春明居然被孙悦给逗笑了,“你啊,什么时候都改不了这张嘴皮,小时候就不该带你去听那么多的相声。”

    “说正事吧爹,这次你到底是想降还是想拼,或者是再挣扎一下,我都听你的,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怎么个说法。”

    “要降,这个最简单,也别什么份子不份子的,丰乐楼给他们不就是了,说到底他们只是图财而不是害命,咱爷俩也不是真的就在乎那么个破酒楼,说实话,纯理性分析的话,这是上策。”

    “不错,可是我咽不下这口气,咱爷俩死过一次的人了,好不容易穿过来,又扑腾了这么大的摊子,总不是来给人当孙子的。”

    “我也这么想,所以剩下两策,一个是挣扎,想办法把这两个月熬过去,等丰乐楼重新开张有了钱,工人们的工钱自然也就续上了,不过这是下策,一来他们不见得就会善罢甘休,可能会想出新的招来断咱们的流水,甚至简单点再安排一场火并咱们就得死无葬身之地。二来么,呵呵,其实也挺憋屈的,所以这是下策。”

    “中策呢?”

    “中策,干他娘的就完了,他们能给咱们下套,咱们自然也能给他们做局,咱们背后又不是没有人,怕他个球,若比做局,我还真不信这北宋有谁能做得过咱们俩。”

    “你有几成把握”

    “五成,一半对一半,要么咱们死,要么他姓魏的死。”

    “具体说说。”

    “好,这次的事,主要是魏伟和石守信两人搞的,咱们一个一个来,石守信,如今的禁军之中第一人,官家的第一心腹,铁杆大将,又交出了兵权,官家对他有愧,承诺他兵权换富贵,表面上看来,只要他不造反,再大的火也烧不到他头上,可以为所欲为,堪称不漏金身。”

    “这正是石守信强大的地方,这货现在就是一块滚刀肉,除了官家,几乎没人能治得了他,况且杯酒释兵权言犹在耳,这个时候官家要是动他,只会寒了他那些老将军们的心,郭王之事不远,前车之鉴在前,所以官家只会宠着他,顺着他,惯着他。”

    “不错,这么看起来确实是无解,但有一点却是他最大的弱点,那就是官家对他的忌,禁军十几个大将,在杯酒释兵权之后一夕之间全部外放地方持节,连慕容延钊都走了,独他一人留在军中还任职马步军都点检一职,为何?无非是侍卫军拆分正是关键时候,官家需要他充一下招牌,稳定一下局面罢了,按历史进程,等侍卫军彻底拆成两军,他这个点检也就可以滚蛋了,那么,官家有那么多亲信,光结义兄弟就有九个之多,这个招牌为什么非得用他呢?无非两点而已,一,是他级别够高,镇得住场面,二,是他懂事有眼力见,所以咱们要设局,就得想办法把他的这两个点给破了。”

    “有理,可行,那么,魏伟呢?相比于石守信,这货才是罪魁祸首,可恨!”

    “魏伟的厉害之处,无非是他背后站着赵普罢了,赵普是真的没解,整个宋初唯一能跟他掰手腕的只有数年后的赵光义一个人,还是靠着官家拉偏架赵光义才赢的,但他只是赵普的妻弟,不是赵普本人啊,若是赵普放弃了他,他还算个什么东西?妻弟又如何,说白了无非是赵普的一双手套而已,之所以用他,除了看在亲戚的份上,更重要的是这魏伟的分寸掌握的好,搜刮钱财无数却不给他惹什么麻烦罢了,只要破了他这分寸二字,咱父子捏死他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孙悦道:“破魏伟比较容易,我可以直接开挂嫩他,您让赵光义给我弄一张调往枢密院的调令,我这个级别的芝麻官随便一个吏部主事就能把这事办了,就是不知道赵普对他这个所谓的妻弟的感情到底有多深,因此胜算五五开。”

    “五五开已经够了,办他!那石守信又如何?”

    “算计石守信,需要两个人的帮忙,若这两个人能帮咱们,我的把握少说有九成。”

    “谁?”

    “第一个,慕容延钊,毕竟是他的老上级,老哥哥,只要他一天不死,就轮不到他石守信来当大宋的第一军人,按照您的说法,今天那慕容延卿对此事应该是不知情的,只是迫于石守信的淫威,这才帮着他把您挤了出来。慕容家的事,终究还是要慕容延钊做主才是的,所以这第一个人,就是慕容延钊,想做此局,必须得得到慕容延钊的支持。”

    “此事我来办,第二个人是谁?”

    “第二个……唉,不到万不得已我真不想用这第二个人,此人我来办,调令办理少说也得大半个月的功夫,慕容延钊人在山-东,便是快马传信一来一回也需要这个数,况且我布局也需要一些时间准备,到时候再说吧,兴许我能想出别的替代之人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