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百一十四章 春情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在封建社会,有丫鬟伺候和没丫鬟伺候,那绝对是两种生活,听说晚清时李鸿章有一次出国带二十个丫鬟伺候他把洋人都给看傻了,他也想不出来二十个丫鬟伺候一个人都需要做什么,反正他现在只有一个丫鬟,便已经感觉非常非常的爽了。

    早上起来,水便已经打好了端来,刷牙用的嫩柳枝也给折好了,衣服也全都干干净净的用梅片熏过,直接穿就行了,随时想吃点什么也可以差她去买,到了晚上还能给他暖床。

    是真的暖床,特单纯的那种。

    “少爷,洗澡水已经放好了,您今天是想熏蔷薇,还是月季的花瓣。”

    “都行,小蝶喜欢什么闻味道?”

    小蝶咯咯一笑道:“只要是少爷身上的味道,小蝶都喜欢闻的。”

    前世的时候,丫头总是笨笨的,蠢蠢的,萌萌的,可孙悦这个丫鬟却是个伶俐鬼,除了腿长之外情商也挺高,说话总是很得体,而且心灵手巧,接触了几天之后不怎么怕他了,有时候还反过来撩拨起他来了,一点也不像想象中那么害羞。

    孙悦赤果果的躺在大松木盆里,让小蝶用香胰在他身上打出泡沫来,靠在她身上让她给自己洗头。

    可惜,小蝶年岁尚小了一点,刚刚才开始发育,虽然有一双长腿,胸部却属于小荷才露尖尖角那种,靠上去倒也没什么感觉,也不知以后能不能长得大一点,直接当洗面奶用。

    “小蝶啊,昨天教你的字可都会写了?”

    小蝶道:“奴婢实在是太笨了,枉费了少爷的一片苦心,还有昨日教的十个字只练会了六个,还有四个不会呢。”

    “唉,你呀你,就是不用心,做我的丫鬟,识文断字可是必须的,一会我再教你十个,练不会就不要吃饭了。”

    小蝶笑嘻嘻地道:“是是是,是奴婢偷懒了,请少爷责罚。”

    说着,小蝶便走到木盆边上,脱下裤子,撅起雪白的屁股对着他,这丫头腿长,轻轻一撅屁股正好越过盆沿,不高不低,打起来正顺手,美其名曰执行家法。

    这一巴掌下去,正好一个通红的掌印落在雪白上,古人却有一讲究,叫做雪泥红爪,也有叫白山枫叶的,可惜肉还稍微少了些,否则若是一拍之下能拍出臀浪阵阵,就可以叫日出白波了。

    小妮子挨了打,却娇哼一声叫的似痛非痛的,笑嘻嘻更是撩人,明明是在责罚于她,却给自己整的火燎燎的难受,低头看向自己的小雀,不由的再一次感叹起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来。

    这小蝶做事也确实是有分寸,起码懂的过犹不及的道理,自家少爷早熟,府中的下人就没有不知道的,可早熟的毕竟是心里,身体上的事他就是熟透了都没招,在撩下去也没法吃,反倒容易惹他不快了,所以很快就聊起了正事道

    “少爷,我听小翠姐姐说,老爷最近这两天很是烦闷,每日都要三更以后才睡,似乎是在为公事所烦恼,少爷大才,怎么不去帮帮老爷去?”

    一说起正事,孙悦心头的邪火似乎一下子就消去了不少,道:“他那是自找的,新官上任三把火,他惦记着拿胥吏立威,胥吏们自然也不会坐以待毙,这帮玩意就是属苍蝇的,不咬人却膈应人,我也没什么好办法,不过我相信凭我爹的本事,早晚能把那些胥吏给收服的,我现在可顾不上他,我这忙活的事可比他那要重要的多。”

    “嘻嘻,少爷也忙么?少爷忙的是甚,怎么没见少爷把差事带回家来做过?”

    孙悦笑道:“你家少爷我在枢密院通进司当差,经受的奏疏十份里有九份都是军国机要,自然不可能带回家来做事,怎么,你想打听少爷我在忙的啥?南唐后蜀也想打听,要不要少爷告诉你?”

    小蝶吓得脸都白了,眼泪汪汪的就要磕头请罪,让孙悦赶紧给拦住了:“这是作甚,不过是一句玩笑罢了。”

    “对……对不起少爷,是小蝶敏感了。”

    孙悦叹息了一声,暗怪自己大意,这小蝶毕竟是从教司坊里来的,未免尴尬孙悦一直都没问过她的来历,他还真怕这丫头以前是谁家员外郎的千金小姐,那样的话自己再使唤她的时候多少会有点不自然,可看现在这情况,或许这丫头还真不是宋人,又是个被战争荼毒的可怜人。

    “好了,给我擦一擦吧,我要上差去了,你在家收拾收拾屋子,将我教你的字练会了。”

    “是。”

    …………

    孙春明屋里,一大早上的孙春明与杨蓉翻云覆雨之后,颇有些劳累的躺在床上正回气,由小琴从屋里取了湿帕来给他们二人做一些清洁善后的工作。

    这人啊,学好不容易,学坏可特娘的快了,孙春明前几日的时候做那事时被人瞅着还浑身不自在的几乎硬不起来,这几天便已经怡然自得了。

    小琴便是这次给杨蓉买的丫鬟,她之前的那些青楼姐妹各个都分了丰乐楼的股,散去了,她这回特意挑了个肤白貌美气质佳的,本也有些陪侍的意思,只是孙春明心中到底还存着一点现代人的价值观,暂时还干不出那等事来。

    古时候,妻、妾、婢都是有严格的等级区分的,杨蓉毕竟只是妾而不是妻,却是没有吃醋的资格的,自然不会像张氏那样的霸道刁蛮,在宋人的价值观中,这小琴不但不是跟杨蓉争宠的,反而是给她固宠的,好比潘金莲和庞春梅一般。

    孙春明自然是读过金瓶-梅的,也晓得杨蓉颇有默许的意思,说实话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以前的那套价值观还能坚守多久,之前听人说,读金瓶生怜悯心者菩萨,生畏惧心者君子,生欢喜心着小人,生效法心者禽兽,孙春明前世读书之时只觉得自己应该是处于君子和小人之间的,可近些时日来他发现自己竟然偶尔真的生出几分效法之心来,虽很快就将这种想法抛出脑外,时时引以为戒,但有些价值观却越来越向古人靠拢了,或许这就是男人的劣根性吧。

    穿过来两年,难免对女性越来越物化,也开始在潜意识中区分贱籍和良籍了,虽比之同时代的男人还远强出许多,比之老曹都称得上楷模了,但若是放到后世却是已经是个十足十的渣男了。

    见小琴正在用红花水帮着杨蓉清洗下体,孙春明不由皱眉道:“行了别洗了,怀了就怀了,这东西伤身体的,我本就已经有儿子了,你就算生出来个带把的也是非嫡非长,费那个事干嘛。”

    杨蓉笑道“老爷若怜惜妾身,那便快些找个主母回家,妾也好看人下菜。”

    孙春明哼了一声,也不接这话,他刚刚抽搐过,正是身心都处于圣人模式的时候,在小琴的服侍下穿好了衣服,开始整理公文,杨蓉则伸出纤纤玉手来给他按摩,道:“老爷何必这么辛苦,您乃堂堂开封支使,跟这些小吏置什么气。”

    孙春明摇头道:“你不懂,这官啊,再怎么亲民,跟百姓也始终隔着一层呢,说是地方父母官,可开封城如今一百多万人,有谁知道二大王长什么模样?便是曹官,一年到头来又能见得了几个百姓,若是治不住这些胥吏,再好的政策也落不到百姓的头上,天子脚下尚且如此,何况下面的各路各州?他们不是要斗么?老子连石守信都给斗下来了,还怕了他们不成,民谚云官取一吏取九,以前我还不信,当了这个支使我才知道,特娘的一九开都算那税吏有良心了,这是哪来的道理?我还就不信老子掰不回这朗朗乾坤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