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四十九章 慕容兄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当赵光美回头的那一刻,慕容延卿忍不住俩太阳穴就是一阵疼痛,忍不住的想骂两句脏字。

    京师巡检是个肥差美差不假,但最怕就是碰上这样的事,以他的家世,开封城里他惹不起的人真不多,但恰恰赵光美就是其中一个。

    本来,他应该把人统统抓起来交给开封府去审的,但现在既然赵光美搅和在里面,他却是不太好办了,总不能把三大王抓起来吧。

    赵光美嬉皮笑脸的凑过来卖萌道:“慕容兄长,你快把他们全都抓起来,他们不是好人,要行刺我,我怀疑他们是前朝的余孽,要不就是李重进的党羽。”

    院子里跪着的一票杨家人吓得都尿裤子了,他们本就是被改朝换代连累当了十年的贱人,太清楚一顶反贼的帽子有多重了,当下不由得淘淘大哭,磕头求饶,看上去要多惨有多惨。

    慕容延卿狠狠地瞪了赵光美一眼,赵光美的话他自然是连个语气助词都不会信的,这天底下哪有怂成这样的刺客,再说赵光美这个王爷纯粹是个纨绔子弟,谁会吃饱了撑的行刺他?

    还是杨蓉走上前,给他行了个礼,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和来龙去脉讲了个清楚。

    这杨蓉本就是事端的由来,由她讲来自然合适,加上她人长得漂亮,说话得体,表述得清晰,慕容延卿很快就听明白了来龙去脉。

    事实上杨蓉的大名他自然是知晓的,甚至在魏相的宴会上他们还有过一面之缘,只是他军人出身不通文墨,对这种矫情的女子兴趣不大罢了,但男人么,对美女,尤其是对这种知名的美女天然就有好感度,对杨蓉的话自然也就信了七分,加上杨蓉身后的莺莺燕燕全都跟着一块帮腔,便又多信了三分。

    随后,慕容延卿板着脸对赵光美道:“这么说,你这次不是胡闹,反而是见义勇为了?”

    赵光美顺杆爬道:“勇为,大大的勇为,今这事,便是大兄知道了都不会怪我,慕容兄长您就高抬贵手,放了我们得了。”

    慕容延卿冷哼一声道:“既然如此,聚众之事便不追究了,但,不管怎么说,毕竟闹出了人命,杀人者是谁?”

    孙春明正要站出来,便见老方一拉他,对身后道:“人是谁杀的?站出来,既然是替我们春哥儿杀的人,春哥儿自然不会亏待了你,回头疏通了关系走个过场,蹲不了几年的苦窑,出来后多开个砖厂给你,准你拉一支队伍单干。”

    慕容延卿眼角直抽,这特么的,太明目张胆了。

    果然,就见老方后面的那些人,纷纷踊跃举手,大喊着:“我杀的我杀的,官爷,您把我抓走吧。”

    孙春明见状,朝慕容延卿深鞠一礼,道:“一人做事一人当,人,是我杀的,将军把我抓了吧。”

    “春哥儿!”

    “爹!”

    孙春明朝后面摆了摆手,示意不要说了,这将军既然姓慕容,自然不是他们能拿捏得了的,还是莫要让二大王和三大王为难了吧。

    慕容延卿脸上露出赞许之色,哈哈大笑地狠拍了一下孙春明的肩膀,拍的他一阵摇晃,道:“就你这小身板子还杀人?你一个文弱书生,还是莫要学人家义气出头了。”随后,慕容延卿随手一指身后的一人道:“就是你了,本将军慧眼如炬,一眼就看出,人肯定是你杀的。”

    如果孙春明不站出来,他可能真的会把孙春明抓起来,孙春明背后站着赵光义,这事又掺和进来了赵光美,真要把他抓起来肯定很麻烦,但他姓慕容,还真不怕什么麻烦,但既然他主动站出来,他也不介意交个朋友,毕竟,那所谓的三叔真的太渣了,渣到他都想杀。

    可是,跪着的那群杨家的人却有人不干了,可能是勇气可嘉,也可能是没闹清形势,站起来道:“将军明察啊,三叔伯真是那个书生杀的。”

    慕容延卿冷冷地瞥了他一眼,那个站出来顶包的汉子咧嘴一笑,突然捡起地上的刀子,三两步冲了过去,冲着说话之人的心窝就是一刀。

    “一个也是杀,两个也是宰,便是弄死你家满门,也无非是一条人命,还有哪个有意见?”

    整个过程,慕容延卿好像没看见一样,直到人都杀完了,慕容延卿才冷哼一声,道:“你这狂徒,当着本将军的面居然也敢杀人,来人,绑了,押到开封府衙去,收队吧”。

    说着,慕容延卿还扇了扇鼻子,刚才那汉子杀人的时候,杨家又有好几个人都尿了裤子。

    孙春明自然连忙对慕容延卿礼:“多谢慕容将军,他日在下一定登门拜谢。”

    慕容延卿笑笑道:“你这人,比我以为的要强,改日来家里喝几杯便是,莫要说什么谢不谢的。”

    说着,便领着人撤了。

    而孙春明他们,自然也领着一群莺莺燕燕大包小裹的回到了家,只留下杨家一众老少爷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谁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冷风一吹,冻得直哆嗦。

    这边厢,孙春明他们回了家,便赶忙安排一群莺莺燕燕住下,杨蓉走过来深深一礼,算是谢过,千言万语放在心中,并不需要说出来。

    “孙郎,魏相公那边,妾要去一趟,孙郎是否要与我同去?”

    魏仁浦那边是一定要去的,杨家毕竟是他照拂的,出了这么大的事,无论如何也得给人家交代一声,而且万一去晚了,人家倒打一耙恶人先告状就不好了。

    孙春明道:“我就不去了,我跟三大王一道,先去慕容府拜谢慕容将军,让悦哥儿陪你去吧。”

    “也好。”

    “悦哥儿,去家中寻一些拿得出手的礼物,陪杨姑娘拜会魏相去吧。”

    “知道了爹爹。”

    说着,却把孙春明拉到一边,小声道:“爹,你知道这慕容将军是谁不。”

    “刚才听三大王说了,乃是殿前都点检,侍中慕容延钊之弟慕容延卿。”

    “爹,就这一两月的功夫,官家就会废掉殿前都点检这个职位,贬慕容延钊出京担任山南东道节度、西南面兵马都部署,依我见那慕容延卿能出任京师巡检,乃是官家对慕容家的补偿,爹,这是个机会啊。”

    孙春明闻言双目中精光一闪,暗暗点了点头。

    “我知道怎么做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