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百一十五章 调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早上来到通进司,孙悦十分有礼的给司里的每一位同僚行礼问好,还带了点自家做的小零食给大家分了,有些同僚客气的收下并回礼,但也有些冷哼一声不搭理他,孙悦也并不以为意。

    虽然他也算是有背景有靠山,但通进司这种衙门,谁的背后还不站着几个大人物啊,不是官二代还真摸不着这地方的门,而他以八岁之龄便做了书令,还被赵普收作了弟子,信任有加委以重任,甚至还在官家那里挂了号,不招人妒才是奇怪事,好在他的日常工作除了赵普很少跟旁人有什么交集,倒也不用担心有人会给他使绊子。

    例行的,孙悦先去了赵普处给他见礼,给他带了点自家调制的特制饮料,便要告辞回通进司整理公文,却被赵普叫住了道:“你等一下,有事要跟你说。”

    “师父请吩咐。”

    “关于军改的事,大体思路已经捋的差不多了,不过这么大的动作,想要一步到位可以说是难如登天,必须要循序渐进才行,官家的意思是,十年见成果。”

    孙悦只得道:“官家圣明。”

    赵普道:“我和官家的意思是,先分别从大小两处试一下,大处便是内殿班值,他们的家眷和老兵本就在你父的水泥生意中作事,所以官家打算直接在其中以监军的名义设一个军司,负责整个内殿班值将士们的生活状况,人选已经有了,至于这小处么……官家打算给这一届橄榄球冠军的那一营设一个政委,暂时还没找到合适人选,这毕竟是你的首倡,可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孙悦连忙道:“没有没有,我就是一纸上谈兵的书生,那天说的那些东西全是脑袋一热,根本就不知道能不能成,这涉及到具体实操方面,我哪还有什么建议。”

    赵普点点头,暗道这孩子还挺知道分寸。

    “对了师父,不知这营一级的政委,朝廷打算用什么品级?”

    北宋讲究官、职、差三者分离,其实也并不全是为了互相制衡避免集权,起码暂时来看其实是为了平衡后周老臣与宋初新贵的关系,比如范质王溥他们官职都给的高高的,但实差却都在赵普这帮人的手上,但再怎么分离,终究也还是得有个度不是,总不能让七品小官去干宰相的活。

    “没定死,但也就是八品左右,正为这事犯愁呢,这一试验至关重要,必须得找个有能力的人来做,可这八品左右小官,有几个有能力的?便是有,恐怕我也不认识,事关重大我也不敢瞎去问怕走了消息,怎么?你有兴趣?你要干这个的话,却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孙悦想了想道:“师父,我有一个结拜二哥,姓李名沆,今年被赐了童子出身,正在国子监读书,若这职位只是八品的话,或许我二哥可以试试?”

    赵普一听是童举出身,本能的就要拒绝,他还是不喜欢所谓的天才,可一想,自己这徒弟不正是这一届的天才之首么,他晓得孙悦看似谦恭,实则内心中却是心高气傲之人,当日同时与自己的妻弟和石守信结仇都不肯服个软,既然愿意拜那人为兄,或许还真有几分本事?

    “好吧,那你得了空将他领来,让我见见再说,这是咱们大宋第一个政委,官职虽然不大,却也是被官家看在眼里的,若是能做得好,前途也是不可限量。”

    “是,多谢师父。”

    “嗯,对了,有件事得委屈你一下,通进司那边的事,你准备准备开始交接吧,等过些天内殿值那个监军到了,你就去承旨司跟着他,这事少不得要跟你爹打交道,你又是军改首倡,给他帮帮忙,忙过了这阵子我再将你调回来,莫要心有怨气。”

    孙悦不由好奇道:“学生不敢,学生相信,老师您一定是为了学生好,内殿值的新监军是承旨司的人?官家还真是重视啊,却不知是哪位大人?”

    赵普笑道:“正是曹承旨本人,这事交给别人官家也不放心,便让曹承旨姑且兼着这个差,也是怕他忙不过来,才让你去帮帮他,你也莫要轻看了曹承旨,曹承旨虽是前朝皇亲,却是官家看中的人,将来许是要委以重任的,你跟着他做一段事,对你有好处。”

    孙悦闻言面色古怪地道:“是,多谢老师提醒,学生晓得了,一定对曹承旨尊敬有加。”

    心里想,这还用你说?人家在后世的名气可比你这个宰相来的大。

    回通进司的路上,孙悦便在脑海里努力回想这位新上司的资料,曹彬,字国华,郭威妻子的外甥,柴荣的亲信,却能在赵宋得以重用,灭后蜀平南唐,位至侍中、枢密使,死后追封中书令、济阳郡王,赵大一朝战无不胜,赵二一朝战无不败,虽褒贬不一,却也是十数年后货真价实的大宋第一将,却不想自己这么快就要到他手底下作事了。

    一回到通进司,便有两个平日里与他交好的同僚过来安慰:“悦哥儿,我听说你要调到承旨司去了?”

    承旨司和通进司虽然都是枢密院的要害部门,一个负责从上往下,一个负责从下往上,甚至承旨司比通进司还要重要几分,但承旨司的基层却用了大量的太监,除了上面的几个大官之外,那些书记之类的小官有事后干的事还真跟太监差不多,所以以孙悦的级别来说,这一调动还真有点流放的意思,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

    孙悦笑笑道:“啊,今天就走,这些天承蒙照顾了。”

    “唉!你不是枢密的徒弟么,怎么把你也给调走了?要不一会休班,我请你喝点去?”

    孙悦心中一暖,道:“不用了,过些天可能还会调回来,还是等到时候我请你们喝酒吧,我们家毕竟是开酒楼的。”

    便听边上有人阴阳怪气地道:“调回来?这是拿通进司当自己家了啊,我还是头一次听说这地方还能调回来的。”

    “林兄,人家小孩子嘴硬好面子,你跟人家一般见识什么?平白显得你小气,他八岁,莫非你也八岁不成。”

    众人闻言哄笑。

    “我早就说过,咱这是什么地方?便是八品九品的小官,一言一行也无不干系着军国大事,赵枢密用人又向来严格,哪是仗着些小聪明就能混得下去的,便是赵枢密自己的徒弟,也没有因人任事的道理。”

    孙悦自然不会搭理这些庸人的嫉妒之言,他早就有心里准备,毕竟他年龄摆在这,类似这种流言蜚语以后可能少说也得伴着他十年二十年的,若是置气的话岂不是要气死?

    再说,哥们这次调走可是去跟曹彬的,谁有心思跟这帮二货一般见识?万一闹起来让赵普以为他不想走再给他留下来他岂不是要哭死?

    有礼的朝同僚们拱了拱手,说好话的和说风凉话的都算上了,道:“各位,承蒙关照,后会有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