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爸,这好像是北宋 第一百一十二章 秋月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自从那天孙悦在赵普家慷慨激昂的发表了一篇高论之后,他就被掉入了通进司,任了一员书令,明明只是一个不入流的芝麻绿豆官,可除了赵普之外却也没几个人管得着他,他倒也落得个轻松自在,出了门甚至还能狐假虎威一番,寻常比他大上三两级的官员见了他也都挺客气。

    那天的那番高论孙悦回到家之后自然是写成策论上交了,不过却在赵匡胤的授意下署了赵普的名字,对此他倒也没什么好不舒服的,因为这本来也不是他该说的事,赵普对他倒也算投桃报李,将他从通进司的日常工作中摘了出来,作为他的助手负责帮他做这些改革的准备工作,忙碌,却也挺有意思。

    他忙,孙春明也没闲着,好歹也是穿越者,什么事只要做了就肯定要和旁人不一样,支使这个官,在开封府基本上属于什么都可以管的那种,但同样的,基本上什么事说了也不算就是了,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他刚上岗还没有几天,就跟开封府原来的一帮胥吏干上了。

    他居然野心勃勃的想建立一套科学的胥吏考核体系,很是惹了那些胥吏们的不快,闹腾的不可开交,连赵光义都头疼。

    总之,他们爷俩实在是太忙了,忙的晕头转向的,连他们家装修都顾不上了,这些天家里忙活的鸡飞狗跳,他俩都没顾得上问,一直到硬件上差不多都完事了,最后挑下人的时候才有心思回家瞅一眼。

    孙春明既然走了仕途,以后自然也就是官宦人家了,家里自然要多挑几个下人才行,原来那种签短工契的就不能用了,这种事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当甩手掌柜,否则以后用的不称心,那就很尴尬了。

    一大早上,教坊司的几名小吏就孙子似的等在了他们家门口,如今他们父子俩虽然官职都不大,但却分别属于赵光义和赵普面前的红人,而且实权也不算小,不但前途光明而且还贼有钱,自然要小心伺候起来。

    这是杨蓉的意思,从教坊司里挑选的下人大多都是其他官宦人家调教过的,懂规矩,不用教,比较省心省事,而且质量上也比一般人牙子手里的强一些。

    “孙老爷,这丫鬟您这要几个?”

    孙春明和孙悦互相看了一眼,道“三个吧,我们家要三个,我屋一个,孩子屋一个,蓉儿屋里一个。”

    小吏领上来一排,看起来每一个都精心打扮了一番,瞅模样也都是中上之姿,齐齐朝孙春明行了个万福礼,甜甜地叫了声“老爷好。”看起来颇有夜总会的感觉。

    “您看看有您中意的没有?”

    孙春明一眼望过,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随口在地上吐了口口水。

    一个模样秀气的小姑娘眼神一动,就去边上取了工具给扫了,孙春明也不由面露赞许之色。

    小吏道:“这叫小蛮,是个伶俐人,以前是礼部张大人家的帮厨丫鬟,孙老爷可是要把她留下?”

    “不,我要那个胸大的。”

    “…………”

    贴身丫鬟一般都是通房丫鬟,一般在主卧的边上都会有个专门的小隔断,给她留一张床,虽说不一定会给睡了,但至少晚上起夜还是要人家伺候的,与主人家的关系相对就很亲密了,有些得宠的丫鬟甚至可以呵斥侍妾,所以孙春明挑的是很认真的。

    同样,孙悦这边挑的也比较认真,因为他这种富家少爷,破身一般都是跟自己房里的大丫头,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理解成这是在挑自己的初恋。

    因为孙悦今年才八岁,得过了年才九岁,所以他要挑的丫鬟都不太大,都是十一二岁的样子,等过两年他那东西长成了,她们刚好十五六岁,于宋朝的审美来说正是女子最好的年华,虽然孙悦并不觉得初中生有啥好玩的,却也得入乡随这个俗。

    孙悦问了句:“俱是佳人,都是谁家的千金?”

    还不等那小吏答话,便见一模样颇为秀美的女子站出来道:“都是怜人,君既我等的东主。”

    呦呵?孙悦还挺诧异,这怎么还对上下联了?

    “姑娘读过书?”

    “略识些文字。”

    孙悦抬头看向小吏,小吏道:“这是秋月姑娘,原是南唐一大臣之女,因些许罪过得罪了李国主被罚没,去岁官家南征时李国主送了一百妙女子,这便是其中的一个。”

    “秋月见过少爷。”

    孙悦叹道:“南唐果是人文荟萃,小女子胸中尚有这般文采。”

    秋月接道:“大宋才是豪杰辈出,小相公腹中也藏志气乾坤。”

    孙悦眼睛都亮了,心想我擦,这是个地地道道的才女呀,忙道:“秋月姑娘请坐,请饮清茶半盏。”

    “孙小相公仁德,但求饱饭一餐。”

    孙悦心中更是欢喜,小吏笑道:“秋月姑娘可是这般年纪的女子中最出挑的,想来也只有这般女子,才配得上服侍孙小相公了。”

    孙悦点点头道:“嗯,可是我更喜欢那个腿长的。”

    “…………”

    秋月闻言自然是极为失落,小吏也有些尴尬,孙悦笑道:“姑娘莫要误会,我只需一个伺候我起居的小丫鬟便是,姑娘若是跟了我,反倒是有些糟蹋了姑娘了,反倒是我阿姊一定会对姑娘很是喜欢,而且我阿姊眼看着就要嫁人了,尚缺一个陪嫁的,我看姑娘就很合适。”

    秋月闻言瞬间变大喜了起来,跪地上连连磕起了头来,孙悦自然是连连搀扶,口说不必,小吏也跟着祝贺了起来,算是个皆大欢喜。

    后人总以为陪嫁丫鬟地位很低,其实却是大错特错了,陪嫁丫鬟作为主母在婆家唯一的娘家人,地位其实是在一般侍妾之上的,虽然有些主母为了巩固自己地位让陪嫁丫鬟跟她一块共侍一夫,但本质上丫鬟还是主母的人,若是主母稍微强势一些,陪嫁丫鬟呵斥管家都是常事,这秋月跟着曹婉陪嫁,于她而言可是比留在孙悦身边当个大丫鬟要强得多的多。

    其实本来孙悦是极烦陪嫁丫鬟这一套的,但这时候的礼法就是如此,以他们家的家境来说,若嫁女都不陪送丫鬟,那是真的会被人笑话的,显得对吕家也不够尊重,本来人家家境就不好,再让人家误会了就不好了。

    更何况,吕蒙正以后肯定是要当宰相的,宋朝的侍妾文化极其流行,而且趋于病态,吕蒙正以后不纳妾的可能性还真不怎么高,他不愿意曹婉都得帮他张罗,有这么个知书达理的陪嫁丫鬟跟着他们也能放心一些。

    于是,孙悦一边让他挑的那个长腿姐姐搂着,一边就亲自领着秋月往曹婉那屋去给她送去,一边心里感叹,这特么封建社会对男人简直太好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